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五五章 红衣男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五五章 红衣男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同时朝外面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西装,头发梳得很整齐的大胖子慢慢踱了进来。

    保安和夏老师同时一惊,连忙让开路,客气地喊了一声:“校长!”

    原来此人是校长。

    校长走进屋里,很客气地对我说道:“这位先生,可不可以请你去我那里坐一坐?”

    我和李麻子相互看了一眼,剧情转的太快,我们都有点猝不及防,我疑惑的问道:“有什么事情这里不能说。”

    校长笑笑,看看周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这里人多嘴杂,有些话不方便说,当下点了点头:“行,我们跟你走一趟吧!”

    我们三人跟随校长来到他的办公室,私立学校的校长派头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大老板,办公室装修得很豪华。

    校长请我们坐在真皮沙发上,然后泡上三杯毛峰茶,问道:“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已经通过监控录相看到了,三位看起来来头不小,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你们是干什么的吗?”

    李麻子一听这话,立即来劲了,准备掏他出那张名片,被我拦住了。他那名片太花哨,算命,看风水,捉鬼,收古董什么玩意都有,真正的大师才不搞这些喙头。

    我淡淡地说道:“我们就是收东西的商人。”

    校长似乎很感兴趣:“收东西,什么东西?”

    “校长你听说过阴物吗?”我问道。

    “愿闻其详。”校长恭敬地答道。

    我大概跟他说明了一下什么叫做阴物,听完之后校长问道:“张先生觉得,刚刚发生的事情是阴物作祟吗?”

    其实通过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心里已经大概有了点底,但校长把我请来,我不认为单单是关心一个看门大爷的安危,更像是有事相求。

    于是我隐晦的笑了笑:“贵校最近发生过什么很特别的事吧?”

    校长在胖嘟嘟的脸上抹了把汗:“学校嘛,就是一座象牙塔,学生老师思想都单纯,哪有什么事情。”

    我察言观色,觉得他像是对我们有所隐瞒,就站起来假装要走:“既然学校里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告辞了。”

    “张先生留步!”校长喊住我,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实不相瞒,三个月前有个孩子出事了。”

    他说三个月前有个高三学生逃课回宿舍,结果堕楼了,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警方介入调查,查明原因是那个学生自己翻窗户不慎堕落的。

    学校不想把事情闹大,就冷处理了,这件事情学校确实有管理上的失职,而且已经做好吃官司的心理准备,该赔多少就赔多少,但求息事宁人。

    孩子家长很快请来律师,双方提议私了。其实这件事情本身并不复杂,学校也不可能负全责,所以在双方协商之后,校方愿意出二十万的精神损失费。

    但孩子家里拿了钱之后,竟然出尔反尔,不认帐。

    家长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当时和这孩子在一起的还有另外几名学生。渐渐网上也流传起了一些谣言,说几名富二代欺负那孩子,把他从楼上推了下去,校方掩盖事实拿钱了事。

    孩子家长又跑到学校来闹事,把小孩的棺材抬到学校门口,写血书要求严惩凶手,导致学校一整天没法上课。

    后来校长让人去调查一下,发现这小孩父母离婚多年,小孩是跟着母亲一起过的,母亲才是他的合法监护人,母亲已经拿了那笔赔偿费。可是小孩的父亲在事情发生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纠集了一帮社会上的人搞出这样一出闹剧,意思无非是向学校讹钱!

    学校自然不肯当这个冤大头,对方闹了一段时间就停下来了,但是小孩父亲却放出一句狠话,说要让那五个学生拿命来偿。

    听到这里,只不过是一桩普通的意外死亡,我便问道:“这事听上去,没什么反常的啊?”

    校长说道:“张先生,别着急,后来学校就开始闹鬼了……”

    这事过去没多久,出事的宿舍楼频繁出现一个红衣男孩,就是死掉的那个小孩,目击者除了不少学生之外还有老师。学校作为一个传播科学文化的地方,自然不可能请些神棍道士来对付,就把两层楼的学生都迁了出来,好在那个鬼只在那两层楼活动,没有出现在其它地方。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人有点束手无策了,先是一名老师在办公室里撞邪,用藤条抽打自己的后背;然后是一个学生拿着刀要剁自己的手,还好他用的是铅笔刀,没有造成太大伤害;最后还有一个学生半夜失踪,后来被人在几公里外的一座水库旁边找到,险些酿成悲剧。

    再加上今天发生在传达室的事情,令校长感到一阵阵头疼。

    所以刚刚在监控视频里看到我摆平了这件事,就认定我是一位有本事的高人,所以才把我们请来。

    说完之后,校长问道:“张先生,刚刚听你说什么阴物,我感觉我们学校发生的事情,挺符合阴物作祟的特征,您觉得呢?”

    我没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我就问一件事情,前后发生了四次事件,当事人是不是都做过什么坏事?”

    校长放下茶杯:“这话怎么说?”

    “你别误会,我说的坏事嘛,绝不是什么杀人防火,而是一些不道德的行为。”我解释道。

    “那就是生活小过错喽?”校长想了想,突然两眼一亮:“张先生,你果然料事如神,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用藤条抽自己的那位老师据说家里发生了一些房产上的纠纷;剁手的学生据班主任反应,有些小偷小摸的毛病;失踪的那个……”

    他一时想不起来,突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失踪那孩子是我带的一个班上的,他出事前跟另一个学生打架,把人家的鼻梁打歪了。”

    我们朝门口一看,是夏老师,校长问道:“夏老师,你怎么在这?”

    夏老师红着脸道:“实在对不起,刚刚你们谈话的时候我在外面偷听,我看见校长请你们来,猜想也是求助于你们,而出事的学生在我们班,我也得负责。”

    “你班上的学生出事也太频繁了吧?”我皱着眉头问道。

    校长解释说夏老师教好几个班的英文,所以她说的‘班上’并不是指一个班级。

    夏老师捋了下头发道:“徐方方那天逃课我没有及时发现,他摔死的消息对我来说是个晴天霹雳,为这事我自责了很久。”然后郑重地对我们鞠了一躬:“张先生,李先生,还有这位小姐,刚刚多有冒犯,实在很对不起!”

    校长点点头:“既然来了,坐下来一起说吧!我正在跟张先生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的。对了张先生,你说这次会是什么阴物作祟来着?”

    我沉吟道:“阴物嘛,我估计是一只角,你们听说过皋陶这个名字吗?”

    {今天第一更送到,大家记得投推荐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