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九四章 大破蝎子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九四章 大破蝎子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张家小哥,这上面说有个泰国警察在跟歹徒搏斗的时候被打了好几枪,连医生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结果手术以后发现所有脏器都很正常,子弹压根就开了个小口子。后来大家才知道他佩戴了二哥丰佛牌,从此二哥丰佛牌才风靡起来。”

    李麻子说到这儿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这泰国人也爱吹牛逼啊……”

    我无奈地笑了笑,任何地方的宗教文化都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被神话的现象。

    不过我觉得只要是教人向善、具有正能量的宗教,神话一番也未尝不可。

    不管这些关于二哥丰的信息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都足以说明他在泰国的地位!

    我看了看趴在青年赌徒上的阴灵,它举止投足间,倒是很符合绿林豪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那种架势。

    闹不好,它真的是二哥丰!

    为了辨别它的身份,我赶紧给大山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二哥丰佛牌。

    他说自己正好有一块佛牌,只不过是块假的。看来不只是中国人流行山寨,到那儿都少不了水货…

    不过这也足够了,我要的就是二哥丰的画像,就让他拍张照片发给我,很快大山就发来了照片。

    这是一块圆形的佛牌,看上去差不多有奥运奖牌那么大,中间有一个大头像。

    我把图片放大,赫然发现这头像与阴灵长得一模一样,它果然是二哥丰!

    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二哥丰能够一直在泰国民众心里保留正面形象,说明他生前没少做好事。

    不过人无完人,他死后犯了赌瘾想借活人之手过把瘾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它意识不到自己这样做,会给一个家庭带来灭顶之灾罢了!

    他作为泰国的黑道二哥,曾经花了大把钱支援孙中山先生革命,算得上是民族的一个小功臣,我不忍心直接把它消灭,就拉着李麻子走出赌场,想商量着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二哥丰停止赌博?

    反正我给尾玉下了死命令,在解决这件事之前她要二十四小时盯着二哥丰。

    “我能有什么办法,实在不行我给他磕个头?”

    李麻子憋了半天明显没想到办法,开始给我扯犊子了。

    每次需要动脑的时候他就掉链子,我也习惯了,准备回头问问尤莉亚。她毕竟是曼谷本地人,对二哥丰的了解肯定比我们多。

    谁知没等我联系她,尤莉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急切的说道:“你们快来救救我姐夫,他要死了,快来救救他……”

    尤莉亚话没说完,电话就挂了,好像又出现了什么紧急情况,我愣在原地想了一会马上反应了过来:拉英!

    虽然之前决定不多管闲事,但我既然已经答应尤莉亚帮她解决问题,就得保证阿莱的安全。

    只是我的注意力都在二哥丰这边,忽略了拉英的威胁!

    五毒生降得威力很大,优秀的降头师能够在短时间内控制五毒虫将人体五脏六腑咬碎,尽管拉英刚学会下降,但架不住她师父水平高。

    想到这儿,我召唤了一只附近的黑皮野鬼,背着我和李麻子朝她家里狂奔而去。

    很快我们就来到她家,刚一落地就听到尤莉亚苦苦的哀求声,还有拉英疯狂的冷笑声。

    我心里咯噔一响,不由紧张起来,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就已经拥有这么多的仇恨,等她长大了还了得?

    我担心里面还有其他降头师,抽出弯刀就往里冲,李麻子拎着阴阳伞几乎与我同时进了门。

    只见阿莱正躺在地上抽搐着,嘴里大口大口地往外吐着黑血,无数只苍蝇大小的幼蝎在混浊的血液中蠕动。

    尤莉亚跪在边上慌乱的帮他擦掉身上的蝎子,而拉英则站在对面冷笑,她看到我们以后先是一愣,接着冷冷的说道:“这里不欢迎你们,出去!”

    尤莉亚听到声音反射性地回头,看到我们以后腾的起身扑过来拽住我的胳膊,歇斯底里地喊道:“救救我姐夫吧,他就要死了。”

    “别急。”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起身朝阿莱走去。

    至于拉英,她下降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丫头片子,李麻子配上阴阳伞,妥妥的吊打她!

    走到阿莱身边之后,我把弯刀插在地上的污血之中,血液顷刻间发出滋滋地声响,嘭的烧了起来,不一会就成了灰烬。

    真正厉害的降虫、蛊虫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阳气灼烧成粉末的,我松了口气,让尤莉亚帮忙把阿莱扶起来,然后我用无形针封住了阿莱身体内重要的穴位,防止毒性蔓延。

    接着我掏出两张灵符用灵火烧成灰烬放在碗里,又往碗里倒了半碗清水,混匀以后捏着阿莱的鼻子灌了进去。

    一碗符水灌进去,阿莱肚子里开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随后嘴里不停的打嗝,我按照他打嗝的节奏用手在他肚子上来回用力挤压着。过了将近五分钟,阿莱的打嗝声戛然而止,以此同时他瞪圆眼睛张大嘴巴,整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变紫再变黑……

    尤莉亚看到这一幕吓坏了,六神无主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摆摆手示意她别担心,把弯刀摆平缓缓贴在阿莱的肚皮上用力一压。

    “噗!”

    阿莱顿时吐出一口血水,随后源源不断的污血与早已死去的几百只小蝎子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吐了足足有一分钟,阿莱吐出来的血已经变得鲜红,脸色也逐渐恢复,由于失血过多还有些发白。

    我和尤莉亚把阿莱拉开,掏出灵火符用咒语点燃,直接将地上的污秽烧了个一干二净。

    “张,我姐夫没事了吗?”

    “嗯,五毒降已经被我化解,但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先喂他服下这瓶药膏,接下来多休息就可以了。”

    我认真的叮嘱道,从怀里拿出最后的一小瓶药膏递给了她,尤莉亚伸手接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往后收了收手。

    药膏是鼠前辈用本命鼠的屎配制的,这是最后一瓶,用掉的话,鼠前辈和小老鼠在我这里最后的痕迹就消失了。

    “张,你怎么了?”

    直到尤莉亚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才回过神,咬着牙把药膏递给她。

    李麻子和拉英都不在了,八成是拉英逃跑了,但她下降的法坛还在。我走过去把法坛给砸了个稀碎,又拿过写有阿莱八字的纸拿过来放在清水里浸泡起来。

    拉英能成功发动五毒降,证明这张八字已经生效,如果直接毁掉最轻也会让阿莱大病一场,闹不好连小命都没了,所以用无根之水浸泡,会逐渐将上面的灵力吸走,最后这份八字纸自行废掉,不会伤到身体。

    现在很多电视剧和小说里媒婆说媒的时候,动不动就在满大街都是人的情况下询问新人的生辰八字,这纯属扯淡。

    八字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本就迷信的古代人绝对不会轻易把八字公之于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