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八三章 谁是凶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八三章 谁是凶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回到肖老板的店里以后,他赶忙迎上来给我们倒了杯茶,等坐下后,才问我们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就是肖老板的人格魅力,心中急得能把刺刀烫弯,却还保持着对我们的礼节。

    “已经找到突破口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线索的。”

    我笑呵呵的对肖老板说道。

    从学校回来之前我让尾玉留下了,让她监视那位大妈的一举一动。如果大妈真的与这件事有关,肯定会露出马脚。

    刚吃过晚饭,我和李麻子正准备出去散散步,就接到了尾玉的电话,她兴奋地说道:“坏哥哥,好像有情况……”

    我当即拉着李麻子朝尾玉给的地址赶去,路上李麻子不住地咂舌,我问他怎么了。

    “小狐狸都用上手机了,感觉挺新鲜的。”

    “那是,不看谁养出来的灵宠。”

    我挺不要脸地回了一句,两个人嘻嘻哈哈地闹了一路,最后在郊区的一处老式单元房前停了下来。

    这栋房子一共有两个单元,都是六层楼,算起来有二十多户人家,但一共只有三四间房亮着灯。看来这里基本没人住了,老大妈也是不容易。

    正往前走着,突然一阵凉风吹过来,随即小尾玉就从单元楼后面窜过来落在我肩膀上,轻声说道:“那老大妈很奇怪,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说着她就带我们越过臭气哄哄的排水沟来到单元房后面,像这种老式楼房都有围墙,围墙与主楼之间的空地上长满了草,草地上站着一个手持蜡烛的人。

    仔细一看,不是大妈还能有谁?

    随着风一吹,烛光将她长长的影子投射在墙上,凭空多出几分诡异的气息!

    过了一会,她坐在地上,捧了一抔黄土将蜡烛固定好,口中念念有词地言语起来,我侧耳仔细听了半天,发现她是在与死去的父亲说话。

    大半夜地一个人在这自言自语,别人见了肯定以为她是神经病。

    李麻子刚要上去,我却发现大妈把手伸进怀里像是要拿什么东西,就一把摁住李麻子,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只见大妈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块木牌插在蜡烛后面,接着整个人跪在地上开始磕头。

    我掏出无形针丢出去,故意把速度控制地很慢很慢,等无形针贴近木牌后,我才发现这是一块逝者的灵牌。

    灵牌上的名字,赫然是张军!

    我似乎明白了勋章为什么在进入博物馆以后才开始闹腾,这位大妈是张军的女儿,她可能是阴差阳错的来到博物馆工作,也可能她当初来这里上班就是为了守护父亲最后的荣誉。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她在这里上班刺激了张军的阴灵!

    张军为国捐躯死在朝鲜战场,尸体八成没有回国,这本身就让他的魂魄产生一定的怨气。然后进入博物馆以后看到自己的女儿,天人永隔的无奈让他心中的悲愤更加强烈,以至于怨气冲天,成为了鬼王级别的存在。

    肖老板的儿子惹到了怨气这么强的鬼王,只是烂腿,说起来也算他命大了。

    李麻子听了我的思路连连点头,顺便给我讲了珍珠灵的故事。

    原来李麻子为了能帮到我,从武汉来的路上特意查了一些资料,很多资料都表明,南京这个地方的人,死后无论相隔多远,都会魂归故乡的。

    因为这里很早以前就流传着一个故事,古时候金陵有个人划船赶往别的地方,结果在路上遇见了海浪,最终被浪花拍进水里一命呜呼。

    后来他就化身成一颗珍珠,随着自己的船漂流回了家乡,被人发现后当成珍宝给收藏了起来。

    由于那人把珍珠收拾的干干净净,它对主人逐渐有了感恩之心,从此凡是欺负主人的人都会受到惩罚。后来主人才知道珍珠是有灵性的,就与它沟通,最终帮它回到了本来的家。

    这就是李麻子最近听到的珍珠灵的典故,他感觉这与张军父女二人的遭遇很像。

    有的阴物需要人来操控,但有的阴物厉害到了极点,就有了自己独立的意识!

    我不知道阴灵收拾肖老板的儿子,是它自己的本意还是大妈操控的?但根据以往的经验还有大妈今天在学校对我们的态度,我感觉应该是她做的。

    可是刚才我操控无形针时故意放慢了速度,只要稍微有点灵力的人都能察觉到。而大妈却自始至终都没反应,是她真没发现还是说她在伪装?

    我犹豫了一下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即派尾玉去试试她。

    只见大妈正抱着牌位痛哭,尾玉突然在她身前出现,并露出一张鬼脸。

    大妈啊地惨叫一声,扑通一声坐到地上,紧接着两眼一翻,吓晕了!

    第一反应很关键,即便她很厉害,在遇到这种突如其来的危险时身体也会本能性地散发出灵力。

    刚才我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发现她从尾玉出现到自己被吓晕没有露出一丝异样,只有剧烈的颤抖。

    这就说明她不是伪装的,也就是说她不知道阴灵弄伤肖老板儿子双腿的事情。

    之前在操场对我们很抵触,八成是阴灵曾以托梦的形式跟她见过面,她抵触我们只是不想提起自己的父亲!

    我上前帮大妈顺了顺脉,等她快醒的时候才离开,只留了无形针在远处盯着,发现她醒来后之前抱着灵牌默默地流泪。

    妈了个巴子,兜了一圈冤枉大妈了,那真正的凶手是谁呢?

    本来信心十足却弄砸了,回去的路上,我不住地摇头。弄得李麻子郁闷的不行,直呼要把勋章买下来然后用火融了。

    “要是真这样的话,肖老板还找咱们干嘛,他自己都能找铁匠毁了……”

    我知道麻子在故意说气话,无奈的回了一句,话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肖老板难道没想过毁掉它吗?

    李麻子反应的也很快,皱着眉头说不会是他丫的贼喊捉贼吧?

    “那倒未必。”

    要说这件事另有隐情我还相信,但要说是肖老板设计害自己儿子,我自己都不信。

    他面对肖宁的烂腿,表现出的担心绝不是装的!

    那问题出在哪儿呢?

    猛然,我想到了肖老板的父亲,也就是张军的战友。

    肖老爷子作为勋章的拥有者,肯定不会不知道勋章的秘密,但是直到现在他还要求肖老板保存勋章,这就很有意思了。

    “会不会是老爷子和张军关系太好,所以大义灭亲?”

    李麻子想法很大胆,但不是没有可能。肖老爷子目前嫌疑最大,但截止到现在我都没见到他,不能轻易下结论。

    直觉告诉我肖老爷子不简单,从他能将勋章从政府手里要过来就可见一斑。

    勋章虽然代表不了钱财,却是一种地位与身份的象征!

    相信只要老爷子肯松口,这件事就会取得很大的进展,我赶紧开车回到古董店,向肖老板提出跟老爷子见面的请求。

    他直接答应下来,只是老爷子现在自己住在老院子里,这个时间肯定已经睡下。肖老板让我们先回屋休息一夜,等天亮了他亲自带我们去拜访老爷子。

    虽然我特想马上见到那位老爷子,却也懂得客随主便的道理,只好回房睡下。

    因为二楼只有三间房,我被迫与李麻子睡到了一起,我脑子里满是勋章的事情,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李麻子这家伙倒是倒头就睡,很快就发出呼呼的鼾声。

    过了一会,我心情平复下来以后决定不再胡思乱想,等见到老爷子以后一切都不是秘密了,就准备睡觉,顺手拍了拍李麻子,想打断下他的鼾声。

    结果这小子直接醒了,腾地坐起来,流着哈喇子问我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说完他压根不等我回话,就又倒头睡了起来,没一会那如雷的鼾声再次响起。

    我无奈的用枕头夹住脑袋,折腾了半天才勉强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李麻子的鼾声突然停了下来,随即我就觉得周边的温度变得很低,隐隐有股刮风下雨的感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