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七零章 灵车妖奇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七零章 灵车妖奇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麻子比我还要紧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石碑说道:“那里好像……有动静……”

    我从腰间抽出峨眉刺,小心翼翼的摸过去,却发现石碑下是一窝老鼠,它们看到我以后嗖地挤到一起,咕噜噜转着眼睛看着我。

    看来自己有点紧张过头了,我自嘲的摇摇头转身准备离开,却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老鼠看到人不应该拼命跑吗?

    没错,它们显然很害怕却没有离开,唯一的解释是附近有它们更忌惮的东西出没,它们不敢动!

    “盯着点老鼠,它们动了就说明有情况。”

    我说完看向公交站台,心里那股莫名的烦躁感越来越强烈。

    等了一个多小时,老鼠还待在石碑下,天空又积蓄起厚厚的一层乌云。随着咔嚓一声闪电,雷声彻底炸响,紧接着天空开始哗啦啦地下雨。

    看来那女鬼不会再来了,我有点沮丧的回头准备招呼麻子打道回府,一扭头赫然发现那群老鼠不见了。

    李麻子越来越不靠谱了,连个老鼠都看不好!

    我刚要骂他,却发现他正目瞪口呆地望着我身后,透过他直愣愣的眼神,我看到了一辆公交车在大雨中缓缓驶向站台,那辆车造型诡异,通体刷着血红色的油漆,根本就不像是现代的车。

    此刻已经将近凌晨一点,武汉怎么还会有公交车?而且这辆车连灯都不开,也看不到司机的影子,好像是它自己在风雨中行驶一样。

    我死死盯着这辆车,顺手拍了拍李麻子,他回过神后第一时间想一探究竟,却被我拦了下来。

    北京375公交车事件至今还在网上疯传,外行的人都当成故事来听,可我却了解这件事的始末。

    据说当时一辆午夜的末班公交车连同整车的人集体失踪了,刑警找了一个礼拜,才在附近城市的山谷里找到这辆公交车,他们实在是想不通这辆车是怎么开进深山老林里的?同时法医发现车上没有任何打斗痕迹,但所有乘客却全都死于心肌梗塞,唯一一个活口公交车司机也变成了疯子,鉴定说司机之前受到过严重的惊吓,才会造成永久的精神创伤。

    那帮刑警越调查越觉得这案子不对劲,赶紧找懂行的人帮忙,最后找到了t恤男,可t恤男也没能解决这件事。只是告诉刑警队长这辆375公交车已经变成灵车,如果不想以后出事的话,就把375公交路线全部取消吧!另外为那个司机准备后事,他七天内就会被灵车带走。

    t恤男跟我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还开玩笑的说你也有老马失前蹄的时候啊?t恤男愣了一下,冷冰冰的说道:跟那没关系,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最好一辈子都别碰,再厉害的人也一样。

    从那以后我就留了个心眼,眼前这辆车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灵车,就是专门给死人乘坐的那种。

    车子开到站台前缓缓停下,我这才看清这车是纸糊的,车胎也是画上去的,借着站台微弱的路灯还能隐约看到行车指示牌上写着‘武汉市-黄泉路’六个字。

    “他奶奶的,还真被我碰到这种事了。”

    我默默嘀咕了一句,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却突然听到一句空灵的歌声: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这是弘一法师写的著名小诗《送别》,诗句中包含了浓浓的惜别之情。

    后来此诗在烽火燃烧的民国年代传唱大江南北,无数好男儿在这柔情又激昂的旋律中告别爱侣,告别父母,投身革命,从此天人永隔。

    虽然我很喜欢这曲子,可在这种环境下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阴森森的歌,心里还是忍不住咯噔一下,甚至我都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

    我小声问李麻子听没听清,他摇摇头,脸色十分的难看。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这时又一声恐怖的歌声传来,这次就在我耳边,我只觉得浑身汗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反射性地用峨眉刺往身旁劈过去,却扑了个空。与此同时声音又响在远处的钟鼓楼里。

    钟鼓楼里非常空旷,回声不断传出来又传回去,阴冷、伤感,字字直击心灵。

    我刚才之所以朝身旁刺去,是因为那歌声就在耳旁出现,我甚至能感受到气流钻进耳朵时带来的奇痒。

    这说明那东西刚才的确来过我身边,只是一瞬间就离开了……

    听着忽远忽近、犹如叫魂一般的歌声,我心跳骤然加快,赶紧伸手堵住耳朵。

    李麻子也学着我去捂耳朵,但胳膊刚抬起来却又垂了下去,紧接着整个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闭着眼睛缓缓的朝着那辆公交车走去。

    不好,这是要把李麻子一块捎走的节奏啊!

    我赶紧咬破中指用血点在李麻子的额头上,他猛然回过神来,惊恐的喊道:“张家小哥,这地方太他娘的邪门了。”

    我点点头,给自己额头上也点了一滴血,然后一动不动的盯着那辆纸车。

    有了至阳之血,那东西的声音已经失效,应该很快就会出现!

    果然,没过一会儿站台上再次想起了那首让人掉鸡皮疙瘩的《送别》,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闪电,大雨中缓缓走出了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她绑着马尾辫,身上穿着蓝色的衣服,衬出良好的身材,脚下踩着黑色的小革鞋,这是典型的民国学生装!

    走进站台之后,她缓缓把伞收好,我这才看清她的脸,长得与一代女神林徽因很像,脸上虽然没有化妆,却有一股呼之欲出的灵气!只是那张脸实在是太苍白了,没有一丝血色。

    而且她在路灯下根本就没有影子,从大雨中走来身上也一点儿都不湿,显然不是活人。

    我出乎意料的没有害怕,只是深深叹了口气!

    这种气质放在现在都能秒杀一众女神,更别提一百多年前的民国时期了,这么年轻就死掉实在可惜。

    我以为这蓝衣女鬼准备上车离开,就准备站在原地目送,谁知她却突然消失,紧接着李麻子就传来一声惨叫。我匆忙看过去,惊恐的发现李麻子脖子被什么东西勒住了。

    他双手正努力往外扒拉,但显然没什么效果,脸色憋得涨红。我赶紧上去帮忙,却发现缠他脖子的竟然是一根大肠!

    人类的大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