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五六章 上古圣人,皋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五六章 上古圣人,皋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皋{gao}陶是中国法律的鼻祖,也是上古时期的人物,和尧、舜、大禹并称为‘上古四圣’!

    传说皋陶制订了古代的第一部刑法《五刑》,帮助当时的君王治理天下,他极力倡导做人要正直,审案要公正,令当时的夏朝一片和谐。

    皋陶本人在活在了106岁的高龄后去世,葬在了封地皋城,也就是今天的安徽六安。

    我之所以判断出来是他,是通过两件事。

    第一是刚刚现身的阴灵自称‘本王’,因为他是当年大禹亲自选定的继承人。

    第二是那只角,他拿角捅我一下,说我无罪。传说皋陶养了一只非常神奇的独角兽,叫做獬豸,帮他审案,只要独角兽用角轻轻一碰罪犯,就知道有没有罪。

    这只神兽是否存在,因为历史太过久远已经无法推断,但通过刚刚的观察,我估计所谓的神兽本身就是一件阴物。皋陶审案的时候用它轻轻一碰对方,无罪之人没有反应,有罪之人会目睹一张极其恐怖的怪兽脸,也许獬豸断狱的传说就是这么来的……

    这只神角的功能正是审案,所以学校里但凡有人犯了错,就会被迫用上古的刑法来自虐,用绳子抽自己正是鞭刑,拿拖把、藤条打自己就是杖刑,剁手就是截刑,失踪则是流刑,这些都属于上古五刑,不过关于上古五刑有数个版本,实际上应该不止五种刑法。

    听我说完之后,夏老师惊讶地说道:“皋陶?我老家就是六安的,我们那人人都知道这个名字,市里面还有一尊独角兽的雕塑呢,六安的别名也叫皋城。”

    我说道:“这么巧啊!”

    “太不可思议了,我家乡的圣人竟然在这个学校里作祟,可是张先生,我刚刚听你说什么阴物,都是些怨气很重的东西,难道皋陶这位上古圣人也有怨气吗?”夏老师不解的问道。

    “他有没有怨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在拿古代的刑法判断今天的是非。”我冷着脸放下茶杯道。

    校长问道:“此话怎讲?”

    “皋陶当年制定出来的刑法中提出,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在当时可以令天下安宁,但却不适合现代的社会。比如说在古代不孝是一项重罪,可今天仅仅是道德问题。”我征得李麻子同意后,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罢之后校长和夏老师都很吃惊。

    李小萌昨晚推了李麻子一下,在阴灵的眼中就是不孝,所以被判了鞭刑!

    我又说道:“而且他用的这些刑也太过了,什么鞭刑、断手的,放在今天的法制社会,完全是惨无人道,这件阴物说起来比较特殊,属于一件功能性的阴物。”

    校长问道:“请问什么叫作功能性的阴物?”

    我想了想道:“我打个比方,就好比一把砍头的刀,这把刀或许砍过上千颗脑袋,有一天突然用坏了被人扔掉,但是它仍然惦记着要砍头,这就是佛教里说的执念,有执念就会作祟!这只角也是一样,它本身就喜欢审案,附着使用者留下的执念,作起祟来也是一发不可收拾。”

    校长点头说道:“张先生分析得真是有得有理,听张先生一席话,真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我谦虚地笑笑,其实我现在很头疼,因为这不是化解一下怨气就能搞定的。

    执念是很强大的东西,正所谓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能夺志!说服一个普通人都难上加难,这样一段千年执念就更难化解了……

    不过校长竟然把这些话说开了,就是有要委托我的意思,也就是有生意可做,我总不能在委托人面前露怯吧?

    李麻子问道:“不对啊,那刚刚我是怎么中招的,我又没偷又没抢,这角干嘛要说我犯罪了?”

    我不禁笑了:“你不是给看门大爷塞了一百块好处费吗?你算行贿,他算受贿!”

    李麻子大惊:“一百块也要罚,卧槽,这也太过了吧。”

    尹新月提出了一个疑问:“老公,这个角怎么会好端端的跑到黄冈来?按理说,这种事应该发生在六安才对?”

    我说道:“怕是有人从中作梗,我猜跟三个月前的那起学生坠楼案有关。”

    夏老师道:“等等,我好像想起一件新闻,让我找找!”

    她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找到一则去年的新闻,然后念给我们听。原来去年有几个毛贼刨了六安市的皋陶墓,警方赶到之后顺便就把案子破了,因为那几个毛贼一整晚对着皋陶墓拼命磕头,磕得一脑袋都是血,把自己磕晕过去了,想来是这几个毛贼无意中触发了这只神角,当场就把他们给判了刑。

    事后文物专家到场检查,所有赃物都追回来了,全部送到了市博物馆。其实也就一些破瓦罐子,皋陶虽然是上古圣人,但那时的夏朝刚刚脱离野蛮时代,大臣都比较清贫,哪有什么陪葬品?跟春秋以后那些把墓修成地下迷宫、拿成千上万财宝殉葬的贵族不可同日而语。

    我问道:“新闻上有没有提这只角?”

    夏老师摇了摇头:“上面没说,要不我打电话回老家问问?”

    “不用麻烦,这只角既然在这所学校作祟,说明当时一定被人拿走了……”我叹了口气道。

    校长问道:“张先生,您能收服这只作祟的角吗?”

    我说道:“我不敢把话说满,白天在学校里面活动也不方便,我晚上再来看看吧。”

    “那费用大概多少?”校长小声问道。

    经过这两年的磨炼,我的心性早就变得很沉稳了,明码标价地收费可不是大师干的事,我淡淡地说道:“必要的劳务费还是会收一些的,不过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坐地起价的江湖神棍,总之我先调查一下,这事我既然管了,就一定会彻底解决。”

    校长像吃了一颗定心丹:“好好好,这两天张先生的住宿伙食费就由学校包了,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找我,也可以找我的秘书。”

    “这倒不必,您把夏老师借我们使几天就行,她是皋陶老家的人,或许能帮上些忙。”我说道。

    夏老师爽快地答应了,好像还有点兴奋,她说道:“我平时就住在教职工宿舍,你们如果是晚上调查,我应该是可以抽出空的。”

    我为什么要拉上她,因为我们坐这说话的时候,我发现夏老师瞅了李麻子好几眼,像是对李麻子有些兴趣。

    李麻子这段时间接连遭遇打击,我都有点心疼他,正所谓否极泰来,一个人不可能一直倒霉,也不可能一直克妻,李麻子也该走走桃花运了吧?既然夏老师对他有兴趣,我何不顺水推舟呢。

    我们和校长告辞之后,和夏老师来到外面,她的名字叫夏琴,夏琴对李麻子说道:“李先生,刚刚我出言不逊,实在对不起。”

    “不不,没关系,看见小萌的老师这么认真负责,我也挺放心的。”

    我感觉这是个机会,就说道:“那个,夏老师,你白天课很多吧?晚上放学之后一起吃个饭商量一下吧。”

    “行,不过得我请你们,你们是客,哪好让你们破费。”

    这时预备铃响了,操场上的学生纷纷回教室去,夏琴说道:“第二节有我的课,我先失陪了。”

    “行,你去吧。”我点了点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