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四七章 霍家的诅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四七章 霍家的诅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苟明义晕了过去,那股强悍的杀气渐渐收敛起来,一直在旁边观望的尹新月和李麻子走过来,我看见尹新月脸上有两道泪痕,显然是被吓坏了,于是抱着她轻轻拍着后背安慰了几句。

    李麻子自然也是面色苍白,我问他要不要也来一下,他连连摆手道:“不不,我没那个嗜好,你俩抱吧!”

    t恤男掏出一张纸巾洁癖的擦了擦剑,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苟明义,低声说道:“九麟,不趁现在杀了他,恐怕就没机会了……”

    “这怎么能行?”我惊讶地说,刚刚混战的时候我没听错,他确实叫我杀了苟明义。

    “这件阴物一旦穿上就会被源源不断地吸走精气,让主人变得凶残异常,迟早会死,但是脱下来也一样是死,二十年前我就是因为一念之仁,才有了今天这场劫难!”t恤男说道。

    一清道长突然走过来,情绪十分激动,质问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欠了苟家十三条人命,现在又想害死明义吗?”

    我赶紧劝住他道:“你侄子现在伤成这样,什么话都别说了,赶紧送医院吧。”

    一清道长接受了我的意见,我们去路边找辆车把苟明义送到最近的一家医院,就是一路上都要忍受司机异样的眼神。到了医院,我特别叮嘱医生不要脱掉苟明义这件铠甲,医生用看神经病似的眼神看我们。

    苟明义虽然浑身是伤,但都伤得不重,主要是昨晚被t恤男砍的那一剑发炎感染了,加上一天没吃东西身体极度虚弱,医生给他挂上葡萄糖,又往里面注射了一针消炎药,推进一间监护病房里暂时观察着。

    我让一清道长也顺便去把被咬伤的手消个毒,包扎一下。

    我们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等着,我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问尹新月困不困,要不要先回去休息?她却一定要留下来陪我。

    过了一会儿,一清道长从病房里走出来,冷冷地对t恤男说道:“我们现在可以把话说清楚了吧,昨晚那一剑是你砍的吗?”

    “是!”t恤男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一清道长勃然大怒。

    t恤男一字一句的毫无感情:“我打算杀了他!”

    此言一出,一清道长、尹新月和李麻子都惊住了。

    一清道长当时就暴跳如雷,胡子直抖:“你这个狼心狗肺之辈,竟然做出这种事……”

    “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t恤男淡淡地说道:“昨晚我在赌场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出来之后,便一路追踪,后来找到那家夜总会,你侄子和三个男人吵了起来,被激起杀心,跑回去穿上铠甲,用杀气把三人震死了!我赶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于是和他斗了起来,那一剑就是我当时砍的,后来他跳窗逃跑了,逃出了我的追踪范围。”

    一清道长瞪着眼睛,一步步逼近,我怕他动手,站起来拦住他说道:“大家都是文明人,有话说话,不要动手。”

    “不要你管!”一清道长吼了我一嗓子,唾沫星子喷我一脸,要不是看他六十多岁我真想揍他。

    t恤男把在船坞对我说的话又说了一遍,一清道长冷笑道:“你只是在给自己的无能找借口,什么圈子里第一高手,不过是个招摇撞骗的幌子,二十年前我真是眼瞎了才找上你!”

    我正想站出来替t恤男说话,t恤男开口道:“其实二十年前我并没有跑。”

    “鬼才信你!”一清道长大吼。

    “当时场面失控,我怕伤及更多无辜,便把你弟弟引到山里,和他斗了起来,可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打成重伤,在山里躲了几天,下山之后你回黄泥观了,而我一直联系不上你。”t恤男淡淡的说道。

    “什么?”一清道长大惊,似乎有点不相信:“这只是你一面之词,我才不相信!”

    “随你信不信。”

    一清道长冷笑:“我就是不信!”

    这牛鼻子道士简直太顽固了,尹新月说道:“道长,我们认识初一很久了,我相信他不是那种人。”

    “你们都是一伙的,当然都替他说话!”一清道长怒极反笑。

    “简直无药可救,又固执又臭屁,难怪打光棍打到六十岁……”李麻子讥讽道。

    “你说什么,信不信我整死你!”一清道长捏了一个诀,似乎是要玩真的。

    “我会怕你?”说着,李麻子躲到我背后。

    我怕双方打起来,劝道:“行了行了,医院里面,注意点影响好不好?”

    一清道长哼了一声,愤愤地坐下,我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你之前干嘛不说苟明义是你侄子,你还有什么事情对我们隐瞒了吗?”

    “除了这个,没有了。”他摸了摸胡须说道。

    原先我以为苟明义是他的儿子,所以才这么关心,因为他是出家人,不得不隐瞒。但如果只是叔侄的话,这好像完全没有隐瞒的必要吧?

    我隐隐觉得,这背后还有什么内情,便说道:“道长,无论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眼下你是来求我们办事!如果你不说实情,那我们真的帮不了你。”

    一清道长低着头不吱声。

    “既然这样,那这件事我们真管不了,咱们走吧!”说完,我站起来装作要走。

    “等等!”一清道长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了:“好,我说,其实苟家原本姓霍。”

    “什么?难道……”我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对,我们苟家正是霍去病的子孙,苟家现在只剩下明义这一个男丁了,我当年答应过我兄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明义死的。”一清道长有些痛苦的说道。

    李麻子插了一句:“不对啊,我记得历史书上说霍去病只有一个儿子,可是十一岁就夭折了,霍去病明明没有后代的。”

    “应该是私生子吧。”我说道。

    “你说的没错,霍去病十七岁随叔叔卫青去西域征战,把自己最宝贵的年华全部挥撒在沙场上,他在西域曾结识了一位女子,并生了一个名叫霍涂的儿子。讨伐匈奴的大将却与西域女子相爱并生下一个孩子,这件事在大汉天子看来是一桩丑闻,因此这件事没有被任何一本史书记载!”

    一听到‘西域女子’这个词,我莫名想起刚刚现身的那个阴灵。

    一清道长继续说:“不知是霍去病杀业太重,还是他太过杰出,耗尽了祖脉的精气,我们霍家就像受了无形的诅咒,男丁经常夭折,就算活下来,也很少能够活到三十岁……”

    “我的祖先想了许多办法化解这无形的诅咒,到了宋朝之后,我们把姓改成了苟、全两姓,取‘苟全性命’之意,并且离开祖先世代居住的地方,分别搬到一南一北去居住,还有就是让每一代的长子去出家,希望借助神佛的保佑让家族渡过灾厄,我就是家里的长子。”

    “这也太惨了吧!”李麻子说道:“早知子孙后代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当初霍去病还不如不去建功立业呢!”

    我用眼神示意他别乱说话,对一清道长说道:“您老能活到六十岁,是不是这诅咒已经解除了?”

    一清道长叹息一声:“只能说很勉强,苟家人一直人丁不旺,香火难继,二十年前又发生了这桩事情,苟家就只剩下明义这一个男孩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