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一四章 嵩山少林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一四章 嵩山少林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曹冲最近一直都呆在香港迷途观中,让我不爽的是曹冲觉得我智商不在线,却对t恤男十分钦佩。

    t恤男也难得的求了我一次,想把曹冲带在身边,我只好将小神童送给他。

    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件大事:燕燕被判死刑了!

    之前燕燕杀死自己的父亲后,没有判死刑,而是关进了看守所里,她当时属于防卫过当,又有自首的情节,所以判的不重。

    李麻子还三天两头去看她,想着等她出来以后就追求,谁知燕燕进去后受到了其他女囚犯的欺压。

    老人欺负新人是常有的事,燕燕一开始也就忍了,可是那些人却变本加厉,本就叛逆的燕燕终于爆发了!

    那天她偷偷把牙刷一头磨尖,趁着大家都睡觉的功夫将牢头的喉咙捅破了,对方连一丝动静都没发出当场断气。

    事后燕燕觉得自己反正出不去了,还不如多杀几个人渣,又连续杀了两个女恶霸,准备杀第四个人的时候被发现了。

    监狱内恶意连续杀死数人,犯罪情节极其严重,没有任何悬念的被判处死刑。

    李麻子得知这个消息后直接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都没出门!

    我不想让他这样下去,但他对感情太过看中,何况这事又不好劝,我只能把小萌叫回来,尽量陪陪他,让他从消沉中走出来。

    那天我起床准备去给他送点早饭,不料刚开门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大光头,张嘴就叫我:张家小哥。

    我仔细一看,好家伙,李麻子竟然把自己剃成了秃瓢。

    “你这是要玩啥……”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实在是这头型太前卫了。

    “我想出家,算是替她还债吧!”

    李麻子语气很平淡,他瞅了瞅我带来的肉包子和小米粥,竟然真的只把米粥喝了,肉包子一口没动。

    看着往日无肉不欢的李麻子变成这样,我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他却吃的津津有味,吃完抬头问我能不能陪他去趟少林寺,说要去拜佛。

    难得他想出去走走,我赶紧答应下来,开着车直奔河南嵩山。

    嵩山不是很高,所以除了供佛教徒攀登的台阶,旁边还有可以直通山顶的小面包车,按照我的心思直接打个面包车上去,李麻子却神经兮兮地要走台阶,而且是三步一叩五步一拜。

    我是专门陪他来的,只好顺了他的意,只不过他顶着个大光头,又做出一副骨灰级佛粉的模样,引来周围很多人的关注,我无奈的与他拉开了点距离。

    即便麻子的造型如此雷人,一路上还是有不少旅游团的人上来想拉拢我们,不过都被我给推了,小爷有这闲钱给他们,还不如自己吃一顿呢!

    盛夏时节天气本就热,周围人又特别多,爬到半山腰我就累得不行,就买了个西瓜啃了起来。

    只是这破地方水果太贵了,一个西瓜花了六十多块钱,最可恨的是我自己吃不完,想给李麻子吧,这小子还不要,说上山拜佛之前啥也不能吃。

    这精神……让修了一辈子佛的白眉禅师情何以堪!

    快靠近山顶的时候,路上多了许多下山客,看样子都是来朝佛的,一个个的都春风得意。

    我一直不认可佛道一家的说法,还是对道教比较有感情,就没关注路上的佛教元素,转而看向四周的风景。

    我边走边看,突然被撞了一下,整个人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妈的,这要是摔下去,我得一路滚到山脚。

    “没这么不长眼?”

    我骂了一句,扭过看过去却发现对方只是一个十岁上下的孩子,一副蓬头垢面的模样,皮肤枯黄干燥,一看就知道很久都没吃饭、没洗澡了。

    孩子见我转过身来,吓得马上给我跪下磕头道歉,这让我的怒火瞬间消散了,赶紧抬手想把他搀起来,但他就是不起身。

    旁边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围了上来,我准备强行把他拽起来,谁知他突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该不会是碰瓷的吧?”

    我在心底琢磨了一句,毕竟景点周围从来不缺这样的人,蹲下身检查一番,确实是晕倒了,而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我只好让李麻子自己去拜佛,随即抱着孩子下山找了家诊所。

    医生说他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最近缺水缺食才导致的昏厥,最后给挂了一瓶盐水一瓶葡萄糖。

    打完点滴他还没醒过来,这会天已经黑了,我把他抱回酒店,又叫了一份大盘鸡烩面,还有两碗豆腐脑和胡辣汤。

    这是河南特产,也是古华夏人最爱吃的东西,尤其是胡辣汤虽然看上去黑乎乎的其貌不扬,味道却很鲜美,营养又很丰富,每次来河南我必喝一碗!

    外卖来了以后我刚准备叫这孩子起床,就发现他已经醒过来,拘谨的坐在床边,一边看着吃的流口水,一边偷偷打量我。

    看这孩子真可怜,我笑着招呼他下来吃东西,孩子马上开心的笑了,蹿下床直接用脏兮兮的手去抓鸡肉,刚碰到盘子又赶紧把手抽回来,不好意思地说道:“叔叔,我已经习惯这样吃东西了,对不起……”

    “没事,我小时候也经常拿手抓。”

    我尽量哄着他,并且硬着头皮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他这才高兴起来,不过还是拿了双筷子,小心得吃了起来。

    很快他就把所有的吃的一扫而空,连我给自己买的胡辣汤都被他喝的只剩两根海带丝。我帮他擦了擦嘴,接着问他怎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又问他家在哪儿?

    我不可能一直养着他,又不放心让他自己离开,就想帮他找到家人。

    他听我这么说,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那样子跟我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每次我哭的时候爷爷就会抱住我。

    我把他抱在怀里,他哭了一会好像是累了,才停下来抽抽搭搭的给我讲了他的遭遇。

    他叫赫小龙,老家在河南商丘下面的一片农村,爸妈都是农民,老爸还趁着农闲时外出打工,这么多年来一家人始终都是饿不死撑不着的状态,过得清贫但是很幸福。

    但是从今年开春开始,村子里突然闹起了旱灾,先是老天爷滴水不降,后来村子里的河流相继干涸,到后面村里的水井都见了底。到最后村子里只剩下一口井还有水,但打出来的水根本就不能喝,黑乎乎臭烘烘的,有大胆的喝了很快就全身溃烂而死。

    村里在外地打工挣了钱的人,早就把家人接走了,现在就只剩下几户出不去的贫民。

    地里的小麦本来就要成熟,因为缺水全部废了,很多人都面临活不下去的境况。

    赫小龙的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对外面有一定的了解,就想把家人接出去,可是小龙那一辈子都没出村的奶奶怎么都不肯离开,所以父亲只好每个月给家里打钱,然后小龙每天去外面村子买水。

    前段时间小龙的奶奶终于顶不住,离世了,家里面有守孝的规矩,所以父母必须要留下来守孝,但他们心疼小龙,就把他送到城里表叔家暂时避难。

    谁知过了没半个月,表婶和表姐就开始针对小龙,开始只是打骂,到后来竟然连饭都不给他吃。

    小龙实在饿的受不了就从表叔家逃了出来,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回家,身上也没钱,就在少林寺附近乞讨,靠着寺里偶尔施舍的粥饭还有自己捡废品的钱勉强过活……

    但是哪有那么多废品可捡呢?

    很快他就断顿了,像今天这种饿晕的情况已经不是头一次发生了。

    我听完特别心疼这个孩子,就带他出去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给了他一千块钱,然后打了辆滴滴,等司机过来以后我直接带着他去超市买了几大桶纯净水,完了让司机送小龙回商丘老家。

    心疼是一方面,但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只希望他回去以后,家人靠着这些水能挺一挺挨到旱灾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