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五四章 影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五四章 影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老爷子说完之后,点上一支烟斗,我问道:“那第二件神甲后来派上用场了吗?”

    “没有。”老爷子笑了:“也许是天意弄人,神甲锻造出来的时候,霍去病已经率领大军直捣休屠王的部落,把休屠王也斩了。结果这些派出去造甲的士兵成了丧家之犬,很快被霍家军俘虏,第二件神甲反而落入了霍去病手中……”

    李麻子说道:“厉害啊,两件神甲都归霍去病了,就跟‘卧龙凤雏得一可以得天下’似的,岂不是以后想输都难了?”

    “你想错了。”老爷子说道:“霍去病从俘虏那里得知神甲是孤涂氏的血肉锻造出来的之后,便以它为孤涂氏立了一座坟,不封不树,以防止被人盗掘。”

    我问道:“那后来你们是怎么得到的?”

    “这说来话长,霍去病死后,霍氏子孙开始被一股奇怪的力量诅咒,男丁大多活不过三十岁,后来我们就分家了,这分家也是为了苟全性命……”老爷子解释道。

    我点点头:“这些一清道长已经对我们说了。”

    老爷子问一清道长:“大侄子,影族的事情你也告诉这位……商人先生了吗?”

    “影族?”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

    老爷子指指苟明义和全明义:“你知道这两个孩子为什么名字一样吗?”

    我当即摇头。

    “我们分家的用意,是让两家相互作对方的影族,以苟全性命,两家族谱上的名字都是一模一样的,比如你们苟家有一个苟老三,我们全家就有另一个全老三。”

    这种事情我还是头一次听说,立即来了兴致。

    老爷子继续说道:“我们不知道那诅咒是从那里来的,便用这种办法把霍家血脉一分为二,再分别搬迁到南北两地,这样诅咒只会找到其中一家,至少另一家可以苟全!”

    一清道长叹息道:“霍家祖先真是良苦用心,难怪苟家现在穷途末路,全家现在人丁却如此兴旺。”我听他的话里,隐隐有几分作为牺牲者的不甘。

    我心想,霍家祖先脑洞也真够大的,竟然能想出这种办法,不过影族这法子真的管用吗?

    我说道:“影族只不过一种避祸的手段,我觉得并没有起到真正的作用,害了苟家的是那副百战将军甲。”

    老爷子抽了口烟:“有没有用我不清楚,祖宗订好规矩,我们只是照着做。对了,关于铠甲的事情,全家某一代先祖是一位行脚商人,有一次他在大漠中迷路,然后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了白狼公主。他按照梦中的指引找到了那座坟,把这副白狼铠甲挖回来,之后就一直供奉在全家的祠堂里。”

    老爷子在烧得很旺的火盆上磕磕烟灰,说道:“那你们来这里又是做什么的?”

    我们相互看了一眼,我说道:“老爷子,你也看见了,苟明义现在被这阴物缠上了,很有可能性命不保,我们想借白狼铠甲一用,救苟明义一命!”

    老爷子哈哈大笑:“借?怎么个借法?”

    我说想利用白狼铠甲克制百战将军甲,趁百战将军甲被削弱的时候把它取下来,这是我的设想,但是有把握,借鬼杀鬼的作法我以前也亲自实践过。

    老爷子冷哼一声:“不行!白狼铠甲是我全家的宝物,里面有白狼公主的骨血,你见过把祖先的尸骨借给外人的吗?更何况你们几个来历不明,把它骗走了我找谁要去?”

    “老爷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你们两家还是亲人。”我说道。

    一清道长也求道:“全叔,苟、全两姓本是一家,血浓于水,霍家先祖若在天有灵,肯定也不希望看见这一支香火就此断绝。”

    老爷子冷笑道:“当初分家的时候,就注定有一族要死光,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你们苟家倒霉摊上这样的事情,不能怨我们,我们全家没义务帮你们。”

    李麻子听不下去了:“你这老头真是顽固又自私,我们这几个没有瓜葛的人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你这个自家人却见死不救,妈的,这就是人性的对比。”

    老爷子冷哼一声:“你们不说自己是什么商人吗?拔刀相助,我看你们是另有所图。”

    尹新月解释道:“老爷子,我们真的是来帮明义的,你如果不肯相信我们,完全可以派人监督。”

    “不必了,我作为族长要维持整个家族的兴旺,现在全家过得好好的,干嘛要淌这个浑水。”

    老爷子来一个驳一个,大有舌战群儒的风采,我心里恨得牙痒痒,心想跟这种顽固老头讲不通道理,干脆用点手段吧!

    这时,窗户哗啦一声被风吹开了,一股狂风灌进屋子里,把碳火盆吹得忽明忽暗,所有人都被吹得睁不开眼,当我们再次睁开眼时,发现房门大开,苟明义正往外走。

    “糟糕!”我大叫一声:“快拦住他。”

    全明义最先站起来,冲过去抓住苟明义的肩膀:“小弟弟,你干嘛去?”

    苟明义不由分说地一挥胳膊,竟然把全明义打飞了,重重摔在屋子的台阶上,他爸爸赶紧过去扶他起来。

    我们赶紧来到屋外,看见苟明义加快速度,朝林子里面奔跑,不及多想,马上就追了过去。

    这时有人远远地跑来,边跑边喊:“族长,族长,不好了,祠堂的门打开了,里面供奉的神甲不见了。”

    老爷子气得大喊:“肯定是那几个外地人干的,拦住他们!”

    我们根本不理会,眼看着就要跑出村子去了,我心想你能追上我们吗?没想到这时村里的广播突然响了,里面传来全明义爸爸的声音。

    “拦住那几个外地人,他们偷了祠堂里的宝物。”

    我这才想起来,全明义爸爸是村支书,滥用职权啊卧槽。

    村支书一声吼,马上家家户户的门都开了,一帮小伙子抄着家伙要来揍我们,尹新月吓得捂住耳朵,李麻子拉住我说道:“张家小哥,你快想想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对付活人我是一点辙没有,t恤男不动声色地掏出几个封鬼袋,打算放几个厉鬼对付村民。

    我叫他先别用这招,对一清道长说道:“老道,你来搞定吧!”

    “既然他们不仁,那我也不义了!”一清道长一咬牙,念起咒语,施展起迷魂障。

    朝我们冲过来的村民突然改变方向,朝村子中央的一棵大槐树跑去,对着大槐树抡开了锄头镐头就打了起来,把树皮都凿得稀烂。

    这一幕看得我心有余悸,敢情他们是要动真格的,在这穷乡僻壤估计被杀了都没人知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