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六二章 李麻子自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六二章 李麻子自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声音一下一下的,还挺有节奏感,我问尹新月:“老婆,这什么声音啊?”

    尹新月噗嗤一声笑了:“笨啊,这声音都听不出来,李麻子正在跟夏琴办好事呢。”

    我侧耳细听,果然是这样,这宾馆的墙壁很薄,隔音效果不怎么好,那摇床的声音听得十分真切。除此之外,还有一阵喘息和"shen yin"声,我心想李麻子这进展也太神速了吧。

    这两人动静太大,虽然吵得我们睡不着,但还是衷心的替李麻子高兴。

    大概过了半小时,我以为没事了,结果歇了一会又开始了。

    我说道:“老婆,今晚看样子睡不成了,要不咱俩也……”

    尹新月羞涩地笑了下:“不行,我今晚有点不方便。”

    我索性就穿衣服起来,上上网,尹新月就用手机连上wifi看电视剧,李麻子和夏琴两个太强悍了,一直整到三点多钟,完全是干柴烈火的节奏。

    夏琴这姑娘瞧着冰清玉洁的,原来欲望这么强,我终于明白尾玉说的阳气不足是什么意思了!

    他俩终于偃旗息鼓之后,我和尹新月都快熬不住了,赶紧睡觉,怕他俩歇上一会又继续战斗。睡了没一会儿,我又被隔壁的动静吵醒,我睡意正浓,不耐烦地敲了下壁板说道:“李麻子,你有完没完啊!”

    对面没有回答,我听着动静不像是在摇床,还夹杂着东西被打碎的声音,便拼命敲了几下壁板,叫道:“李麻子,你在吗?”

    尹新月也被吵醒了,揉着眼问怎么了,我说道:“出事了,赶紧穿衣服!”

    我三下五除二地穿上衣服,去敲李麻子的门,敲不开就用脚踹开。只见屋里一片凌乱,屋里散发着一股干完那事之后的潮湿气味。夏琴不在屋里,只有李麻子一个人,他光着身子跪在床上,嘴里咬着一块毛巾,表情痛苦,正拿着一个碎玻璃片准备自宫。

    他的两腿之间血淋淋的,血染红了床单,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完蛋了!

    “李麻子!李麻子!”

    我拼命喊他,扇了他两巴掌,打掉他手上的碎玻璃,然后用床单把他的双手裹了起来,咬破中指,迅速在他后背和前胸画了两道符。

    这时一股阴风吹开窗户,阴风里有个声音厉喝道:“大胆,竟敢阻挠本王惩治罪人。”

    我心里一阵暴怒,说:“你这老顽固,两情相悦,犯了哪门子法?”

    “无夫妻之实,行夫妻之事,是为通-奸,当处宫刑、浸刑!”

    我目瞪口呆,这也犯法,这老顽固管得也太宽了吧?

    我也是急了眼,不想跟他多费唇舌,便祭出无形针,朝窗外那个模糊的身影刺去。

    皋陶勃然大怒,用手中的角去对抗无形针,可无形针灵活无比,速度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皋陶实力虽强,大概是不愿意跟我一般见识,便化作一股阴风消失掉了。

    我赶紧把窗户关闭,在每道窗缝贴上一道灵符,这时尹新月跑来了,一看见李麻子赤身裸-体,吓得捂着眼睛叫了一声,我赶紧把李麻子用被子裹住,对她说道:“没事了!”

    “老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夏老师呢?”

    我简单说了一下,这时李麻子醒了,叫道:“哎哟,怎么这么疼,我这是怎么了。”

    “李麻子……”我一阵哽咽,眼泪就要下来了,好好的兄弟成了废人,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说才好。

    “腿怎么这么痛,是不是流血了?”李麻子惨嚎道。

    “腿?”

    我让尹新月转过身,检查了一下李麻子伤口,原来他刚才手抖得太厉害,没有自宫成功,而是割伤了大腿内侧,害我白担忧一场。

    “吓死我了!”我转悲为喜,伸手重重地在他的光屁股上拍了一下。

    李麻子红着脸说道:“张家小哥,你注意点影响好不好,弟妹还在呢!对了,小琴呢?”

    “糟糕,她现在恐怕有生命危险!”

    我浑身一颤,刚刚皋陶说判这对‘狗男女’宫刑和浸刑,浸刑应该就是浸猪笼,古代未出闺的女子通-奸都是这样判的。

    我心想这叫哪门子事,现在男女关系比较开放,哪个隔壁老王被判过刑?况且没结婚发生关系就叫通-奸的话,我跟尹新月还通过呢。

    李麻子急得要去找夏琴,我说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附近哪里有湖,打电话叫校长帮忙吧。

    我给校长打电话的时候,李麻子让尹新月先回避一下,他穿下衣服。

    估计是太晚了,校长还在睡觉,电话响了很久,我瞥见床头的垃圾桶里扔了好多用过的套套和卫生纸,而且我坐在床上明显感觉床架有点不稳,我心想这两人真是太强悍了。

    这时电话接通了,校长问道:“张先生,这么晚找我,难道有什么急事?”

    “夏老师失踪了,你派些一些人手过来,帮忙找一找。”我说道。

    “什么?稍等一下,我马上叫些保安和校工,就在校门口见吧。”校长着急忙慌的答道。

    我们匆匆离开宾馆,在校门口等了一会,不一会儿,校长便领着一些人来了,我催促道:“附近哪里有湖,去找找,她应该就在湖旁边。”

    校长问道:“张先生,你确定吗?要不要报警?”

    “我百分之百确定,报警就不必了,警察来了也解释不清。”我叹气道。

    一名老校工说:“附近倒是有两个湖。”

    “那分头找吧,另外夏老师现在神智不清,你们务必控制住她,不要让她投水自杀,找到之后打电话给我,我的号码是……”

    交代完之后,我们就出发了,我发现尹新月手里拎了一个袋子,也没有多问。

    我们三人跟着其中一队人马赶往最近的一座人工湖,路上李麻子黯淡神伤地说道:“我这人是不是命犯天煞孤星啊,怎么谁跟了我都这么倒霉?”

    “你就别瞎想了,这事不是你的责任,完全是那个幕后凶手造成的,我向你保证,逮到他我一定往死里收拾!”我安慰了一句李麻子。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那片人工湖。这时是凌晨五点,天还很暗,大家打着手电沿湖岸寻找,突然我看见一个白衣女子在湖边慢慢走着,叫道:“她在那!”

    大家赶紧从两侧包抄过去,夏琴穿着一件睡衣,赤着双脚,两眼无神,跟行尸走肉一样朝湖边走去。

    李麻子上前把她控制住,然后我用无形针点破她的眉心。夏琴打了个哆嗦,我迅速贴了三张灵符在她的额头和肩膀上,夏琴这才悠悠醒来,看看四周,哇的一声吓哭了出来,扑在李麻子怀里……

    {第一更送到,大家记得投推荐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