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一三章 曹冲的故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一三章 曹冲的故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最终我决定让曹冲亲自去恳求穆家人的宽恕,我和曹操可以在暗处观察,却不能出现,免得不小心左右了别人的意愿。

    曹冲毕竟是个孩子,之前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才变的桀骜不驯,现在被曹操骂醒后变得温顺可人。它一想到自己把欢欢的妈妈砍死,把欢欢的哥哥变成残废,心里就愧疚难当,根本没脸去道歉。

    好在穆老板心思缜密,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动拉着曹冲进去。但他只保证自己不再记恨曹冲,却不保证孩子们是否有其它想法?

    我用玄光术将隔壁房间的一幕展现在虚空之中,和曹操一起盯了起来。

    三个孩子看到曹冲以后,纷纷吓得脸色大变,身体蜷缩到了一起。直到穆老板说曹冲是专门来道歉的时候,三个孩子才稍稍放松。

    欢欢最先适应过来,指着曹冲乌青的皮肤,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的皮肤怎么弄成这样了?”

    曹冲想了很久,才缓缓说出一个尘封千年的故事。

    曹冲是曹操最小的儿子,从小就聪明伶俐,不满十岁就做出了一件震惊朝野的事情:称象!

    当时东吴送来一只大象,曹操想要知道象的重量,便来考考手底下的文士们。

    然而大象实在巨大,文士们想破脑袋,都不能拿出办法来。

    曹冲却建议:把象放在大船上,在水淹没的船体部位刻下记号,再称量同样的石头,二者比较即可。

    曹操十分高兴,马上施行了这个办法,果然知道了大象的重量。

    从此曹冲称象的故事名闻天下,加上曹操对环夫人的宠爱,很多大臣们都想推举曹冲做世子,就连曹操本人也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可曹冲的春风得意,却让曹丕感受到了危机!

    其实在曹冲心里,曹冲不仅是哥哥还是偶像,毕竟他年纪轻轻就跟随父亲征战沙场,多次立下军功。

    曹冲幻想着自己长大后,能像哥哥一样为父亲征战四方。

    建安十年,曹冲有了自己的谋士,神童周元直。两人终日在一起厮混,玩闹嬉笑之余竟然能把军国大事分析的头头是道,这更加让曹丕感受到了威胁!

    建安十三年,曹冲永远忘不掉那一天!

    他特地买了漂亮的礼物为哥哥曹丕庆祝生日,谁知曹丕却在曹冲喝的糖水里放入了剧毒的鼠药。

    曹冲永远记得自己喝下那杯糖水后肝肠寸断的痛苦,当时曹操带兵出征,整个许都都是曹丕说了算,任凭环夫人怎么祈求,曹丕都没有心软。

    看着母亲哭晕过去,曹冲也渐渐没了力气,大口大口得吐着鲜血,直到断气!

    “仓舒,别怪哥哥狠,要怪就怪你太聪明了。”曹丕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曹冲心里委屈,他不知道自己那么崇拜的哥哥为什么要这么狠心,难道权力地位真的比亲情重要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曹冲亲眼看见了母亲的死,看到了三哥曹植作完七步诗后被流放,看到四哥曹彰被夺走兵权忧郁而死,看到了嫂嫂甄宓含恨而终!

    三哥说的没错,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曹冲称象是它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而上面的桃木恰恰又能够滋养它的魂魄,曹冲就寄居在上面,千百年来一直随着江水奔波,不知怎么就来到了云南。

    所以当小商贩把桃木造成小桃木剑卖出去以后,它看到欢欢兄弟们之间那么和谐有爱,心生妒忌,在仇恨的作用下才导致这样的悲剧发生。

    穆家的孩子们听完曹冲的故事都哭了,就连我旁边的曹操也哭了。

    穆家人宅心仁厚,很快就决定不再记恨曹冲,只是祈求的问我能不能帮孩子们的母亲还阳?

    枉死之人的确可以回魂,但穆夫人刚死就四处乱跑,魂魄已经不完整了,而且不能够被召回,我只能遗憾的摇摇头。

    “大师,如果移花接木呢,能否让穆夫人回魂?”我刚说完,曹冲突然问道。

    我愣了一下,看了看它,又看了看曹操。

    曹操也愣住了,但见我看他,只是摆摆手示意自己不管。

    “你想好了吗?”我心疼的问道。

    曹冲是想用自己的魂魄重塑穆夫人的魂魄,说白了就是鬼魂之间的换命,这样一来穆夫人有很大可能重生,但曹冲肯定就废了……

    曹操不发表意见,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拒绝,我也觉得这样有些残酷。可曹冲一再坚持,我只好咬牙同意下来。

    我写了一篇文书,大致意思就是讲述曹冲的身世凄苦,最近做了错事翻然悔悟后十分后悔,也得到了苦主家人的谅解,现在曹冲想牺牲自己救回被它害死的人,希望得到阎罗王君的允许。

    写好以后我让穆家人都签上名字作为见证人,随即用朱砂笔写下穆夫人和曹冲的生辰八字。

    随后我立下法坛,焚香燃灯,配合着咒语向上天祈祷。

    渐渐的,我们头顶的天空开始出现乌云,继而雷声阵阵。我心里越发紧张起来,迅速重复念出咒语,却没想到咔嚓一声闷雷砸下来,直接将法坛上的香烛全部扑灭!

    这说明曹冲不该今天就魂飞魄散,也说明穆夫人的命已经到了尽头,阎罗王不同意,我只能遗憾的让穆家人准备后事。

    很多事就是如此,不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现实永远不会因为我们的期许而改变!

    穆夫人终究是死了,从这天起我的身边又多了一个极其聪明的小童子,穆老板一家依旧在大理开客栈。

    他们一家人都那么善良,日后定会有好报的,只不过曹冲在我身边待的这段时间,一直怀疑我的智商欠佳。说白了还没有完全驯服,我就把它丢给t恤男看管了。

    处理完这件事,我准备叫上尹新月去旅游,谁知她上部戏杀青以后,又开始拍新剧,也是一个小劳模了,不过她新剧挺有意思,是翻拍那部感人的《非亲兄弟》电视剧。

    剧中讲述的是一对夫妻对待养子与亲生儿子一视同仁,而两兄弟明知非亲却胜似亲兄弟的故事,十分动人。

    这与曹丕对待兄弟们的态度形成了照明的对比。

    近年来网络上不断爆出的手足相残的故事,让人觉得滑稽之余又有些伤感。

    那些同室操戈的人,有哪个不是为了利益或者金钱?

    为了这两样东西置手足之情于不顾,甚至残忍的杀害自己的兄弟姐妹!

    难道人活得越好,人情味越淡了吗?曹冲的悲剧是否还要重现?

    七步诗的典故还不够警醒世人吗?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