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四零章 铠甲妖奇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四零章 铠甲妖奇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今天没看新闻,尹新月说道:“您说的是不是昨晚友谊大马路发生的命案?”

    一清道长点了点头:“正是。”

    尹新月是早上刷微博的时候看到的,新闻上说昨晚友谊大马路死了三个人,死者全身无外伤,警方怀疑是吸毒过量致死,说得很轻描淡写。

    上午微博里就炸开了锅,有人透露,事情真相根本就不是这样,那三人一个是从内地来澳门玩的富商,另两人是他雇的保镖。有目击者说昨晚这三人气势汹汹地闯进一家夜总会,在一个包间里和一个客人发生争吵,后来突然没动静了。夜总会的人觉得很奇怪,推门一看三人倒在地上,已经没有呼吸,死状极其恐怖,瞪着眼睛,嘴张得很大,两手拼命向前伸,好像死前在拼命抗拒什么,以致于后来警察都无法将他们僵硬的手臂扳回来。

    法医后来解剖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三人心血管爆裂,体内的肾上腺含量异常高,他们死前处于极度恐惧的状态,也就是说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吓死的!

    “吓死的?”我惊讶地说道,想起昨晚在赌场目睹的那一幕:“这三人的死莫非和这件阴物有关?”

    一清道长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百战将军甲虽然霸气凌人,但还不至于伤人性命,我万没料到昨晚会发生这种事。我们再不及时阻止的话,恐怕二十年前的惨案又要发生了,现在就赶紧过去吧。”

    一清道长要走,我叫住他,这道士说话云山雾罩的,实在叫人不痛快。

    爷爷生前订下三不收的原则,虽然这些年我也没有好好遵守,可一上来就闹出人命的凶险之物我心里毕竟还是很抵触的,所以我对一清道长说,不把事情说明,我绝对不接这委托。

    一清道长叹息一声,悠悠诉说起来。

    二十年前他在广东黄泥观修行,时不时会下山做一些善事,一来修行中人慈悲为怀,二来挣点外快维持道观。

    当时黄泥观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发生了一件怪事,那个村庄有苟、乌两姓,相处不是太和睦,时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发生争斗,可以说是世仇!

    一次,一名叫做苟铁柱的男人上山挖笋的时候刨出一个铜箱,打开来里面竟然是一副汉代铠甲,村民思想落后,没有什么上交国家的观念,想着偷偷卖了一定能换不少钱。

    苟铁柱悄悄联系到一位下乡收货的古董商,乌家人不知从哪里听见风声,说那座山是两家共有的,挖出的古董理应归双方所有。于是两家就闹了起来,争执中苟铁柱突然抄刀砍伤三人,把众人吓坏了,乌家人立即报了警。

    事情闹大,亲人去苟铁柱家里,想劝他逃到山里躲一阵,然而进屋的瞬间,却突然有种后背发寒的感觉。

    但见苟铁柱坐在黑漆漆的屋子里,身上穿着那件古代战甲,手里抄着血淋淋的柴刀,两眼发出诡异的幽光,嘴上还露出古怪的笑容,似乎精神已经有点不太正常。

    在亲人的拼命劝说下,苟铁柱才逃进山里,警察来了之后搜遍大山一无所获,眼看着天黑了,只好收队回去。临走时交代苟家人,如果看见苟铁柱立即通知他们,苟家人嘴上答应,但大家都沾亲带故的,谁会出卖自家人?

    乌家人看苟家人如此护短,心里憋着一口恶气难出,第二天就抄着家伙来苟家人居住的地方闹事,逼迫他们交出凶手。两方照旧先问候一遍家人和祖宗,然后就打了起来。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暴喝,突然一个黑影杀进人堆里,把乌家人一个接一个放翻,惨叫声起此彼伏,那场面就像一员大将陷阵杀敌,当时就把所有人震住了。

    定晴一看,来的正是苟铁柱,他披着铠甲,手里抄着一把镐头,身上隐隐约约缠绕着一股黑气,两眼像饿狼一样冒着可怕的红光。有人事后回忆说就跟看见了恶鬼一样,乌家人哪里还敢吭一声?灰溜溜地抬上伤员就回去了。

    苟铁柱被亲戚送回家后,脾气变得狂暴异常,动不动就打人。有人劝他把这身铠甲脱下来,却被他一脚踢骨折,力气大得吓人!

    就连家里的狗都察觉到不对劲,冲他吠个不停,那条狗连续吠了两晚突然不叫了,有人跑来一看,只见苟铁柱蹲在院子里正在生吞一条死狗,吃得满嘴是血,之前亲戚怕他惹事,把他家里所有的刀都收走了,他竟然是用手活活把这条狗给撕掉的……

    苟家人害怕得不得了,把他锁在家里,门上拴了一条沉重的铁链,连窗户都封死了。

    每天夜里,村里人都能听见苟铁柱在拼命敲窗砸门,发出一阵阵可怕的吼声,让人心惊肉跳!

    这事变得越来越不对劲,苟家人于是请来一清道长,一清道长和苟铁柱接触了几次,觉得这应该是阴物作祟,这不是他的能力范围,必须请一位业内高人方能降伏。

    当时国内能找到的最好的阴物商人便是我爷爷,可是他老人家远在武汉,加上年龄大了不肯往外跑,我爷爷便在电话里向一清道长推荐了香港迷途观的一位高人,称与自己的手段不相上下,这人就是t恤男。

    t恤男来了之后,很快判断出这件战甲正是霍去病的百战将军甲,和一清道长联手布法阵将其降伏,在两人的力量之下,百战将军甲渐渐被压制下去,苟铁柱也开始变得清醒。

    担忧了很久的亲戚们闻讯赶来,可是就在这时,苟铁柱突然激发出一股恐怖至极的杀气,强行突破法阵的束缚,两人使尽浑身解数根本不是对手,反而被他重伤。

    紧接着苟铁柱抄着砍刀连杀了十二个人,这里面包括他的老婆孩子!

    说到这里,一清道长叹息一声:“这个迷途观老道作法失败,害死了人,最后居然不负责任的溜掉了……”

    听完这段往事,我们都很震惊,t恤男竟然有这样的黑历史吗?

    我想起他昨晚说的是十三条人命,问道:“不是十三条人命吗?还有一条人命呢。”

    “就是苟铁柱自己,他杀了自己的亲人,精神崩溃,逃到了深山老林。半年后有人找到他的尸体,他全身枯僵,面目狰狞,哪里像死了半年的人,分明是一具死了多年的僵尸。”一清道长叹道。

    “那他穿在身上的铠甲呢?”我问道。

    “不见了!”一清道长说道:“被人发现的时候这副铠甲就不见了,结果二十年后,它又出现在澳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