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九九章 恐怖梳妆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九九章 恐怖梳妆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高德胜就住在武汉附近的一个县城,我们开车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

    他在前面带路,把我们领进一个普通小区,一番左拐右拐后总算到了家门口。

    在他掏钥匙开门的时候,我已经隔着房门感受到了浓烈的阴气,估计是王琴回来了!

    “高哥,这地方你还敢睡?”

    李麻子自然也感受到了不寻常,咂咂舌冲高德胜竖起了大拇指。

    高德胜一阵尴尬,表示自己最近一直住在宾馆……

    进门后发现王琴并有没在家,我再一次觉得高德胜这人不靠谱,就算再怎么害怕,也得关心下老婆吧!

    不用问,王琴被阴灵附体的这些天,高德胜根本没管她的死活。

    只是阴灵都离开了,房间里为什么还会这么冷?

    我搓着手,认真地打量起四周,李麻子干脆已经抖了起来,边抖边骂道:“妈了个巴子,这屋真特么冷!”

    这时高德胜端着两杯茶递过来,李麻子一口闷了,接着又把我那杯拿走喝了还是不过瘾,问高德胜有没有酒,说要喝点酒暖暖身子。

    “额……家里的酒都被王琴扔了。”

    高德胜脸色一红,原来他自从被王琴揍了以后就老实了,王琴把家里的酒丢了以后,他也没敢再买。

    “这样啊,算了。”

    李麻子干脆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哈气一边问我看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劲。

    房间里阴气这样重,要么就是王琴最近回来过,要么就是这房间里还存在一种强大的阴物!

    我打量了一圈,发现他这套房子装修还挺新,明显搬进来没几年,不存在老宅闹鬼的情况,我不由想到了梳妆台。

    按照高德胜的说法,王琴是撞在梳妆台上才被女鬼缠住,而她每天晚上又都是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我感觉阴物八成就是它了,就让高德胜带我去看。

    不料他却说自己连卧室的钥匙都没了,我突然又觉得王琴过分了…这夫妻俩轮流玩霸道吗?

    李麻子见状从腰间取下一根小铁丝,插进去轻轻转了几下,门锁咔嚓一声开了。

    开门的瞬间一股寒意扑面而来,李麻子和高德胜的眉毛直接就起了霜,我赶紧把他们拉出来,又把空调暖风打开,过了一会等房间里最近积攒的阴气稀释之后才敢进门。

    房间陈设很简单,进门就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电视,另外一侧铺着床,床两边各一台床头柜,然后窗边摆放的就是梳妆台!

    梳妆台通体银色,上面雕刻着复杂而精美的花纹,从整体到细微之处的每道纹路都散发出一股厚重感,就连眼力不怎么好的李麻子都连连称赞。

    纹路交织成的图案栩栩如生的显示出一条龙与凤缠绕在一起的模样,这是华夏族的图腾!

    华夏族是汉族的前身,但二者又有一定的区别,现在的汉族除了原有的华夏族,还包括许多汉化的胡人,但华夏族则是中华大地最原始的土著居民,信奉龙凤图腾。

    华夏族一直延续到两晋时期,后来五胡乱华、衣冠南渡之后,华夏文化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虽然涌现出武悼天王冉闵这样的千古英雄,最终挽救了华夏,但由于胡人的汉化与融合,两晋之后龙凤呈祥的图腾就很少出现了,也就是说这梳妆台至少是晋代的物件!

    而女鬼又是从梳妆台出来的,那她自然是先秦到晋代这段时代的人物。

    梳妆台上摆满了很多刚开封不久的化妆品,这说明王琴的确是最近才开始化妆。

    镜子下面的卡槽里放着一张照片,一个是高德胜,另一个胖女人无疑是王琴,她们一左一右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

    女孩和王琴的脸上满是幸福和快乐,只有高德胜耷拉着脸,一看就知道他很不情愿地拍下这张照片。

    这小女孩眉宇之间与高德胜很像,肯定是她的女儿,我很疑惑她为什么没在家里?而高德胜在跟我们叙述经过的时候也只字未提及自己的女儿。

    我准备拿过照片仔细看看,不小心碰到了镜子,整只手瞬间被强烈的寒意激的没了知觉。

    我反射性地准备把手抽回来,不料镜子就像有魔力似得牢牢的吸住了我的手,怎么都脱不开。

    李麻子见状赶紧过来帮忙拉我的手,我慌乱地让他别靠近!

    却还是晚了一步,李麻子也被吸住了……

    非但如此,我清楚的感受到有股冰冷的阴气顺着胳膊传进身体,我赶紧调动冉闵的神力,忍着疼痛将上面的阴气烧干净才勉强脱身。

    我如法炮制,把李麻子也从镜子上救了下来,李麻子没有萃灵护体,脸色已经冻得铁青。

    他不停的往手上哈着热气,再看梳妆台时眼睛里满是恐惧。

    “两位大师,你们没事吧!”

    高德胜忧心忡忡的问道,我没有回答,而是默念起《道德经》,直到身体不再那么冷了才停下来。

    “感觉怎么样?”

    高德胜估计怕我们出事就没人帮他了,显得特别地关心我们。

    我当然不相信一个对家庭都不负责的男人有多诚心,直接转移话题问他这个梳妆台是从哪里得来的。

    “额……朋友送来的。”

    他目光闪烁着回道,我心里一动明白他肯定隐瞒了什么,要是平日遇到这种人我肯定扭头就走,不过我对这个梳妆台特别感兴趣,就耐着性子说道:“实话告诉你,女鬼就是从这里面出来的!”

    苦主不愿意透露阴物来历的原因大同小异,要不就是坑蒙拐骗来的,要不就是盗墓得来的,我没有点破他,只是告诉高德胜,再这样下去他的小命肯定保不住了。

    高德胜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唇蠕动着但半天都没说出话。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暂时跳过这个话题,转而问他能不能联系到王琴。

    “你这不废话吗?他要是连自己老婆都联系不上,还混个屁呀。”

    李麻子插了一句,笑呵呵的看向高德胜,他一听到王琴瞬间把脑袋摇成拨浪鼓,哭丧着一张脸说道:“两位大师,能不能不打电话,我现在躲她还来不及呢!”

    看着高德胜惊恐地模样,我知道他是彻底被吓破了胆,真不知道这么胆小的人在欺负老婆的时候为啥那么牛气?

    既然指望不上他,我只好把尾玉放出来,高德胜看到我口袋里突然钻出来一个小萝莉,惊的差点没摔倒在地。尾玉似乎听到了我们之前的谈话,估计也看他不爽,故意恶狠狠地朝他龇牙咧嘴。

    “好了,先干正事。”

    我拉了尾玉一把,指着梳妆台上褐色的血迹说道:“你感受一下血的味道,出去找找这个人!”

    没错,梳妆台上还残留着王琴当时磕破脑袋流出的血迹,尾玉用它来寻找王琴的位置再适合不过。

    等尾玉离开以后,我和李麻子不愿意和高德胜多待,就下楼去附近的小饭店喝了点酒,顺便看了看附近的一些风景,一直到傍晚才回到高德胜家里。

    进门的时候他正准备往外走,说是天黑了不敢待在家里,我让他不要着急,安心等尾玉的消息就行。

    尾玉想要寻找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记得当时它寻找来俊臣阴灵的时候,顺着网线飞了大半个中国。

    但她今天出去很久都没回来,我表面安慰周德胜,自己心里却有些担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