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五九章 炼小鬼(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五九章 炼小鬼(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个小男孩朝我看了一眼就消失不见了,我叫李麻子站住别动,从怀里取出桃魂花托在手心朝他走过去,可是转到身后一看,小男孩又不见了。

    再一看,他竟然跑到了夏琴的影子里面,露出半张脸,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这小男孩和传闻中一样,穿着一身鲜红的衣服,但是他身上的煞气并不重,感觉只是一个被滞留在阳间的阴魂。

    我说道:“方方别怕,叔叔送你去投胎!”

    夏琴大惊失色的问道:“张先生,你在跟谁说话。”

    “普通小鬼罢了,没有伤害的,你别乱动。”我安慰道。

    一听这话,夏琴吓得不轻,李麻子和尹新月倒比较平静,毕竟他俩跟着我大风大浪都见过了,一个小鬼而已,没什么可怕的。

    我朝他走过去,小男孩又准备跑,我轻念口诀,同时将桃魂花对准他。桃魂花发挥效力,把他吸在半空中,两腿不停迈步,竟然怎么也迈不出去。

    夏琴似乎能看见一些什么,指着那个方向叫道:“哇,那是什么,有个人影!”

    “你别大惊小怪的,这小孩胆子很小,小心惊到他。”我叮嘱道。

    果然,小男孩蹲在地上,揉着眼窝无声无息地哭了起来。

    我说道:“夏老师,他有点受惊,你哄哄他吧。”

    “哄?怎么哄?”夏琴简直要被我的话给吓住了。

    “他是你的学生,你平时怎么哄学生的。”我问道。

    夏琴怯怯地朝那个方向说道:“方方乖,别闹,你走了之后班上为你开了追悼会,还点了好多红蜡烛,大家都很想你。对了,夏老师最近教给大家一首英文歌,我唱给你听啊。”

    然后夏琴小声哼唱起一支歌谣,小男孩不再哭闹了,变得很安静。

    我严肃的问道:“方方,你的尸骨是不是被埋在这两层楼?”

    小男孩点了下头。

    “带我们去!”我下达命令。

    小男孩又点了下头,我收起桃魂花,慢慢的跟上了它的脚步。

    尹新月问我:“老公,你怎么知道他的骨骸埋在这的?”

    “闹鬼只在一个地方闹,肯定是有什么东西束缚住他了,八成是小孩身上的东西。”

    “这小孩父亲太缺德了,小孩死了不安葬,竟然拿来做这种事。”我怒道。

    夏琴微微叹息了一声:“我做家访的时候听方方的母亲说,他父亲从来都不管他们,离婚之后该付的抚养费一分钱没掏。还有,那个男人常年行踪不定,感觉不像是做正经营生的。”

    我觉得这里面另有文章,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我们跟着小男孩来到天台上,天台上风很大,我对尹新月说她穿的少就别上来了,但尹新月不愿意。

    转头说个话的功夫,小男孩不见了,我到处找,最后发现他蹲在一个蓄水池旁边,一双手在地上不停地刨啊刨。

    我走过去,小男孩不动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问道:“你的骨骸在这下面?”

    他害怕的点头。

    天花板上铺着一层黑色的隔热垫,我把那块隔热垫掀开,当露出下面的东西时,在场之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一具很小的干尸,被一件红衣服裹着,旁边的地上钉了些钉子,把一根根红丝线绷在干尸上面。

    干尸整个身体已经严重脱水,皮肤是棕黑色,身体和脑袋的反差就像豆芽菜一样。它的头颅勾在胸前,因为皮肤脱水收缩,露出了牙龈,两颗干瘪的像桂圆干似的眼球鼓在眼眶外面。

    夏琴吓得捂住嘴:“张先生,这是什么?”

    “是被人炼过的尸体,有人用烟把他的尸体熏得脱了水,这其实已经接近炼小鬼的步骤了,小孩的灵魂可塑性强,很容易炮制成厉鬼。”我看着干尸解释道。

    尹新月愤愤不平地说道:“这还是人吗?拿自己的儿子炼小鬼?”

    “血脉相承,往往更好控制,有些术士为了养鬼特意找女人生个孩子,我估计这男人来头不小……”

    我伸手去碰这具干尸,突然一旁的小男孩痛苦地抱着脑袋,我心想糟糕,这上面八成布了阵。

    就在此时,周围的景物突然消失不见了,一阵恍惚,我竟然来到一座山上,四周都是树木,升起一团迷蒙的雾气。我掐了下自己的手指,有痛感,感觉不像是幻觉。

    “尹新月?李麻子?”我叫了几声,没人答应,想把尾玉叫出来,发现她也不在。

    然后我听见林子里传来一声厉喝:“尔有何冤,速速道来!”

    我心里一惊,这难道是被勾到阴曹地府了?这tm也太强了吧!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阵能把一个大活人瞬间秒杀……除非下面埋了个地雷。

    我看看自己的手脚,好像明白过来了,我这是灵魂出窍了。

    我往前走了两步,发现那个声音不是在对我说话,因为我看见一个白胡子老头坐在一张桌子前,前面的白雾里面站着黑压压一大片阴魂,好多都是缺胳膊断腿的,身上衣衫褴褛。

    一个没有下巴的阴魂跪在白胡子老头前,看着像在说话,可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白胡子老头听了一会,点头道:“本王已经明白,来啊,把罪魂王某勾来!”这一幕看得我目瞪口呆,我不知道鬼和鬼之间是怎么勾通的。

    这白胡子老头就是之前见过一面的皋陶,他竟然在这里客串起阎王爷来了,可是他手下也没有阴差可以使唤,不知道要怎么勾魂。

    没想到他话音一落,就有一个阴魂缓缓出现在‘公堂’之上,这阴魂烂得已经没有人型了,一看见皋陶就跪地求饶。

    皋陶听了一会,其实鬼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有些为难地说道:“各执一词,本王很难定夺,尔等上前来!”

    两个阴魂便走到桌子前,皋陶站起来,从袖子里取出那根神角,在两鬼额前轻轻一触。

    第一个鬼没反应,第二个鬼却突然像受到了惊吓一样,掉头就跑。

    皋陶不紧不慢地说道:“淫人妻女,夺人田产,造谣中伤,其罪当诛,判尔大辟之刑!”

    大辟便是古代的死刑,那个鬼突然栽倒在地上,不停地挣扎,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按住了,然后他的脑袋突然断掉了,身体化作一团飞烟消散了。

    我一阵大惊,皋陶竟然可以直接用语言杀掉一个鬼,这种实力,已经超越鬼王了。

    不对,我记得皋陶在上古时期就被追封为圣人,论起来已经属于鬼仙,四千年前的老神仙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