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六肆章 盗墓贼(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六肆章 盗墓贼(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两年盗墓小说很流行,所以我一说洛阳铲,在场的人都明白过来了,徐方方的父亲十有八九是个土夫子,不然谁家里会放这东西?

    徐方方母亲的反应出乎我意料,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早知道那男的不是好东西,你们把这东西拿走吧!最好交给公安机关,把他逮起来。”

    看她这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问道:“看来你挺恨他的?”

    “何止是恨,要是法律允许杀人,我就亲手宰了他。”说到这,徐方方的母亲指了指夏琴:“我当年比夏老师长得还水灵,但被前夫玩弄以后就弃之不理,为了拉扯孩子长大吃了多少苦?我今年才四十岁,看看我都老成什么样了,方方出事之后他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要分赔偿金,这是人干的事吗?他简直就是个禽兽,我把话给他说明白了,那笔赔偿金我全部给方方办丧事了,还在城外买了一块好墓地,有种把自己儿子墓地刨了去,这个王八蛋!”

    我心想,他真的把徐方方的墓刨了,一个没底线的人,真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不动声色地问了下墓地的位置,打算事后把那具童尸收敛回来,也算有个交代。

    我问道:“方方的父亲会不会什么道术?”

    徐方方的母亲愤愤地骂道:“呸,他不配当方方的父亲,他叫徐大虎,你问的道术是什么玩意?”

    “比如说一些驱鬼的,召鬼的……”我问道。

    “这我不清楚,但我见他经常咳嗽,一咳就咳出血来,头发不到三十就白了一半,有一年回来他的腿还瘸了,这八成是造孽造多了!”徐方方的母亲回忆道。

    看来徐大虎确实懂些道术,土夫子嘛,平时接触的多,懂一些道术也很正常。

    徐方方的母亲上下打量我,说道:“这位先生,我看你不像老师,你是在骗我吧?”

    我就把我的真实身份说出来了,并且透露说徐大虎在学校附近埋了些东西,我是学校请来对付他的。

    徐方方的母亲拍手称快:“那太好了,你尽管整死他,为民除害!”

    我一阵苦笑,我也不能不考虑法律啊,便说道:“大姐,我有个小小的请求,能不能给我一些方方生前穿过的衣服。”

    “好的,稍等。”一会儿功夫,徐方方的母亲就拿出来一包衣服,说睹物思人,每天看着这些衣服伤心得不行,让我用完就烧掉吧!

    我安慰她道:“大姐,你也不要太难过,生死自有定数,其实小孩子死了以后,如果家人太过牵挂,反而会让他的魂魄滞留在阳间投不了胎,这样对双方都不好,所以你还是尽快放下悲伤吧。”

    她叹息一声:“说的倒容易,养了十七年的儿子,哪能一下子忘记,不过你说的话也有道理,多谢了!”

    “回头我替他念一段往生咒,让他早点超度。”我说道。

    徐方方的母亲笑道:“小哥,你是道士啊还是和尚啊,咋啥都会?”

    辞别徐方方母亲之后,我大致分析了一下,徐大虎应该是当时盗皋陶墓的盗墓贼之一,新闻上说错了,盗墓贼不是两人,而是三个人!徐大虎不知怎么逃过一劫,把这只神角带出来了,然后碰巧遇上儿子出事,就拿这东西讹学校钱。

    尹新月说道:“老公,你说的有道理,但这里面好像有个漏洞。”

    “什么漏洞?”我问道。

    “神角是阴物吧,应该值不少钱,徐大虎费这个劲勒索学校,干嘛不把神角卖了?”尹新月不解的摇摇头。

    “一样东西的价值在不同人眼里是不一样的,就比如一块恐龙化石,在生物学家眼中可能有很多价值,但在普通人眼里一文不值。就说这根角吧,说它是古董算不上,他拿给别人看,说是独角兽身上长的,有人会相信他吗?他没有买卖阴物的渠道,也就做不成这类生意,神角在他手里就是一根角。”我淡淡的解释道。

    尹新月信服地点了点头。

    我交给李麻子和夏琴一个重要任务,让他俩现在就开上车去趟六安,李麻子问道:“张家小哥,你该不会是想叫我们弄什么东西吧?”

    “领悟力不错,我要你们去挖一袋子皋陶的坟头土!”我说道。

    夏琴有些为难:“皋陶墓也算是个景点,人来人往的,可能不太好下手,不过晚上应该可以。”

    李麻子同样一脸的犹豫:“这事会不会有风险?”

    我说道:“放心吧,不会有风险的,皋陶的阴魂现在在这儿呢,而且你们只是刨坟头土,万一不幸被警察发现就说带回去做纪念,顶多批评教育一下。”

    夏琴吐了下舌头:“就算只是批评教育,被学校知道我可能也会工作不保。”

    我说道:“那你让李麻子上,一有动静马上跑路!”

    夏琴被逗得咯咯直笑。

    我格外叮嘱,速去速回,别在路上腻歪起来了,等事件解决之后慢慢腻歪。

    两人开车走了,从麻城到六安也不是太远,估计他们今晚就能回来,我不着急回学校,跟尹新月在麻城的市场逛了逛,补充一些东西。

    回学校之后,我净手焚香,把买来的上等朱砂用矿泉水调匀,用狼毫饱蘸墨汁,画了一些灵符,这两天灵符消耗得太快,我有点不够用。

    我现在画灵符的手艺渐长,中等灵符十张能画出个四、五张,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大概是摸到诀窍了。

    把东西准备一下,下午无事可做,附近也没啥娱乐活动,就跟尹新月在宾馆里下了一部《乘风破浪》看,又是一部卖情怀的无聊电影。

    看完电影,已经五点多了,我对尹新月说道:“我们去找个好点的饭店,晚上请李小萌和他的小伙伴们吃一顿。”

    “老公,你昨天不是还嫌他们吵吗?怎么今晚又要请他们吃饭了?”尹新月一脸的苦笑。

    “我今晚需要他们帮忙。”我神秘的答道。

    我给李小萌发短信,一听说要请吃饭,李小萌很开心,约好六点在校门口见。

    我们下楼之后,我发现手机忘带了,就回屋去拿,突然发现门没关严,心里一阵纳罕,我记得明明关门了啊。

    我的第一反应是遭贼了,连忙进屋检查一下,说来奇怪,东西一样没丢,但尹新月用过的一把梳子却被扔在床上。

    尹新月很爱整洁,从来不会把个人物品乱扔。我思索了一下,意识到这件事不妙,梳子上面有头发,对于懂道术的人来说,一根头发足以致对方于死地!

    我火速冲下楼去,问柜台人员,刚刚有没有人打听过我住在几号房?

    服务生点点头:“刚刚有个男的打听了一下,说是你的朋友。”

    “他长什么样?”我赶紧问道。

    “戴着口罩和墨镜,不过他走路好像有点瘸。”服务生回忆起来。

    尹新月说道:“老公,我想起来了,我刚刚在这里等你的时候,看到一个瘸腿的男人从正门离开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