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四六章 烈火克金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四六章 烈火克金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时一道红色的身影闯进我的视野,从那婀娜的背影和一头飘逸的长发看,似乎是个女人。

    她手里不知道拿了一件什么武器,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只觉得造型奇特,像个呼啦圈,一下子将古代武士的长枪震开。

    两人电光火石地交手了几个回合,又各自分开!

    我仔细一看,这个不速之客同样披挂一身沉重的铠甲,胸口铸成狼头的样子,护肩也被弄成了狼头的样子,她肩上披着一领红披风,披风下摆破破烂烂的。

    她有一张野性而美丽的脸,两眼没有瞳孔,看她的脸部特征和身上装束应该是个古人,但又不像中原人,而且手上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圆月弯刀。

    救我一命的西域女侠将弯刀收在胸前,摆了一个应战的架势,身后的披风在海风里翻飞,帅得不行。

    古代武士,好像受到挑衅,挺起长枪,也拉开一个架势!

    我朝t恤男看去,他拄着剑半跪在地上,好像受了内伤,这西域女侠显然不是他召唤出来的。

    再看一清道长,他的眼神跟我一样震惊,显然也不是他做的……

    我心里就纳闷了,难不成是百战将军甲的阴气太盛,唤醒了当地沉睡的英魂?可据我所知,澳门从古至今也没出过什么女将,更何况看对方的样子还是个西域女子。

    古代武士冲过来,带着一股骇人的杀气与西域女侠厮杀起来,兵刃相交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长枪虽然占着距离上的优势,但圆月弯刀造型特异,防不胜防,特别凶险。

    两个人你来我往,场面比武侠片还要好看,让我们三人看得都要呆了!

    这时李麻子回来了,一手提着一个塑料袋,一手拎着一只大公鸡,看见两个猛鬼在那里厮杀,呆在原地,惊道:“张家小哥,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我接过袋子检查一下,东西都弄齐了,我心想这是一个好机会,赶紧把阵给布上,待会想办法把古代武士引过来降伏。

    我叫李麻子过来帮忙,可他被那股可怕杀气震慑住了,不敢再往迈一步,于是我叫他过去替我照顾着尹新月。

    接着,我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着手准备,t恤男走过来说道:“九麟,你想布什么阵?”

    我以为他是要帮我,于是告诉他这个阵的原理,铠甲属金,我叫李麻子准备的焦碳、汽油都是引火的东西,火能克金,我打算用公鸡血和墨汁画这个阵的内圈,汽油和捣碎的焦碳画阵的外圈,必要的话还会把汽油点着,用火焰强行镇压铠甲,应该是十拿九稳的。

    谁知t恤男听完之后摇头:“没用的。”

    “为什么?”我问道。

    “我并不是说这个阵没用,二十年前在苟家庄,我的想法和你现在一样,当时确实把百战将军甲镇压下去了,可……”他摇了摇头:“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想不通,那次作法为什么会失败。”

    “后来弄明白了吗?”我问道。

    他淡淡地点头:“之后我再详说。”

    说着他抓起公鸡,一剑抹了鸡脖子,把血淋在那捆尼龙绳上,剩下的鸡血全部滴进墨汁瓶里,叫我拿着,待会见机行事往古代武士身上泼。

    双方依旧在厮杀,刀来枪往,根本连一盆水都泼不进去。

    t恤男也不闲着,用尼龙绳在地上布置起来,问我身上还有多少灵符?我说刚才全用光了,于是他从怀里掏出一些灵符,等距离地贴在尼龙绳上。

    这时一清道长出奇不意地冲过来,对t恤男吼道:“胆小懦弱的家伙,你还记得我吗?当年你害死我苟家十三口人,今天又想杀我的侄子!”

    一清道长脾气不好,我怕他又动手,拦在他俩之间,说道:“有什么事待会再说,你侄子现在六亲不认,我们赶紧想个办法制服他。”

    一清道长狠狠地瞪了t恤男一眼,暂时咽下了这口气。

    我觉得二十年前的事情应该有什么隐情,我认识的t恤男绝对不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

    抬头一看,西域女侠的身体开始闪烁,似乎已经支撑不住了,而古代武士的气势却越来越旺,招招进逼西域女侠。

    t恤男说道:“这只阴灵虽然同样强大,却是无根之水,恐怕支持不了太久。”

    我明白过来,承载西域女侠的阴物不在这里,而古代武士有铠甲源源不断地提供阴气,加上从苟明义身上吸收精气,自然很强势。

    t恤男教给我几句咒语,说他待会把古代武士引过来的时候,赶紧念这些咒语,说完,他就拨剑上前助阵。

    我把泼墨的任务交给一清道长,紧张地等待着。

    三人厮杀起来,t恤男本想帮西域女侠一把,可是西域女侠却反手给他一刀。t恤男反应很快地跳开了,看得我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我心想这女侠是非不分啊!

    看来这西域女侠并不是来帮我们的,只是仇恨古代武士,难不成是两件彼此不对付的阴物?

    终于,西域女侠消失不见了,古代武士朝她消失的地方乱刺几枪,似乎还没打过瘾。t恤男从后面给了他一剑,当然是刺在那件刀枪不入的铠甲上,擦出一道火花。

    古代武士暴怒起来,转身与t恤男交战,t恤男原本就是要引蛇入洞,一边打一边后退,很快将他引到了绳圈里面。

    “九麟,念咒!”t恤男大叫道。

    我立即念动咒语,地上的绳圈像蛇一样动了起来,突然跳起来捆住古代武士的双脚。他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那些绳子一圈一圈地捆上他的身体,沾了鸡血的绳子与他的身体接触,立即滋滋地冒起烟来。

    我叫一清道长赶紧泼墨,一清道长把整瓶墨汁泼撒出去,墨水泼在他身上立即开始挥发。

    古代武士不停扭动,这绳子似乎捆不住他,我见势不好,取出天狼鞭,冲过去在他身上又缠了几道。

    “我杀了你们,我杀了你们!”

    是苟明义的声音,古代武士又变回了苟明义,不停地挣扎,用额头撞地,撞得咚咚作响,我骑在他身上,一手抓着绳子一手使劲按着他的脑袋,不让他再撞了。

    苟明义拼了命地要把我甩开,绳子上的灵符开始冒出一股糊味,眼看绳子和天狼鞭眼看就要捆不住了,我心中一凉,努力了半天,难道又要白费了吗?

    这时t恤男走过来,将手中的剑倒转过来,朝苟明义的后胸勺狠狠砸了一下,苟明义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我长长松了口气,感觉自己累得快要脱力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