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七六章 执伞等一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七六章 执伞等一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可以帮你!”

    我关闭八卦阵,轻轻走上前,冲着满脸凄凉的女鬼说道:“相信我!”

    她起身看着我,满脸的警惕却没有朝我扑过来,这说明她很需要帮助,只是害怕受到伤害。

    我从李麻子手中夺过阴阳伞往远处一扔,摊摊手表达自己的诚意。

    “滴答……滴答……”

    女鬼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眼睛却逐渐红了,最后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示意我上前。

    我愣了一会,才明白她想让我用通灵术与她交流。

    这里的通灵术并非江湖中那些所谓的通灵师、下阴神婆用的法术。

    那些人或者是骗吃骗喝的神棍,或者多少有点法术能够看到鬼神就大言不惭的称自己能够通灵。

    真正的通灵术是通过法术在短时间内获取阴灵脑海中的信息,类似于计算机中的拷贝。

    只是真正懂得通灵术的人很少,国人又对鬼神敬而远之,才会有那么多所谓的半仙儿出现……

    好在我在爷爷留下的笔记中看过通灵术,马马虎虎能够用出来,否则今天就丢人了。

    女鬼身上暂时已经没了戾气,我大胆走过去把咬破的手指放在她的天宫位上用力的摁了下去,同时闭上眼念起一段生涩的咒语。

    手指上的血是辟邪利器,贴上去的瞬间女鬼额头就被烧糊了一片。但她丝毫没有后退,甚至在惨叫声中还主动伸手握住我,强行与我通灵。

    过了将近一分钟,我已经获取女鬼脑海中所有信息,她无力地梳理的马尾辫,满脸期待的看着我。

    我闭着眼睛搜索她杀人的记忆,果然像我们之前猜的那样,她杀得都是背叛感情的人。

    至于她自己的经历,则是一个令人惋惜的故事!

    女鬼叫做白槿,是一名性格温柔的女学生,也是晚清学堂的校花。一九一一年春,白槿与男朋友一起毕业了,按照大学时定下的海誓山盟,两个人应该在毕业后就结婚。

    不料这个时候大清国内忧外患,已经腐朽到了骨子里。孙中山先生振臂一呼,呼吁全国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投笔从戎,用革命建立一个自由平等的新国家。

    白槿的男朋友很爱她,但在国家面前却是身不由己。

    白槿看出男友的心愿,懂事的答应了他南下革命,并许下承诺:我会在学校里一直等你,等你回来接我。

    男生最终还是离开了,白槿把他送到了驿站,两人挥泪告别。

    从此白槿就留在学校里等他,她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二人定情的大树,还有送别时的驿站。

    男生临行前说到了广州就写信给她,等起义成功了,就在下着瓢泼大雨的夜里把白槿娶回家,因为二人定情的那一天,刚好是雨夜。

    可惜白槿没等到来信,也没等到男生归来……

    后来辛亥革命爆发,她所在的学校也成了革命党人暂时的居所,革命党人都不知道那位男生的存在,白槿也始终没有收到一封来信。

    但她没放弃,只要一下雨就来到驿站继续等待,看着来来往往已经剪掉大辫子的年轻人,想从中找到男朋友,却最终在倾盆大雨中被疾驰而来的汽车撞到。

    就这样,白槿离开了人世。

    她凭借一股执念,继续在这里等着男朋友,在经历百余年的徒劳之后,白槿最终化为了怨气冲天的蓝衣女鬼。

    正是这股怨气,让她一直继续在等那个人,等一个答案,却忘了心上人的名字。

    好在白槿还记得男生老家在福建闽侯县,这多少是个线索!

    我收回思绪,叹着气把她拉起来,认真的说道:“我会尽快帮你打探到情郎的消息,但是这段时间你不要再出来害人了。”

    “我没害过人。”白槿答道。

    我想说你不知道自己在武汉的恐怖名声吗?人家见你一面就能被吓死,但话到嘴边却感觉对这样一个小姑娘太过残忍,硬生生憋了回来。

    好在白槿不像之前那么偏执,认真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最近不会再离开学校,还说自己会在这里等我的消息,一直等下去。

    我听完心里酸酸的,为了爱等心上人,现在为了心上人,又要等我。

    看来执念太深,有时候也是一种错!

    商量好以后,白槿努力的冲我笑了笑,竟然转身从地上捡起那两个木头人,挥着它们冲我招了招手,然后撑着伞消失在黑暗之中。

    “已经离开了?”李麻子还不知道白槿的经历,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哪有这么容易,如果不尽快帮她找到男朋友的消息,她肯定会变成鬼王级别的东西,到时候就没办法收拾了……”

    回去的路上我把白槿的经历跟李麻子说了下,本意是想侧面告诉他,世上好女人多得是,如雪那种贱货根本不值得留念。

    他却含泪回道:如果当初我有白槿一半的努力,也不会是这个结局。

    我……瞬间不想和他交流了。

    回到古董店以后,我疯狂在网上搜索出生在福建,还在武汉读过高等学府,并且南下革命的人,结果网上出来了一大堆扯皮的消息。

    “妈的!”

    一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我还是没找出有用的消息,气的把鼠标一摔,连续吃了三笼烧麦外加一碗皮蛋瘦肉粥之后,强制性的搂着尹新月睡了个回笼觉。

    这一觉睡的很踏实,因为我第一次真正做到了去帮助阴灵,去度化阴灵,而不是杀死她,消灭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尹新月早就起床出去了。

    尾玉调皮的在床上蹦来蹦去,嘟囔道:大懒虫哥哥,快起来带我去吃肉。

    “吃什么吃,早上不是吃过了吗?”

    我懒散的回了一句,她气呼呼地直接趴到我肚子上挠了起来,喋喋不休的骂道:谁要吃破烧麦,我要吃肉,吃肉,吃肉肉!

    最终我无奈的起床带她去狠狠的吃了顿烤羊肉串,尾玉这才满足的点了点头。

    她倒是惬意了,我还在为那男生的身份而发愁,回到古董店以后发现王薰儿来了,正高高在上的剥着一盘水晶葡萄在吃。

    见我闷闷不乐的样子,王薰儿随意把那条洁白的大腿搭在茶几上问道:“需要帮忙吗?张老板。”

    我摇摇头说道:“这事你恐怕帮不到我。”

    王薰儿一听反而来了脾气,非要我把事情给她说道说道。

    等我说完之后,她露出了满脸的鄙夷,淡淡的笑道:“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合着就是打听个人。”

    “你出门问问,武汉对我王家大小姐来说,有秘密吗?”

    说完她掏出手机,出门小声地打起了电话。

    我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感觉王薰儿《熊出没》看多了,也染上了光头强爱吹牛逼的毛病。

    谁知过了没到五分钟,王薰儿就回来了,得意的摇着手机问我该怎么谢她。

    看她的样子显然有了线索,没想到王家的能量这么大!不过王家现在垄断着武汉的十几个行业,打探个消息自然不足为奇。

    王薰儿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开了个玩笑就告诉我一个名字:林觉民!

    说完她就潇洒的套上皮衣回去了,我让她再待一会儿,她扭头吐了吐舌头,风情万种的笑道:“老爷子发怒了,说我成天胳膊肘往外拐,再不回去容易挨揍……”

    看着她一路开着玛莎拉蒂狂飙的样子,我突然发觉这个御姐也有小女人的一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