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九一章 赌神佛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九一章 赌神佛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怕错过重要的线索,赶紧回到赌桌旁边。

    此刻,赌场的老庄已经连续输了好几局,脸色早就不复刚才的那般淡定,他直勾勾地看着阿莱,脸上充满了不甘与不安,甚至还有些恐惧的神色。

    能在赌场坐庄的人,肯定不会因为输这点钱就变得狼狈不堪,他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猛的想到原来处理霍去病阴灵的时候,也在赌场经历过类似的场景。当时苟明义在赌局上就散发出了强大的杀气,令对手不由自主的胆寒。

    可现在除了庄以外,其他人却感受不到来自阿莱的气场,难道只有与他交手的人才能感受到?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身上的东西绝对不会弱于霍去病。

    抱着这种想法,我决定试一试阿莱,就上前跟老庄商量了一下,看能不能让我上去玩几局。

    他早就想撤了,碍于赌场的生意才强撑到现在,看到我想入局,迅速起身把位置让给了我,然后大步朝厕所的方向跑去,刚跑出几步哇地吐了出来,随即晕倒在地。

    阿莱看到我以后微微一愣,而后眼角露出一抹异样的笑容,随手从身前拿了几个比较大的筹码丢给我,开口说道:“你之前帮过我,现在我还给你。别和我赌,你不是对手!”

    妈了个巴子的,这是赤-裸裸的看不起老子啊!

    原本只是想随便玩玩探探他的路数,被他这么一说,我争强好胜地秉性彻底被激了出来,直接把他的筹码丢回去,而后坐下来冲他勾了勾小拇指。

    “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阿莱不屑地瞥了瞥我,示意荷官发牌。

    我回忆了下电影里的情节,准备先装模作样的搓一搓,谁知刚把牌拿到手,胸口就莫名的有些闷。

    手中的三张扑克好像有魔力似得,短短几秒钟就让我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我放下牌,手指悄悄的打了个指决,又默念了几句《道德经》。等胸口恢复正常以后,我用余光向上瞥了瞥,惊恐的发现自己头顶多出了一团灰色的迷雾,这可是霉运降临的征兆,在赌场中属于大忌!

    看来问题就出在这里,那东西的厉害之处在于能够给阿莱的对手带来霉运,也就是不管对手的牌多好,结局都已经注定。

    即便对手的牌逆天,阿莱的手牌也会随之变化!

    可老子偏不信这个邪,我操控着无形针窜出去,在阿莱的牌与桌面中间撑起一个肉眼根本看不出来的距离。闭上眼睛等了一会,脑海中就浮现了三张牌的画面,他的牌烂的根本让人发笑。

    随即我又将无形针移到自己的牌下面,让它把我的三张牌全部抹成了白板,接着又刻出了三个a!

    这是天龙豹,阿莱的手牌再变化也不会大过我,最多跟我平手。而遇到牌点相同时,先开的人输,只要我不先开牌,他就输定了。

    对普通人来说赌博靠的是运气,但对高手来说拼的就是定力,我刚把牌弄好,就感受到一股新的压力袭来,让我下意识地想把牌掀开。

    这时突然听到李麻子大喊一声,我猛然回过神,咬紧牙关盯向阿莱。

    他恶狠狠的瞪了李麻子一眼,继续向我施加压力,不过我这次有了防备,手指不停的变换着指决,同时心中默默念着咒语。虽然我胸口越来越闷,却总算没有再让他得逞。

    阿莱比我还要惨,他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双眼不再盯着我,而是有些慌乱的在自己身上来回打量,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他这个样子显然是撑不住了,我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猛的吸了一口气将丹田处的灵力释放出来,瞬间把头顶的晦气清理的干干净净。

    阿莱发出一声惨叫,反射性地将自己的牌掀开,果然是三个a!

    众人发出一阵惊呼,不少人还咂舌表示惋惜,毕竟这么大的牌不应该开这么早,都觉得阿莱亏了,几乎所有人都向我投来同情的目光。李麻子的脸当时就黑了下来,眼睛瞪得圆圆的就差上去削阿莱了。

    我呵呵一笑,迎着众人的目光依次将三张牌翻开,当第一张a出来时大家没有变化,第二张时很多人脸上已经出现震惊,当我把第三张掀开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荷官更是当场石化,一副牌里面竟然出现了六个a!

    大家都明白有人在捣鬼,但这一过程中我和阿莱都没将牌拿开过桌面,他们自然不能说什么。

    按照先开者输的规矩,这一局我赢了。阿莱认真的看了看我,不甘心的要求我继续来,我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在接下来的几局中如法炮制将牌全部刻成a。

    几局下来阿莱彻底慌了,匆忙抓起剩余的筹码到前台换成人民币,头也不回的跑出赌场。

    我跟李麻子对视一眼,起身追了上去,根本就没管赢来的那些筹码。

    傻子都知道我动了手脚,与其让赌场的人惦记着,还不如主动放弃,反正我一开始就是为了震慑阿莱。

    不料刚跑到赌场门口就被拦了下来,他们假惺惺的提醒我忘记拿走筹码。我说那些筹码送给赌场了,他妈的竟然还不让我走,原来是老板在监控室看了我与阿莱交手的经过,觉得我简直是赌神在世,想挖我做他的庄!

    我只好让李麻子先追上去,自己去办公室跟老板交涉了一下,好在老板没强求,见我不同意就放我离开了。

    刚走出赌场就见李麻子苦着张脸在门口来回踱步,看到我以后噔噔跑上来,沮丧的说道:“那孙子跑的太快,我跟丢了……”

    “哎,只能去他家了。”

    我之前就领略过阿莱的速度,也就没怪李麻子,叹了口气就朝阿莱家的方向走去。

    这时已经深夜,赌场里面热闹非凡,街道上却很显冷清,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声惨叫。

    没等我反应过来,又有一连串的声响传来,好像有人在打斗一般,隐约还能听到小女孩的求救声。

    “这是拉英的声音,快去看看。”

    李麻子听了一会,猛的一拍大腿,飞快的往前面跑去。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反应过来是拉英在求救,那阿莱肯定也在前面。

    我赶忙追上李麻子,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两个人沿着墙根缓缓移动到一个狭窄的小巷子的入口。

    声音,就是从巷子里传来的。

    凑上前一看,发现有四五个年轻力壮的青年正扯着阿莱拳打脚踢,为首一人正是赌场的保安头子,他们边打嘴里还骂着什么,拉英在边上苦苦哀求他们放过自己父亲。

    “上去吗?”李麻子皱眉问道。

    我想了想决定再等等,赌场虽然黑却不是没有底线,也不会因为阿莱赢了钱就打击报复,之所以动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果然,保安头子将阿莱打倒在地后在他身上摸索了一会,竟然搜出来一张巴掌大的东西。我放出无形针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是一张生钱符片!

    生钱符片是泰国佛牌的一种,与中国的护身护差不多,都是取一个心理作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保安头子看了看生钱符片,把它揣进兜里,又踹了阿莱几脚才带着人骂骂咧咧的离去。

    拉英哭着上前把阿莱扶起来,搀扶着他回家,看上去丝毫没有因为阿莱虐待自己而怀恨在心。

    谁知阿莱却啪地一巴掌抽在她脸上,狰狞地吼道:“都是你这拖油瓶坏了我的运气,我打死你!”

    说着他竟丧心病狂地冲上去掐住拉英的脖子,他额头青筋暴起,明显是要掐死拉英的节奏。

    我忍不住冲过去,一脚将阿莱踹出四五米远。

    紧随而来地李麻子赶紧上去补刀,跳到阿莱身上玩起了蹦蹦床。我来到拉英身边,牵住她的手说道:“小妹妹,叔叔带你离开这里。”

    我算是看出来了,把拉英留在阿莱身边,迟早会被他折磨死,还不如我将她带走,回头找一户人家收养。

    按理说她应该很开心才对,哪知她根本不领情,冷着一张脸把我推开,又拼命冲过去推开李麻子,倔强地把阿莱拉起来,拖着他缓缓朝家走去。

    “这丫头不会是被她爹打傻了吧?”李麻子摸着脑袋十分郁闷地说道,说完就想追上去。

    我却猛然想到一个重要的线索,赶紧把他拦了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