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七三章 阴物商人的规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七三章 阴物商人的规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接下来几天我都在搜集这所学校的资料,最终得知这所学校前身是晚清政府修建的学堂,清末新政后改为现在学校。

    从新政到辛亥革命这将近十年的时间,学校内不少人都公费到了日本、美国留学,这些留洋学生在海外文化的熏陶下,逐渐有了民-主思想。这也解释了学校内为什么会有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字样,这在清朝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呀!

    而众多资料中令我最兴奋的是在一百年前,这里的确有一位终日等待情郎的女学生。

    虽然只是野史资料,也没附上照片,但我相信野史也有一定的依据,或许这个女学生就是我们遇到的蓝衣女鬼。

    我让麻子去搜集更详细的资料,比如这所学校知名校友,或者历史大事件等等。

    可惜这所学校被封闭了半个多世纪,再加上当时的老人大多去世,以至于过了一个多星期,李麻子还是没找到线索。

    这段时间又陆续有人碰到女鬼,虽然她没主动害人、最多上前去看看来的是不是自己的心上人?但还是有个胆小的男生被活活吓死。

    为了这事警察局局长专门打电话过来,表示只要不违反原则,局里随时可以给我大开绿灯,前提是我得马上把女鬼搞定。

    既然局长都下了令,我也不准备等下去了,犯不上为了完成死人的心愿再去搭上几条生命。

    到了晚上,我领着尾玉来到望子坡,等蓝衣女鬼出现以后,我开门见山的说道:“放下你的执念吧!这样下去只会害死更多的人。”

    “我不能离开这里,他会找不到我的!”

    女鬼认真的说道,声音很单纯很干净。可她忘了自己是生活在一百多年前的人,她的爱人早就死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尽管不愿伤害她,但我只能狠心把现实说了出来,表示希望她振作起来,放下早就失去的感情,去投胎迎接新的生活。

    “不…他没有死,他不会死的!”

    女鬼一会哭一会笑,脸色也是一变再变,即便是个活人都让人掉鸡皮疙瘩,更别说她是一只鬼了。

    我搓了搓手掌,试探着问道:“我帮你投胎好不好。”

    “啊……”

    女鬼看着我,眼神闪烁着似乎在考虑我的话。谁知她只考虑了一个瞬息双眼就变得血红,身体变成残缺不全的模样,用仅剩白骨的手朝我抓过来。

    隔着大老远我就已经感受到她指甲上的寒意,只好拿出峨眉刺朝她胳膊刺去。

    毕竟还没放弃和谈的希望,我这一刺没用出全力,只想着暂时把她打退就好,没想到她竟硬生生地用手掌接住了峨眉刺,另一只手继续朝我抓来,直接抓穿了我的衣服。

    随着咣当一声闷响,她才被迫收回胳膊。

    我从内兜掏出已经有点变形的杀胡令,不由一阵后怕!

    杀胡令何其坚硬,竟然被她的怨气瞬间伤到,看来不用点真本事很难制服她了。

    趁着她错愕的功夫,我重新念出咒语驱动峨眉刺,这次没有手下留情,峨眉刺直接撕裂空气刺向她的胸口。

    女鬼伸手准备抵挡,却又很快把手退回去,像是感受到威胁似得把身子闪到一旁。

    她瞪着猩红的眼珠子盯着我,摇身一变手上就多出一把油纸伞,随机疯狂的朝我扑了过来。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把伞了,却没想到女鬼还能把它当做武器?

    看着她冲来的样子,我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躲闪,而是设想如果阴阳伞在这里,与她的油纸伞相比谁会更胜一筹。

    很快她就冲过来刺向我的胸口,油纸伞顶部有一截金属管,上面闪着冰冷的银光。

    我有意感受下它的威力,干脆将峨眉刺迎了上去,想把伞卡在两齿之间。

    当两者接触的一刹那,我只觉得自己像触电了一般,忍不住将手收回来。与此同时被夹住的伞竟然灵活的摆动起来,仿佛蛇一样来回游曳了几下轻松从峨眉刺上挣脱,转而攻向我的脖子。

    这一切说来繁琐,其实就是几个呼吸间的事,等我再反应过来,伞已经接近喉咙!

    就在这时一股白光闪到我喉结处,随着咣当一声闷响,硬生生的把油纸伞挡了回去,之后白光落地,变成了毛茸茸的小尾玉。

    原来是她感受到了我的危险,在关键时刻出来解围。见我看过去,尾玉傲娇地瞥了一眼,不爽的说道:“回去就向新月姐姐告状,就说坏哥哥搬石砸脚!”

    她说完不等我回话,嗖地扑上去与女鬼纠缠在一起,我回味着尾玉的话,脸刷的就红了。

    装逼不成反被打,说的就是我啊……

    好在尾玉给我争取了时间,我从容地将峨眉刺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看着正与尾玉打的难舍难分的女鬼,暗自下了杀心!

    在北斗天狼诀的驱动下,峨眉刺已经将方圆十多米的空间照亮,尾玉知道我要出招,急于摆脱女鬼。可女鬼也不是傻子,竟然死死地缠住了尾玉。

    由于女鬼的那把伞很厉害,尾玉一时间很难摆平她。我担心误伤尾玉,只好把峨眉刺大部分的灵力收回体内然后冲了上去。

    面对我们两个的夹击,女鬼渐渐落了下风,毕竟她的怨气也是有限的。

    这时的女鬼已经破绽百出,我随时能够用北斗天狼决灭了她。但我又心软了,不是妇人之仁,而是在鼠前辈去世后的那段日子里,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爷爷。

    那段时间我沉浸在悲伤与自责中,总觉得鼠前辈是间接被我害死的。

    正因为我的力量迅速提高,才惹得龙泉山庄加派高手前来对付我,甚至请出了神器番天印。可我就像淘气的孩子,只有惹事的能力却没有平事的实力,每次都让他们几个老辈人帮忙擦屁股。

    我想改变,却那么无力,终于有一天睡着睡着突然醒过来,发现爷爷正坐在床边满脸慈爱的打量着我。

    “爷爷,你终于回来了……”我哭了,哭着把鼠前辈的死告诉了他。

    “我知道,这跟你没关系,是老鼠的阳寿尽了。”

    爷爷摸了摸我的脑袋,笑呵呵的说道。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可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初一,白眉他们哪个不是修炼了几十年的高手?你才做了几年生意?难道还想一跃成为高手不成?这也怨不得你。”

    说完他叹了口气,脸色鲜有严厉的说道:“当然你也有错,你的错在于太过直接,每次做生意,只是想着早点把阴物解决掉,这恰恰是不对的。”

    “记住,要让每件事还原成它原本的样子,要让每个阴灵了无牵挂而去,这才是阴物商人应该做的事!只有这样你才能迅速的提高自己的修为,才能对得起我,对得起老鼠。”

    爷爷离开了,我却彻底醒了过来,尽管他字里行间并没有怪我,我却还是听出爷爷责备的语气,他在怪我违背了阴物商人的规矩。

    从那以后我才明白过来,对阴物的态度也有了改变。就拿眼前的女鬼来说,我可以轻易祭出杏黄旗,甚至是永灵戒,将她打的永无翻身之日!

    但这并不是阴物商人应该做的,我应该做的是想办法了解女鬼的生平,完成她的心愿,让当年的一段往事圆满收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