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五九章 湘西三大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五九章 湘西三大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彭宇不知道怎么面对佳佳,更不知道该怎么跟亲朋好友说这件事,最近几天已经好多人打电话询问婚事,他都以还没准备好为借口搪塞了过去。

    如果不是尹新月和他关系好,他到现在都会继续保守这个秘密。

    说到最后,彭宇已经开始哽咽,隔着电话我都能感受到他的无力。

    “老公……”

    尹新月看了我一眼,明显想让我过去帮帮忙。

    我直接点头应了下来,对待普通人我都热衷于出手相助,更别说是尹新月的死党。何况把事情办好了也算促成一桩姻缘,能够积累很大一部分福报。

    尹新月当下就提出要去帮忙,彭宇当即表示亲自去湘西接我们。

    “这人呐,真是说不清什么时候遇到坎儿!”尹新月叹了口气。

    我笑着摇摇头,回房把自己常用的家伙事儿收拾了一下,当天就带着尹新月和小尾玉赶往湘西。

    这已经不是头一次来湘西了,所以我轻车熟路就赶到了首府吉首,在一家土菜馆前停下,进去点了几个菜,准备边吃边等彭宇。

    “来了。”

    没等菜上齐,尹新月突然放下筷子激动的说道,随后迎了上去。

    我跟着走出店门,就看到有个青年朝我们挥了挥手,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看来他就是彭宇了,看上去挺健硕的,只是头发和胡须乱糟糟的,可以想象到他最近没少折腾。

    我们简单的吃了口饭就跟着彭宇回了家,他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眉头却扭成一个疙瘩,到了村口才咬牙说道:“九麟大哥,求你一定要救佳佳,再这样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放心吧!”

    我使劲握了握他的肩膀,随即跟他来到一座有些年头的瓦房前,彭宇难为情的开口:“佳佳出事以后性格很古怪……”

    “我不会让她发现的。”

    彭宇体贴到这个份上也是难得,我点头示意他别担心,直接让他把我领到佳佳房间门口。

    他之前应该已经和佳佳的父母打过招呼,两位老人都没和我们说话,但眼神里满满都是渴求与感激。

    我冲尹新月使了个眼色,她就领着两位老人去了旁边的房间,而后我悄悄凑上去将耳朵贴在门上感受起来。

    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丁点声音,甚至我闭上眼睛去感受,都没听到一丝动静!

    我皱了皱眉头看向彭宇,他确定的点点头表示佳佳就在房间里。

    得到他的肯定,我不由的谨慎起来。

    经过多次萃灵后我的感知力已经很强,一般情况下只需要站在门外就能够判断出房间内有没有人,因为我能够听到心跳声与昆虫翅膀扇动的声音!

    可现在却什么都没听到,我想了想把无形针掏出来,让它顺着排气孔钻进房间,接着闭上眼睛感受起来。随着脑海中的画面不断地清晰,我看到一个身披少数民族红嫁衣的女孩正坐在梳妆台前,用木梳子一遍又一遍的梳着头发。

    透过镜子我能够清楚地看到她的那张脸,甚至脖子上的经脉都清晰可见,只是我看不透她的心。

    就像彭宇之前说的那样,佳佳纯粹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在机械性的重复手上的动作……

    她这状态很符合鬼迷心窍的特征,而房间内又不存在阴气,我觉得八成是她丢了魂儿,就搓了搓手指然后用发热的手指在两眼之间用力一摁。

    手指刚拿开,两眼就开始发涩,继而变得轻盈!

    原来我一直依靠牛眼泪来开启天眼,有时候出去接手生意忘了带上牛眼泪还容易耽误事,前段时间无意中把搓热的手放在天宫位上,竟阴差阳错的开了天眼。

    从那以后我总算摆脱了牛眼泪,有了一套迅速开启天眼的方法。尹新月得知这个秘密后还想着也开开天眼玩一玩,不过她压根没有修为,把天宫位的皮肤揉的通红都没效果……

    随着天眼被开启,我脑海中的画面变得模糊起来,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而这轮廓上面闪烁着三团火苗。

    这说明佳佳的魂魄没有全部丢掉,只是变弱了一些,有可能是走路时冲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我松了口气准备试着帮她招招魂。

    就在我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在脑海中捕捉到了一丝异常,佳佳的眼神里居然充满了渴望。

    表面平静,内心火热!

    她到底在渴望哪个男人?她又在故意掩盖着什么。

    我突然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还是决定先招魂。

    彭宇见我睁开眼睛,迅速的用胳膊比划起来,我指了指屋外而后率先走了出去。

    直到离开她家的院子我才停下来,彭宇急切的追上来问道:“怎么样?”

    “不太好说,你去找几件佳佳出事之前最喜欢的东西来。”我边说边观察起四周的环境。

    彭宇听完二话没说就返回家中。

    由于佳佳戒备心很强,我只能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招魂,而在户外招魂又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容易受风水、空气甚至地磁场的影响,如果点背的话还可能招来其它阴灵。

    我自然不怕它们,但佳佳丢失的那点魂魄太弱,稍有不慎就会散掉!

    找了半天才发现附近有一处破旧的土房,那里相对偏僻又没有太多的阴气,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时彭宇气喘吁吁的走过来,手里捧着一串脏兮兮的勋章说道:“这就是她最喜欢的东西,我在部队当兵时获得的奖章!”

    “嗯?”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拿个奖章为什么要用这么长的时间。

    彭宇似乎看出我的心思,满脸尴尬的补了一句:“出事以后她把所有与我有关的东西都丢进了垃圾堆,包括这些奖章……”

    “额,会好的。”

    我突然有点同情他了,打了个马虎眼就把奖章接在手上,然后走到土房子里摆下香烛开始招魂。

    “冯佳归来!”

    “冯佳归来,各路好汉请放行,莫要坏了良缘……”

    我一边像魔怔似得念叨着,一边把奖章挥舞的哗哗作响。

    可是直到香烛全部烧完,我的嗓子已经念的沙哑,佳佳那丝残魂都没曾出现。

    倒是招来了很多飘忽不定的魂魄,最后它们通通被小尾玉吃到了肚子里。

    自从入这行以来,我招魂的次数多的连自己都数不过来,却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心里十分不舒服。

    “嘻嘻嘻哈哈,大笨蛋,还想着招魂。”

    正当我有些发愣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一连串尖锐的声音,像是老太婆,又像是婴儿在哭。

    我反射性地颤抖了一下,继而从地上跃起朝声源看过去,赫然发现墙上多出来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太太。

    她脑袋蒙着白布,长满沟壑的脸上充满了诡异的笑容,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睛与她疯癫癫的声音及其不符。

    “你是什么人?”

    我冷冷的问道,直觉告诉我眼前这人不简单。老太太跟我对视了一秒,接着又变回疯癫癫的样子,嗖地从墙上跳下来迅速朝远处跑去。

    “你快回去保护大家。”

    我担心这人是来捣鬼的,扭头冲彭宇叮嘱一句后,便慌忙的追了上去。

    没想到她一个半截子入土的老太太跑起来比兔子还快,我用尽全力才勉强没有跟丢,不过她好像是故意将我引出来似得,到了村口就停了下来。

    “说说吧,你什么来头。”我看着已经停下的老太太,喘着粗气问了一句。

    她盯着我好一会才缓缓开口:“冯家丫头是落洞了,谁来帮忙也白搭,我劝你还是别插手此事,免得惹怒邪神,赔上自家性命!”

    她的声音很慢,慢到每一个字都仿佛在颤抖,我忍不住后背一阵发凉,搓了搓手掌才开始消化她的话。

    当我脑海闪过‘落洞’这个词以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最初接触到这个词,是沈从文先生文章里提到过的湘西三大邪:赶尸、放蛊、落花洞女。

    湘西人信奉神明,普遍认为万事万物皆有灵,因为当地山洞颇多,洞神就成为当地流传最广的一种神灵。

    相传如果有年轻貌美的未婚女子经过某处山洞被洞神看上的话,她回去就会变得不食人间烟火,每天把自己打扮成新娘子的模样,等待洞神前来娶亲,从此不再对凡尘抱有感情,直至生命终结。

    而现代的心理学家则表示这只是以讹传讹,落花洞女其实都是一些因为感情不顺而产生精神分裂的女子。

    记得当时爷爷还在,我问他落花洞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爷爷告诉我,没有任何传说一定就是真的,也没有任何传说一定就是假的。

    最后他还开玩笑,让我以后有机会去湘西调查下,没想到一语成箴,我现在真的遇到了落花洞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