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四九章 白狼公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四九章 白狼公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狼公主?”我问爷爷:“我去哪里能找到她?”

    “这个……”爷爷摇了摇头:“白狼公主属于匈奴人,不归我管辖,地府里面规矩也是很森严的,所以我也不便透露。”

    卧槽,地府里面管理还挺严!

    我问道:“爷爷,那你认不认识管匈奴这一片的阴差?”

    “现在哪还有什么匈奴!早就分成好几个民族了,有的支系还在土耳其、巴基斯坦。”爷爷答道。

    “那我该怎么办?”我急道。

    “别发愁,乖孙子,你记住爷爷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去找霍家人帮忙……”爷爷的身形越来越淡,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了。

    “爷爷!等等,你说明白点?”

    我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原来刚刚是个梦,应该是爷爷托的梦。

    尹新月被我吵醒了,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做了个梦而已。

    躺下之后,我琢磨着爷爷的话,找霍家人?他是叫我找一清道长帮忙,想着想着我又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t恤男又不见了,我以为他又跟我玩失踪,和李麻子、尹新月下楼去吃酒店的自助早餐的时候,看见他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若有所思地吃着早饭,面前摆着绿豆粥、油条、素包子几样小吃。

    我们去取了些早餐,在他旁边坐下之后,我把昨晚爷爷托梦的事情说了一遍,t恤男说道:“耀阳兄叫你找一清道长?”

    “只能是这个意思了吧?我感觉那牛鼻子道士奸滑得很,肯定还隐瞒了什么事情,待会去医院再好好问问。”我说道。

    李麻子有点不太想去,可能是昨晚那一幕太恐怖,留下了心理阴影。我见尹新月也有点退缩,我说要是不想去就别勉强了,尹新月逞强地说到:“不行,我一定要跟你去。”

    t恤男从怀里拿出两张纸,上面写着一些字,他说这是他昨晚抄写的一部分《道德经》,有宁神清心的功效,可能多少抵挡一点百战将军甲的气场,让他俩带在身上。

    我感觉这趟澳门之行算是泡汤了,到哪哪出事,我看以后还是呆在武汉好了。

    吃完早饭,我们去了那家医院,路上我买了一袋早餐,不知道一清道长还俗之后吃不吃肉?所以全是素食。

    一清道长守了苟明义一整晚,有点犯困,坐在床边脑袋一点一点的。

    苟明义早就醒了,抱着手机在玩游戏,玩得龇牙咧嘴。t恤男说的果然没错,受这件阴物影响,他的性格变得极度争强好胜,连玩个游戏都能被激起好胜心!

    这小子虽然已经成年了,可现在的行为就像个小孩子似的,这应该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保护。

    我们不敢贸然进去,只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一清道长惊醒了,走到门外长长地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我说道:“道长,你守了一晚上,去睡一会吧,让护士来看着。”

    “不行,护士一来就吵,乱扔东西,非得我在不可。”一清道长答道。

    “你这个叔叔快成保姆了。”我笑道。

    我叫他先把早饭吃了,问他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一清道长皱眉到:“该说的我都说了。”

    “那你听说过白狼公主孤涂氏这个名字吗?”我问道。

    一清道长念叨了一会,摇头说不知道。

    完了,这下线索断了,难不成叫我去向苟明义打听?

    吃完早饭,一清道长准备继续陪苟明义,我叫他去休息一会,人我们来看着。一清道长拼命摇头说不行,绝对不行。

    一清道长六十多岁,我怕他身体熬不住,万一他累倒了,再出点什么事,谁能管得住苟明义。

    我执意坚持,一清道长苦笑道:“那你试试吧,小心他把尿壶扔你头上。”

    我鼓起勇气,从病房门口探出半个头,苟明义看见我马上叫起来:“滚出去!滚出去!”还把一个枕头扔过来,我赶紧退出来。

    “我说的没错吧。”一清道长有点幸灾乐祸。

    尹新月说道:“会不会是因为你昨晚打过他,所以他记仇?”

    “你说的有道理。”说完,我把目光转向李麻子。

    李麻子一脸惊慌:“不不,我不当这个看护,这小子发起飙来太恐怖了,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让弟妹去吧!她比较有亲和力,肯定能处得来。”

    尹新月打了个寒噤:“我不去!这男人有些变态嗜好!我嫌恶心。”

    我劝李麻子去,他死活不肯,最后被我硬推进去,李麻子哭诉着:“张家小哥,你别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李麻子一进病房,马上笑呵呵地说道:“小兄弟,在玩啥呢?”

    苟明义抗拒起来:“我不认识你,滚出去!”

    “我是你叔叔的朋友。”李麻子满脸堆笑道。

    苟明义问道长在哪里,李麻子骗他说道长一会就回来,然后问他在玩什么游戏,两人竟然就聊开了,李麻子到底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很会和人打交道,这点真是让人佩服。

    我叫一清道长去休息一会,他不肯,最后我想了一个折衷方案,让护士给开了一个空病床,有事的话我马上喊他,一清道长这才去休息。

    我们在医院呆着也没什么意义,就出去溜达了一会,中午找了家牛排店吃午饭,顺便用手机上上网,查查这个白狼公主,但一无所获。

    下午一清道长休息够了,去换李麻子,李麻子跟我抱怨这一上午提心吊胆的,给苟明义的手机里下了好多游戏,不过他玩游戏的样子十分吓人,好像要杀人似的。

    我们不敢离开医院太远,下午就在附近逛逛,散散心,路上我看见一家照相馆,写着“全家福特惠大酬宾”,突然灵光一现。

    “哎呀,我怎么这么蠢,爷爷的意思是叫我们找全家人!”我说道。

    “找全家人?”李麻子朝那个照相馆看了一眼:“来照全家福?”

    “老公的意思是,霍家分成两脉,一支姓苟,一支姓全,姓全的这家人应该知道白狼公主的下落。”尹新月解释道。

    “媳妇,还是你领悟力好。”我翘起了大拇指。

    李麻子说道:“苟、全两家一南一北,莫非这全家人搬到韩国去了?”

    “韩国?”我纳闷道。

    “我就没听过有这种姓,也就韩国有个全智贤,会不会是霍去病的后代?”李麻子猜测道。

    我鄙视地说道:“没文化,《百家姓》里面就有‘全郗班仰’,全姓在中国是有的,走,我们去找一清道长。”

    我们匆匆赶回医院,看见一清道长站在走廊上,神色慌张,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你们来的正好!”一清道长急道:“明义不见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