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五二章 山沟沟里的小村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五二章 山沟沟里的小村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回到宾馆,刚到走廊就听见苟明义在屋里又吵又闹,还有一清道长安慰他的声音。

    进屋一看,t恤男、李麻子、尹新月都在,屋子四周还有窗户上贴了好多符,上面墨迹未干,显然是新画的。

    我问怎么了,t恤男说道:“我布了个阵把这个屋子的阴气和外界隔绝开了。”

    苟明义吵闹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个音调:“我不要那个小白脸给我屋子里贴这些纸,全部撕掉,全部撕掉!”

    一清道长实在哄不住,说要不撕掉几张?t恤男说绝对不行。

    最后李麻子想了一个高招,打开电脑,让苟明义在网上玩扑克,苟明义连赢了三四把,赢了好多欢乐豆,亢奋得不得了,总算消停下来。

    百战将军甲当然不可能远距离影响网络上的人,他为什么有一直赢呢?原来李麻子跑回自己屋登上qq游戏平台,在陪他玩。

    看苟明义终于安静下来,大家就回去休息了,只是苦了李麻子,陪苟明义玩了一晚上扑克,光兑换欢乐豆就充了几千块钱。

    这一夜总算平安无事地过去了,隔日一早,我去找李麻子,他守在电脑前面,眼圈黑黑的,烟灰缸里积了许多烟头,抱怨道:“妈的,连输一晚上真是郁闷,有几把牌好几个炸弹都得拆开用,这小子牌品太差了,赢了我几百局,一直在发埋汰人的表情,他怎么就玩不腻呢?我困死了。”说着,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你休息一会吧,我来替你!”我说道。

    李麻子躺下之后,很快睡着了,我接手陪苟明义玩,一直玩到八点,苟明义终于困得不行下线睡觉去了,我长松口气。

    我简单吃了点早饭,然后和尹新月、t恤男出门,买了几件御寒的厚衣服,之后去置办了一些东西,等到了乡下想买这些东西就困难了。

    我又去了趟汽车站,打听全家村在哪?

    兰州附近果然有一个叫全家村的地方,只是去那里可麻烦了,先要坐大巴到东岗镇,全家村位于一片深山里,可能要走很久,我买了几张当天下午的票。

    吃完午饭,下午就准备动身,这时苟明义还在睡觉,一清道长给他穿衣服,这小子睡得迷迷糊糊的,任凭道长摆布。

    尹新月问道:“道长,你侄子小时候是不是惯得很厉害?”

    “唉!”一清道长叹息一声:“明义是苟家唯一的根苗,是我弟弟托付给我的,我怎么能怠慢,所以从小我就一直拿他当儿子养。”

    “道长,你不是出家人吗?”我问道。

    “为了明义我才还了俗,替人看看风水做做法事挣钱,不然还能在道观里照顾他不成?”一清道长无奈道。

    我小声地说道:“媳妇,以后小凡大了可不能这么惯着。”

    尹新月笑道:“好好好。”

    之后我们到车站坐车,一路上苟明义各种不消停,一言难尽。

    这天兰州阳光很充足,阳光足,阳气就足,所以不必担心阴物作祟,下午四点我们到了东岗镇,想找一辆车去全家村,司机一听说要去山沟里都不乐意去,说那段盘山公路太难走了,经常出车祸,加钱也不干。

    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开始发愁,难道我们要在这个小镇过夜。

    这时李麻子兴冲冲地跑来,说找到一辆愿意去全家村的车。我们跟李麻子去了一个小饭庄,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叼着烟,问道:“几个人啊?”

    “六个。”李麻子说道。

    “行,不过我的车小,你们委屈点,价钱还是按我们之前说好的算。”

    说完司机就埋头玩手机,我问他怎么不走,他说等他先吃碗面。

    我叹口气,我们只好在旁边干等,半小时后,司机慢悠悠地吃完面,带我们来到一辆卡车前面,我大惊:“卡车啊?”

    “不想坐你们可以不坐嘛,我又没强迫你们。”司机说话语气十分欠揍,气得我直瞪眼。

    李麻子劝我:“张家小哥,忍一忍吧,出门在外的,这也是身不由己。”

    最后我们还是上了这辆车,我让尹新月坐驾驶座去,别跟我们在后面吹冷风,尹新月不愿意,提出让一清道长坐,他年龄最大。

    看我们相互谦让,司机不屑地说道:“你们这些城里人就是娇贵,吹吹风怎么了,又不会死。”

    “多久能到啊?”我问道。

    “很快的,两个小时吧,全家村我经常跑,路熟。”

    一清道长问道:“小伙子,你贵姓?”

    “姓全。”

    一清道长喜出望外,激动起来:“真是太巧了,我们是从澳门来的,就是来找全家人的。”

    司机一脸懵逼:“澳门?我们家世世代代都住在这山沟里,没有什么澳门亲戚啊!”

    待一清道长表明身份后,司机这才点点头:“我想起来了,爷爷说过,我们家祖上姓霍,后来分成两支,有一门远亲在广东。”

    “小伙子,你哪个字辈的?”一清道长问道。

    “明字辈,我叫全明义。”司机答道。

    尹新月惊讶道:“好巧啊,一个叫全明义,一个叫苟明义。”

    司机纳闷的问:“谁叫苟明义?”

    一清道长把正捧着手机打游戏的苟明义拉过来:“快!明义,这是你堂哥,喊堂哥。”

    “滚,别烦我。”苟明义头都不抬的玩着手机游戏。

    全明义笑笑:“小弟弟心情不太好?对了,你们大老远地来找我们,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一清道长说道:“这事说来话长,对了,你家里还有老人在吗?”

    “我爷爷还在世,今年八十多岁了。”全明义回道。

    既然是一家人,全明义也就不收我们车钱了,不过他这辆卡车之前好像拉过猪,一股猪骚味。这一路上山路颠簸,狂风呼啸,吹得我脑袋都疼,我们就把衣服拉起来裹着脑袋,在寒风中缩成一团,这趟旅程真是印象太深刻了。

    全家村位于一片山洼里,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灯。

    下车后,全明义说道:“这个村有一百多口人,基本上都姓全,还有好多人出去务工了。”

    一清道长大惊:“全家现在香火这么旺?”

    全明义也愣住了:“叔叔,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苟家香火不旺吗?”

    “实不相瞒,苟家发生了一些变故,现在只剩下明义这一个男丁了……”一清道长表情有些难堪。

    全明义的目光落在苟明义身上,一拍脑袋:“对了,小弟弟为什么一直穿着这件奇怪的铠甲?说起来,我们祠堂里面也有一件祖宗传下来的铠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