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百零五章 中国式悲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零五章 中国式悲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从此王琴在高家就没了地位,由于高德胜新欢是乡里领导的女儿,村民们都趋炎附势的支持高德胜,诋毁王琴。

    无奈之下王琴只好同意离婚,并把孩子打掉了。

    因为,高德胜说那孩子是王琴偷人时怀上的!

    后来高德胜受不了新欢的小姐脾气,他开始怀念那个淳朴的农村妇女,那个默默为他付出一切的王琴。

    两个人又在一起了,后来生了燕燕。可高德胜大男子主义还是一点没变,所以他一点都不喜欢女儿,但是王琴由于之前打过胎,所以生完燕燕后不能再次怀孕,两个人只有燕燕一个孩子。

    这让高德胜很是恼火,再加上妻子因为吃药导致体内激素增加,身材严重走形,最后彻底讨厌老婆,张嘴闭嘴叫王琴肥猪,整天打燕燕和王琴。

    花木兰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从梳妆台里走下来附身到王琴身上,只要高德胜打母女二人,花木兰就会再打回去!

    算下来花木兰已经与王琴相处了二十年,她一点点看着燕燕长大,又一次次看着她遭受高德胜的虐待!

    花木兰虽然生活在一千多年前,但经过这二十年的接触,其实她已经把王琴和燕燕当作了自己的亲人。

    高德胜变本加厉的往死里欺负她们母女,花木兰一直在忍让,因为她知道王琴是为了女儿才一直忍着,不想破坏这个家庭。

    直到前几天高德胜把王琴推到梳妆台上,花木兰终于下定决心杀死他,这才有了后来发生的这些事。

    花木兰说完这些,问我现在心里有什么想法。

    “高德胜就是个人渣!”我顿了顿:“不过我这次来的任务是送你离开。”

    “把高德胜的事情解决了,我才能放心地离开。”

    花木兰说出了条件,也是她唯一牵挂的。

    我直接答应下来,看了看李麻子,李麻子默契的接了一壶凉水浇在高德胜头上,他打了个激灵腾地醒了过来。

    之前我和麻子还心疼他,现在怎么看都觉得他很恶心!

    “张大师……”他先是看了看我,随后看到自己的老婆孩子以及多出来的花木兰,一时有些蒙圈。”

    我赶紧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希望他能改过自新,以后好好过日子。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事,他听完以后抬头狠狠的抽了王琴一巴掌,嘴里还骂道:“你个死母猪,居然敢联合鬼来吓唬我!是不是活腻了?老子这就送你上西天!”

    花木兰彻底怒了,一脚把高德胜踹飞,厉声喝道:“高德胜,你除了打自己的老婆还会做什么?”

    “这是老子的媳妇,老子打不打跟你有毛关系!”

    高德胜被打翻在地,依旧嘴硬。

    这时,在旁边观望的燕燕再也忍不住了,她疯狂的扑过来,从兜里拿出一把剪刀狠狠地插在了毫无防备的高德胜喉咙上!

    鲜血唰的喷了出来,高德胜满脸的不可置信。

    燕燕像是没有发泄完一样,拔起剪刀再次插进去,就这样反复了三次四次!

    不仅是我和李麻子,就连花木兰都愣了,最后还是王琴用尖叫声把我们唤醒。

    她发疯似得扑过来,求我救救高德胜,可我没这个本事。

    他的喉管都被捅成马蜂窝了,无力回天!

    这个结局在我们每个人的意料之外,大家都愿意给他机会,只是他自己不知悔改。

    在我和花木兰劝王琴节哀的时候,李麻子却从燕燕手里夺过剪刀,拿到水龙头下面一遍又一遍的清洗干净,又像个疯子似得走过来对准高德胜的肚子捅了两刀。

    “人是我杀的,跟你们都没关系。”

    李麻子一只手旋转着剪刀,另一只手摸了摸燕燕的清秀小脸:“别怕,一切有我呢。”

    “你疯了?”

    我反应了半天,才确信李麻子是想帮燕燕顶罪,起身一拳砸在他脸上。

    如果真是为了自己老婆顶罪也就算了,可燕燕是什么人?

    李麻子被我打的鼻血四溅,他没有生气,擦了擦鼻血凑到我耳边说道:“张家小哥,燕燕跟楚楚年轻的时候长得简直一模一样,冲这点足够了!”

    我再次一愣,仔细看了看燕燕,才发现她与楚楚真的很像,只不过由于年龄不同发型不同,我根本就没认出来,但李麻子却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是李麻子的大男子主义,为了爱情没什么不能做的!

    这比高德胜那种自私自利的大男子主义要好的多。

    社会上有很多人还保持着重男轻女的思想,他们看不起女人,认为女人只要能够生育,能够相夫教子就够了。

    曾经有一个姑娘在网络上说道:钱我可以自己赚,房子我可以自己打扫,任何事我都可以自己做,那么我要男人还有什么用?

    她说的好像没错,感情是相互的,夫妻关系也应该对等。

    像王琴这种靠着忍让维持的婚姻没有任何意义,她只想着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却忽略了一点: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孩子失去的远比得到的要多!

    最终李麻子还是被我拦了下来,燕燕去自首了,后来判了六年,而王琴经历了这么多总算看透了红尘,去安徽齐云山做了一名道姑。

    算上已经去世的高德胜,一家人都算是悲剧。

    可怕的是这种家庭式悲剧不是个例,每年因为家暴事件多少人受伤、离婚甚至是失去生命?

    如果不能从思想层面认识到男女平等这一问题,那不公平的夫妻关系将一直存在,家暴问题也只会越来越严重!

    花木兰离开后,她的梳妆台被我拿去拍卖了,所得的收入全部投入了关爱女性基金会。

    我想,这是对花木兰永远的致敬,谁说女子不如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