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八一章 阴物之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八一章 阴物之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段时间我与王薰儿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从福州回来以后她对我更加暧昧了,一双黑丝长腿成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八成以为我对她动了心!

    天地良心,小爷心里只有新月,所以实在顶不住王薰儿的狂轰滥炸,我选择了逃避,趁着尹新月工作不忙的时候来了个自驾游。

    我们先去杭州欣赏了西湖美景,又去鼓浪屿浪了一把,然后北上回了趟老家看了看小凡。

    这小家伙在岳父岳母的照顾下吃的肥嘟嘟的,而且已经学会了说话,能够含糊不清的喊上一句:爸爸,妈妈,把我和尹新月高兴的够呛。

    在老家住了一个星期,算下来已经从武汉出来半个多月了,尽管李麻子没打电话催我,但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

    没想到尹新月死活还要去南京一趟,说是最近可能要在南京拍戏,想趁机去熟悉下当地的景点。

    我只好又陪同她去了趟南京,一趟下来唯一的感觉就是累,以后再也不他妈自驾游了,一个不留神简直跑了大半个中国……

    南京有很多著名的旅游景点,但最让中国人铭记的不是这些美景,而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不过我之前已经多次去感受过那里肃穆的氛围,这次就没再去了。

    尹新月想去看一看江宁爱情隧道,我们就去了那里。

    数百米的铁路两旁栽满了茂密的银杏树,由于过往火车的削磨,两侧的树叶犹如两条长龙般笔直向前,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绿色隧道,象征着不朽的爱情。

    我由衷的感觉在大自然面前,任何美妙建筑都是浮云,这才是返璞归真!

    相比我的陶醉,尹新月则显得异常兴奋,她牵着我的手在隧道里漫步,就像是刚在一起的小情侣一般。

    她精致的脸蛋在柔弱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可爱,我不由自主地看的入了神。突然,她轻轻踮起脚尖,用她那樱桃小嘴在我脸上轻轻亲了一口。

    “都老夫老妻了,还玩第一次亲密接触啊?”

    我嘴上得瑟着,双手却不老实的朝她胸前摸去,同时用下巴在她的耳垂处不停的乱蹭,尹新月两颊瞬间浮现绯红,娇呼道:“别……有人……”

    短暂的恩爱了一会,我们就去参观了一下中山陵、乌衣巷、梅花山、玄武湖这些比较著名的地方,经过这一大圈下来我已经累成狗,但尹新月还是不知疲倦地拽着我不让回酒店,对她来说单独和我旅游的机会太少了。

    我不想打扰她的兴致,却又不知道上哪里去玩,最后还是懂事的尹新月主动提议,去附近的古玩市场逛一逛。

    如果我是大力水手,古玩就是我的菠菜,一听这话马上来了兴趣,随即向旁人打听了一下附近有名的古玩市场,拦了辆的士火速赶去。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历史底蕴自然不是一般的城市所能比拟,尽管我们去的古玩市场并不出名,但里面的古董真可谓眼花缭乱!

    这里虽然比不上潘家园的规模,但赝品却比潘家园少的多,尤其是明清两代的正品堆积如山!

    要不是我对普通的古玩失去了兴趣,一定买上一大堆回去。

    转了将近四个小时,尹新月总算知道累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直接拉着她往外走,却在将要走出古玩街的时候,不经意间瞥到了一只青花瓷瓶。

    我松开尹新月,走上前把青花瓷瓶拿在手里打量了一番,又把它放回了原处。

    根据我的经验,这应该是一只正品元青花,年代的确悠久,但还算不上上成,因为瓶口出现了一道裂缝,底部的官窑标志旁有一大块乌黑,想来是有什么东西沁入里面了。

    让我感兴趣的是瓶口升腾出的一股红色气流!

    一般来说,出现这情况就意味着瓶子是件阴物,但眼前的青花瓷瓶本身并没有丝毫的阴气,伸手触摸也没有任何的不适。

    这说明那股红色气流是其它阴物散发出来,然后钻进瓶子里的。

    气体的流通性很强,尤其是阴气更是会随着温度、风速甚至是周边地磁场的波动而迅速移动,可眼下瓶子里的阴气一动不动,甚至我有一次拿起瓶子用力晃了晃,那股红气还是没动静。

    这是最让我感到奇怪的地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阴物散发出的阴气这么坚韧?

    “小老弟,你好眼光啊,这可是正宗的元代官窑出品。”

    地摊老板见我迟迟不肯离去,以为我动了心。

    当下主动表明自己家就在附近,家里还有不少古董,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请我去家里逛逛。

    “好啊。”

    我点头答应了下来,边走边和老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不明白他家明明有店铺,为啥还要出来摆地摊?

    “唉,家里孩子生病了急需用钱,所以我才迫不得已倒腾些古玩出来卖,店铺则由我老婆守着。”提到自己的儿子,老板的脸上写满了愁容。

    看他这副模样,我刚想问他儿子得了什么病?没想到他却摆摆手说不提不开心的事了,随即开始给我介绍起他收藏的宝贝。

    不得不说,他的嘴上功夫跟李麻子有一拼,几分钟的路程下来,我俩已经相当熟络了。我和尹新月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独立的二层小楼前。

    这就是老板的店铺,和我之前的古董店一样,一楼用来做生意,二楼自己住。

    我对这种小店有股特殊的亲切感,背起手就悠哉悠哉的跟着他进了门,老板还笑眯眯地招呼我随便挑选!

    我刚想回应,踏进店门的那一刻,却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尹新月看到这一幕,紧张地问我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谨慎地打量起四周。

    其他人感受不到,可我却对这种感觉很熟悉:这分明是数九寒冬时,半夜起来上厕所才会有的寒意。

    “不错不错,你这店里宝贝不少。”

    为了不让大家担心,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认真的在两旁的货架上挑选着,其实是在寻找那股寒意的来源。

    萃灵过后,我对阴物的感知力强了许多。虽然这玩意有些虚幻,我一时还不能感受到它的形状,却能肯定阴物一定就在这间店铺里!

    我把架子上的古董从头到尾翻了一遍,都没找到阴物,忍不住低声咒骂道:“妈的,什么东西有这么大的能耐,我就不信找不到你……”

    我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发现架子底部有一个包装精致的红盒子,它一下就吸引了我的视线!

    这红盒子看起来像是被特意保存下来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蹲下身想把它打开来,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不料手刚碰到盒子,手指头就被冻的哆嗦了一下,我反射性地把手收回来,看着它皱紧了眉头。

    显然,刚进屋时感受到的寒意就是它发出来的!

    不过任凭它闹的再凶,今天遇到了我,呵呵……

    我将冉闵的强大力量灌注在了双手,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红盒子打开来,发现躺在里面的是一枚金属质地的勋章,勋章表面生满了斑驳锈迹,上面的字体也已经被腐蚀地看不清原来的样子。

    唯一能看清的就是,正面有一张中国军人背着步枪,横跨鸭绿江的画面,想来它应该是一枚抗美援朝军功章。

    “老板,这勋章有点儿意思,我可以把它买下来吗?”我转身看着老板问道。

    这东西对我来说多少有点价值,但对他而言肯定是有害的,常年被勋章的寒气的侵蚀,身体肯定会越来越差。

    “不好意思,这枚纪念章是我父亲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时留下的,是我父亲这辈子最大的光荣,所以不能卖!”老板脸上满是歉意。

    看老板为难的样子,我就实打实地开口道:“老哥,其实这勋章是一件阴物,我买走主要是想除掉里面的阴气,不然时间长了保不准它会闹出什么动静来。”

    他听后面色剧变,震惊之余又有点激动,上前一步抓着我的胳膊说道:“小老弟,不瞒你说这纪念章确实有点问题,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既然是做古董生意的,应该听说过阴物商人吧?”我淡淡一笑:“我就是一个阴物商人,平时专门收服一些害人的阴物!刚才我一进门就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寒气,就想着顺手帮你一个忙。”

    我解释完之后,看到老板不太信任的眼神,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是不信的话,大可以让我留下来观察几天。”

    “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你,主要是那东西太厉害,想甩都甩不掉。我怕连累到你,还是算了吧!”

    老板见我说的诚恳,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摇了摇头。

    尹新月见我对这枚纪念章很上心,赶紧帮我劝道:“老板,你就放心吧,我老公是专门干这行的,他处理过的阴物不下百件,还帮警察破过案,在武汉相当出名,可以说只要他出手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老板一听这话,陡然看向我,问我是不是传说中的武汉古董界第一高手张九麟?

    “额……”

    我点点头,突然有些尴尬了,虽然我的确在武汉名声很大,却也不至于成为传说吧?

    我红着脸说道:“尽管江湖处处有我的传说,但我就是现实中的一个普通人。”

    老板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激动地说道:“小老弟,不不不,张大师,那这件事就劳烦你了。对了,我儿子就是因为玩了这纪念章才生了怪病,希望您能救救他!”

    看他只是听了我的名号就激动的语无伦次的样子,我心里多少有点得意,装模作样地挥挥手,就让老板带我去看看他儿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