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三三章 诈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三三章 诈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朝内八十一号的阴气很重,重到让我都稍稍有些吃不消。

    我只好默念起《道德经》,现在《道德经》对我来说都快赶上居家旅行必备的套套了,无论是被阴气所侵,还是受到了阴灵扰乱心性时都会用到它,甚至失眠了也会用来安神。

    不过技艺不在多,而在于精。

    虽然只是简单的经-文,但对我来说却有无数妙用!

    我继续向朝内八十一号深处走去,里面一片漆黑,这一路都是静悄悄的,我也没有看见霍泽嘴里所说的人头。

    “嘿嘿。”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冷笑,不过我一直都在默念《道德经》,这阴笑对我构不成什么威胁。

    “嘿嘿!”

    黑暗中,一个只有一米多高的东西出现在我的眼前,四周黑乎乎的,我并不能看清那到底是什么。

    但它总归不是活人,反正我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从容的在兜里掏出一张护甲符贴在自己胸前,然后又抓了一张破煞符握在手里。

    护甲符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暗算,至于破煞符……

    嘿嘿,当然是给女鬼准备的大餐!

    那东西还在不断的阴笑,我被它笑的有些发毛,竟然鬼使神差的冲它喊了一句:“喂,你别笑了!”

    “嘿嘿嘿嘿……”

    笑声仍然继续,非但没有停止反而笑的更欢了,看来小爷的话不管用。

    妈的,向来都是小爷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这还是第一回被藐视。我气呼呼的抄起手电筒撸起袖子照射过去,心说甭管阴笑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待会直接拍它丫的。

    我右手握着灵符看着一点点靠近的小家伙,突然改变了注意,抽出无形针直接抛了出去。

    “啊!”

    那鬼东西终于不再阴笑了,而是惨叫起来。

    这惨叫声虽然十分凄厉,但对我来说这要比刚才的阴笑声好听得多。

    “我要你死!”

    鬼东西停止了惨叫,对我大吼道。

    听声音还是个女的,难不成这就是那天在霍家被我打伤的阴灵?可声音不对啊!

    我赶紧抬了抬手电筒,看到这东西以后有些发懵:它哪里是什么阴灵,明明就是刚才挡在门口的冰冰!

    冰冰失去了四肢,被女鬼像是种花一样种在大花盆里,所以看起来只有一米多高,不过她不是死了吗?

    我刚才探过她的鼻息,确实是一点呼吸都没有了,难道冰冰诈尸了?

    诈尸比一般的阴灵更加恐怖,因为诈尸后的尸体分为很多种,有的尸体会僵硬变为僵尸,有的则依旧会保持身体的柔韧性,这种就是行尸,而且诈尸的尸体威力和破坏力都比较惊人,所以比较难处理。

    “嘿嘿,我要你留下来陪我!”

    冰冰嘴里还在说着这句话,她虽然没有四肢,却从花盆中跳了出来,用下巴一点一点的支撑着整个身体朝我爬来。

    我去,都这副模样了还这么恶毒,难怪变成阴灵的十之八九都是女人,因为有些女人的心眼确实小。

    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美国有一个权威心理学组织做过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女生确实容易比男生爱钻牛角尖。

    我看着不断朝我扑来的冰冰,忍不住想起她在直播过程中对安琪的所作所为。

    虽说那会儿阴灵控制了她,但她的所作所为并非全部受阴灵所控制,最起码那些事有一半是她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冰冰,你还不知罪!”

    冰冰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分钟,她就来到我的脚前。

    “嘿嘿!”

    她的脸上没有脸皮,全是猩红的肉,现在她离我极近,我几乎都能看到那满脸肉渣随着她的动作不断的被甩来甩去,简直恶心至极。

    “我要你陪我!”

    冰冰瞪着她黑乎乎的眼眶说道,妈的,小爷又不是傻子,放着家里的美娇妻不陪反而来陪你这个没皮没脸的怪物?

    我不再客气,虽然我从来不打女人,但面对眼前这个只能称做人彘的冰冰,可没有那怜香惜玉的心情,我一脚将她踹到了一旁。

    可她落地后又快速的爬了起来,再次向我进攻。

    果然,人要是没脸没皮,比鬼都难缠。

    我也懒得和冰冰浪费时间,一狠心直接把手中的破煞符甩出,贴到了冰冰的身上。

    冰冰似乎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一般,直接张嘴把破煞符塞到了肚子里。

    她的这一举动反而帮了我的大忙,这样会让符咒的威力更猛!

    “临、兵、斗、者,破!”

    我最后看了她一眼,厉声喝道,随即冰冰腹部就浮现一阵蓝色的光芒。

    下一秒,随着嘭的一声闷响,冰冰仅剩的尸首被炸的四分五裂。

    我心里对这个女孩更多的是感到悲哀,这个女孩的内心实在太过贪婪,从她戴上那颗钻石戒指开始,恐怕就注定会有现在的下场。

    所以说女孩子太过于尖酸刻薄不是好事,冰冰就是个例子。她对安琪的美丽太过于嫉妒,而且内心又极度的自卑。

    她心胸狭隘,却又对安琪冷嘲热讽,在被阴灵附了身之后的所作所为,其实大多数都来源于她内心深处的渴望,只不过被阴灵用一种极其残忍的方式给发泄了出来。

    霍老板提供的资料上显示,冰冰只有22岁,还是在校的大学生。

    有谁会想到一个如此美丽的花季少女会死的这样凄惨呢?

    只能说上一句,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但愿下一世若能转世成人,她的命运不再这么坎坷。

    接着,我为冰冰念起《道德经》,算是助她一程,希望她能早日洗清罪孽,重新投胎。

    耽误了大概20分钟时间,我又开始了朝内八十一号的探险之旅。

    “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花,娃娃啊娃娃,你为什么哭了,是不是想妈妈。”

    走着走着,原本安静的走廊里突然响起这首童谣,不过和直播视频里不同的是,现在的童谣不是女人唱的,而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从前我也有个家,有爸爸妈妈,有天爸爸喝醉了,拿起斧头走向妈妈。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鲜红的头颅掉到了地上。妈妈啊妈妈,她的眼睛还在望着我呐。”

    歌词和直播视频中的一样,变的越来越恐怖、诡异。

    我慢慢从鞘中抽出银月弯刀,谨慎地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那是二楼的一个房间,不过隐藏在黑暗中,我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心里早就给这里的阴灵贴好了标签,我看着银月弯刀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从里面出来什么玩意儿,先砍一刀再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