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三六章 阴物现形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三六章 阴物现形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t恤男突然一言不发地推门出去,黄老板问我:“张先生,初一道长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不好把刚刚看见的东西告诉他,便说先去现场看看。于是和尹新月、李麻子出了门,我们来到那张赌桌前,我看见t恤男站在那里,神情特别冷峻。

    我问他有没有看出什么?t恤男一言不发。

    赌桌上,棒球帽面前已经堆积了一大堆筹码,他始终低着头,看不清楚长相,只能看见他脸上有一副浓密的络腮胡子。

    这时又开了一局,荷官用戴着白手套的手灵活地洗牌切牌,给每位赌客分发手牌,赌客们相继下注。起初几个回合风平浪静,到了第三轮,相继有人觉得手牌不好,选择放弃,赌桌上于是只剩下包括棒球帽在内的三名赌客。

    我渐渐感觉棒球帽身上散发出一股奇怪的气息,我竟然不由自主地开始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赶紧默念几遍《道德经》稳住心神。

    除我以外,赌桌周围的围观者似乎也都受到了这种气息的影响,有的人反复擦汗,有的用手指拉开领带,大口喘息,也有人忍受不了而选择离开!

    似乎随着赌局进入白热化,这里的空气也开始变得压抑、燥热,令人坐立不安。

    另外两名赌客受到的影响似乎最大些,这两名赌客一胖一瘦,胖赌客的后背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瘦赌客看上去要镇定些,虽然他也出了不少冷汗,从这场赌博开始,他就在一根接一根地抽雪茄,我注意到烟灰缸周围掉了不少烟灰,因为他的手一直在控制不住地颤抖。就连站在一旁的荷官也受到了这股气息的影响,不时拉一拉手套,整理一下领结,显得特别焦躁,只有那个棒球帽全程镇定自若,放在桌上的右手轻轻敲打着桌面,嘴角微带一缕笑意。

    之前t恤男说棒球帽身上有一股强烈的杀气,此刻我才真切的感受到杀气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

    有人说是人的第六感,也有人说是一种生物电波,相比之下,我更相信另一种说法,一个人心怀杀意的时候,身上会无形中散发出一股令人憎恶的气味,但这种气味只有敏感的人或者动物才能感觉到,据说屠夫背后藏着一把刀接近一头待宰的牛时,牛会用四蹄跪下来流眼泪,这大概就是杀气的本质。

    可是,杀气归根结底是种微妙的感觉,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气怎么会如此凶悍?以致于周围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本能的恐惧,我想即便是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也不太可能办到。

    除了杀气之外,我并未感觉到阴气的存在,于是低声问t恤男:“初一,你觉得是阴物作祟吗?”

    他轻轻摇头答道:“不知道。”

    尹新月用手指轻轻碰了碰我,说道:“老公,我怎么感觉胸口这么憋闷?”

    我回头一看,发现尹新月脸色苍白,李麻子的脸色也很难看,我叫他俩先去酒水区坐坐,喝杯饮料,我和t恤男待会就过来,尹新月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两人走后,荷官问道:“继续下注吗?”

    棒球帽把一言不发地将一堆筹码推到桌子中央。

    胖赌客突然站了起来,很响的带倒身后的椅子,用一种恐慌的声音说道:“我不玩了!我不玩了!”然后领回一半筹码,像逃命似地挤开人堆跑掉了。

    瘦赌客长得有点像央视主持人李咏,长长的脸,梳着大背头,穿一身考究的紫色西装,打着领结,手上戴了三四枚戒指,从他翻牌的架势看是个经常出没赌场的老手。

    此刻那张长脸上布满汗水,他一手夹着燃到一半的雪茄,另一只手不停用手帕擦汗。荷官耐心地等待了一会,礼貌地再次询问一遍:“先生,继续下注吗?”

    瘦赌客猛的一拍桌子,震得烟灰缸跳了起来,指着对面的棒球帽叫嚣道:“这副牌里绝对不可能有第二副同花顺,所以你绝对不可能赢我。”

    他狠狠地嘬了口烟,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将半数的筹码推过去,恶狠狠地说道:“你想死,我奉陪!”

    棒球帽冷笑一声,丝毫不理会他的挑衅,这场豪赌引来不少人驻足围观。

    双方各自开出一张牌,从双方已经亮出的牌来看,棒球帽根本没有赢面。

    “请各位下注。”荷官说道。

    “梭哈!”棒球帽哗啦一声,将剩下的筹码哗啦一声全部推了出去,人群中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叹,有人小声地说他简直在找死。

    此时他身上散发的杀气,已经强烈到连《道德经》都快抵挡不住!

    我甚至恍惚间产生一种错觉,在这张赌桌上嗅到一股强烈的血腥气,听见刺耳的刀兵声和喊杀声,然后意识又被拉回现实,看见棒球帽稳如泰山地坐着,神色淡定如初,好像一位运筹帷幄的大将。

    相比之下,瘦赌客却面色苍白、满头大汗,双手抖得连筹码都拿不稳。

    当荷官询问是否下注的时候,瘦赌客使劲擦了擦汗,准备跟注。

    就在这时,棒球帽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威风凛凛的古代武士,穿着一副沾满鲜血、锈迹斑斑的铠甲,身后披着一领残破的红披风,手里握着一杆镔铁长枪,它突然将手里的长枪越过赌桌,向瘦赌客的胸口笔直地刺过去。

    这一幕让我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把手伸向怀中的天狼鞭。

    这一枪并没有真正刺中瘦赌客,瘦赌客当然也是看不见古代武士的,只是在枪尖碰到他身体的瞬间,突然像见了鬼似地站起来大喊:“我投降,饶命,饶命!”

    满桌人都向他投去惊讶的目光,瘦赌客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见他汗如雨下,身体抖如筛糠,裤子中央一片湿漉漉的,有黄色的液体不断滴落,散发出一股臭哄哄的气味。

    把赌桌上把对手吓尿了,就是发哥演的《赌神》也不可能有这么强悍的气势吧!

    我无比确信,这男人身上藏有一件非同一般的阴物!

    古代武士只出现了一瞬间便消失了,棒球帽冷笑着将赢来的筹码收进怀里,装进一个赌场准备的纸袋子里,随手赏了荷官一枚筹码作小费,然后起身离开。

    男人一走,赌桌周围的空气顿时变得轻松,好像一块压在身上的大石被搬走了似的,不少人长长地松了口气。

    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我接触阴物这么久,大杀器没少经手,但自带如此强烈、纯粹、直接的杀气的阴物却几乎没遇见过,竟然可以直接凭持有者的意志震慑对手,我太想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了!

    “走,我们跟上他!”

    我正要走,突然被t恤男一把抓住胳膊,他的脸色异常严肃。

    “不!这东西十分反常,我觉得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我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t恤男在我心目中一直是这一行里毋庸置疑的高手,怎么连他都认怂了?

    我很不甘心,简直是抓心挠肺似的难受,这种心情就像习武之人看见一本失传秘籍却又不能去翻,可既然t恤男都劝我不要插手,那就算了吧。

    我们回去见了一下黄老板,告诉他这件事情我们不打算插手,黄老板很失望,再三恳求,t恤男淡淡地说道:“你大可放心,那个人来不了几次的。”

    我心想,莫非t恤男知道什么内情?

    出门的时候我向他问起,他只是摇头,相处这么久我很了解他,不愿意说的事情谁也不能逼他开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