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九零章 诡异的父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九零章 诡异的父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原来他与阿莱都住在附近,两个人勉强算是半个邻居,又都喜欢没事来玩两把,所以认识了很多年。他们两个都不嗜赌,纯属娱乐而已,阿莱有着自己的工作,还有老婆和女儿拉英,日子过得十分幸福。

    常言道十赌九输,可是自从半年前开始阿莱突然转了运,变得逢赌必赢,成了附近有名的赌王!

    不是自己的钱花着不心疼,阿莱得意的天天沉溺在温柔乡中,并放弃了自己的工作。

    但好景不长,过了一个月阿莱开始走背运,变得逢赌必输,很快就把所有身家输了进去。期间无数朋友劝他不要再赌了,但阿莱根本听不进去,反而仇视所有劝他的好心人,曾经用菜刀把一个上门劝诫的朋友砍成重伤。

    从那以后没人再管他,阿莱把车子房子全部抵押出去,很快又都输光了,他就丧心病狂的让自己的老婆去做小姐。

    阿莱的老婆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前段时间服下大量的安眠药自杀了,但他仍不知悔改,最近又打起了女儿拉英的主意。

    “麻痹的,这人活着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李麻子听大山说完忍不住骂道,啪地把手中的麻将推开:“老子以后再也不赌了!”

    说完他看向我,似乎在等我拿主意。

    如果大山说的情况都属实的话,那阿莱很有可能是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在关乎拉英命运的情况下,我顾不得自己有可能被降头师发现,冲李麻子点了点头,然后让大山带我们前往阿莱家。

    大山以为我要上门劝阿莱,死活不同意带路,直到我答应给他报酬,他才同意下来。

    由于阿莱把房子卖了,现在住在郊区简陋的贫民窟里,距赌街还有一段路程,大山提出开车带我们去。

    算起来他们走了一段时间,应该已经到家了,我点了点头跟李麻子一起上了车,过了也就十分钟的样子,我们眼前就出现了一大片低矮的老式房,里面的人大都还用着白炽灯,狭窄的通道堆满了垃圾,地上随处可见成堆的粪便,以至于车子不能再往前继续行驶了。

    大山招呼我们下车,又带我们往前走了一段,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大树说道:“那棵树对面就是阿莱现在住的地方,你们要去就去吧!”

    说完他就作势准备离开,看来是不想让阿莱知道是自己把我们带来的。

    我理解性的点了点头,顺手掏出几张人民币递过去,谁知他摆摆手,露出满口大黄牙:“算了,你要真能帮到他,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他摆摆手,弯腰钻进车悠闲地开走了。

    “这人还行。”李麻子看着远去的车,砸吧砸吧嘴说道。

    “嗯,回头走之前要个联系方式吧。”

    我也觉得大山挺实在,附和了一句,转身走到大树的位置,果然看到对面有座小房子。

    刚要进去就听到阿莱骂骂咧咧的声音,他拎着半瓶子酒走出来边喝边回头骂道:“别以为那两个中国人救了你!实话告诉你,等老子需要钱的时候,一样会把你卖掉。”

    说完他猛的把酒瓶子朝房门砸过去,砰的一声玻璃四处乱飞,拉英刚露出半个头,又吓得缩了回去。

    眼看着阿莱冲外面走过来,我下意识拉起李麻子躲在树后面,只见他出来后便把大门锁上,然后醉醺醺的走入夜色。

    “张家小哥,咱们送佛送到西吧?”李麻子神色激动的说道。

    看的出来阿莱已经彻底疯狂,在他恢复正常之前拉英随时都可能遭受虐待。

    “你先把拉英带回我们的酒店,我去看看阿莱到底在搞什么鬼。”我说道。

    “好嘞。”

    李麻子点头答应,紧接着就偷偷摸摸的找东西开锁。

    这种链子锁对李麻子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我没再停留,而是沿着阿莱离开的方向追去。

    这家伙走路虽然摇晃,但速度却很快,足足跑了两条街才跟上他。正好街上有很多行人,我也不怕被他发现,大摇大摆的跟在后面。

    没想到他最终还是回到了赌街,走进了另外一家赌场,我刚要跟进去,就见他被里面的服务生轰了出来。

    阿莱嘟囔着骂了几句,服务生马上用传呼机招呼同伴,阿莱脸色一变,急匆匆的逃跑了。

    随后他又连续进了几家赌场,但都被轰了出来。

    最后他只好垂头丧气的往回走,看样子是要回家。

    我不知道还要不要追下去?就给李麻子打了电话,问他那边怎么样了。

    不料李麻子告诉我,自己已经回到酒店,因为拉英死活不肯跟他一块回来。

    好在李麻子急中生智,往阿莱的桌子上放了点钱,这样阿莱回去看到钱肯定会第一时间出来赌博,暂时顾不上拉英。

    “他已经回家了,估计很快就会回来,你赶紧来赌街。”

    挂断电话后我一边等李麻子,一边思索拉英为什么要留在家里。她明明那么害怕阿莱,为什么还不肯离开?

    可话又说回来,天下所有孩子都对父母有所依赖吧?我叹了口气不再多想。

    李麻子很快就来到赌街,我们在阿莱进入赌街的必经之路上找了家茶水馆坐下,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边喝茶边等了起来。

    “张家小哥,拉英好像有点不对劲。她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很柔弱,可是我开锁进门的时候,却发现她脸上根本没有任何恐惧之情,反而平静的吓人!那种平静,绝不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该有的……”

    李麻子吸溜一口茶,不解的说道。

    “难道说她在刻意隐藏什么?”

    我听后一愣,如果拉英真的有问题,情况可能会更加复杂。

    也就一杯茶的功夫,阿莱就重新出现在赌街,他拿着李麻子留下的钱顺利进入一家赌场,进门就上桌玩了起来。

    我和李麻子跟上去悄悄站到他身后观察,阿莱全身心都投入在赌局中,根本没关注身后。

    按照大山之前跟我们说的情况,我已经做好看着阿莱把钱输光的准备了,不料他这次好像走了狗屎运似得,连续赢了好几局!

    不过大家好像都认定他一会就要输回去了似得,纷纷掏腰包或者打电话拿钱,一副跟他拼到底的架势。

    随着他们赌的越来越大,阿莱的牌竟然越来越好,很快就把赌桌上所有人的钱都赢了个精光。

    对面那几个家伙垂头丧气的走了,马上就有不信邪的人上来凑局,其中有个人眼神深邃,一看就是赌场老手。

    他在赌牌的同时不停的往头顶的监控看,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冲摄像头传达着什么。

    八成他是在赌场坐庄的人,见阿莱运气太正就出来了,李麻子也看出这人有点本事,凑到我跟前小声说道:“张家小哥,好戏来了。”

    “呵呵…”

    我翘了翘嘴角,起身来到这人身后,李麻子则站在原地继续观察阿莱。

    要说这坐庄的本事果然了得,每次摸到的牌几乎都是最大的,却又每次都比阿莱小一个点。

    这下别说是其他人了,就连我都觉得阿莱出了老千!

    可是阿莱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凝神聚气,仔细盯着他看了半天都没发现异常。倒是李麻子满脸震惊之色,回过神后不停的冲我眨眼睛。

    “怎么了?”我跟着李麻子来到厕所,不解地问道。

    李麻子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你注意到没有,阿莱每次都是等别人先开牌。”

    “阿莱的牌其实很臭,他每次随意的撇上一眼,就会放在桌子上。但等对方开牌以后,他再掀开,牌的点数就变了,变得正好比对方大一个点,真他妈邪门!”

    李麻子转了转眼睛,仿佛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我听完也愣了,虽然我刚才站在阿莱对面,却能清楚的看到他的手。在开牌期间他肯定没动过任何手脚,所以只能说牌自己发生了变化!

    正常的牌怎么会自己变,显然刚才有东西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作祟,可我却丝毫没有察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