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二九章 T恤男出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九章 T恤男出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麻子这么一提醒,我也发现了,死的统统是公鸡,包括冠子还没长出来的几只小公鸡,我提起一只看了看,发现伤口略微发黑。

    尾玉嗅了嗅,说道:“一股尸臭味,大概割喉的刀子上涂了尸油。”

    “这谁干的啊?”李麻子说道:“这人是不是属蜈蚣的,怎么这么恨公鸡?”

    “不,这个人杀公鸡,是不想让我用到鸡血!我估计肯定有人在背后捣鬼……”

    我突然间愣住了,因为院子里被阮孚附身的李珂不见了,地上的阮囊也不见了,院门大敞着!

    我冲过去一看,我画的大阵被彻底破坏,地上还印着一个小孩的手印,正因为如此,阮孚才得以逃脱。

    “糟糕,快追!”

    我叫尾玉留下来守着李万利,以免再发生什么三长两短,和李麻子、尹新月追了出去。

    外面黑漆漆的,远远的一个影子在前面玩命地跑,追赶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路旁的草丛里伸出来扯了一下我的脚,我摔在地上,摔得眼冒金星,手掌也磨破了一块皮。

    “老公,你没事吧?”

    见我摔倒,尹新月连忙停下来扶我起来,搀扶的过程中突然惊讶地说道:“你的肩膀上有个小手印!”

    这肯定是刚才那个小鬼留下的,我站起来发现李麻子跑没影了,阮孚也不见了,心想李麻子也太积极了吧?我朝远方喊他的名字,可是没有回应,这时尹新月摩挲了一下肩膀说道:“老公,我怎么突然之间感觉这么冷?”

    我朝四周一看,黑暗中有些诡异的人影在晃动,那股强烈的阴气使得周围的气温都开始下降了。

    尹新月吓得抱住我的胳膊,我安慰她说有我在呢!我刚一回头,一个破衣烂衫的女人便从旁边的槐树上落了下来,脸色煞白,脖子上拴着一根麻绳,嘴里长长地吐出一截红舌头,她慢慢地睁开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睛,嘴角咧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呀!”尹新月尖叫一声,把我搂得更紧了。

    吊死鬼的出现把我吓出一身冷汗,我心想这里是渡假村,又不是荒山老坟地,怎么会凭空冒出来一群孤魂野鬼?

    我感觉此事蹊跷,刚才那阵怪风来得也很可疑,似乎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我伸手从怀里取出天狼鞭,默念咒语,一条白色的北斗天狼从鞭子里钻出来,把那个吊死鬼从树上扑下来,按在地上一顿撕咬,顿时杀得魂飞魄散,鬼血四溅。

    忽然,一双冷冰冰的手在我脚踝上抓了一把。

    我低头一看,地上钻出了十几双半透明的手,紧接着胳膊和身体也从土里冒了出来,那是一群全身腐烂的‘人’,有的家伙烂得都露出白森森的骨架来了。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阴魂快速包围过来,阴气大盛,北斗天狼被激起杀性,疯狂扑咬起来,这些孤魂野鬼根本不敌,很快被杀倒一大片。

    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我攥紧天狼鞭,正要挥舞,突然腹痛如刀绞,痛得我直不起腰来,冷汗大滴地滴落,耳朵里隐隐约约,有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在那里喃喃念咒。

    “老公,你怎么了?”尹新月见我神色异常,连忙问道。

    “不……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怎么突然疼开了,好像……”突然一阵抽痛让我说不出话来,我想说的是:好像有人对我下了降头、毒蛊之类的东西。

    我现在的状态根本舞不动天狼鞭,一双双鬼手朝我们乱抓过来,每抓一下就觉得身体猛得打个寒噤。这种灵体攻击承受太多也是会死的,我咬紧牙关念起《道德经》,挥动鞭子扫过去,几个阴魂嚎叫着变成轻烟消散了,但很快又被后面的鬼补上了,这简直就是进了鬼窝。

    这群鬼来袭的场面,完全不亚于在日本见过的百鬼夜行,我敢肯定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捣鬼,而且此人道行不浅!

    我以为自己就要完蛋了,这时一只纸鹤飘飘荡荡地飞过来,悬停在半天中,然后朝一个方向飞去,似乎是在为我们指路。我精神为之一振,对尹新月说道:“快走,跟着那只纸鹤走!”

    尹新月搀扶着我,跟上纸鹤,北斗天狼在周围不断扑杀撕咬,把胆敢接近我们的个别阴魂咬成碎片。不过它们是鬼,又是被人驱使的鬼,根本不知道惧怕,一味地向前冲。

    纸鹤所到之处都是鬼魂大军的薄弱环节所在,虽然四面八方是一片鬼哭狼嚎的凄绝场面,我们竟然有惊无险地在其中穿行。

    腹部的剧疼让我简直快要晕过去了,我担心走不出这鬼阵,从怀里掏出一把地藏王菩萨符,叫尹新月贴在身上,这样也能暂时抵挡一阵子。

    尹新月把符咒分别贴在我和她的身上,那些想要来抓我们的鬼手碰到符咒,像触电一样缩了回去,然而每碰一次,符咒的颜色就会变深一点,鬼手触碰我身体的次数太频率,很快贴在身上的几张符咒毫无征兆地化成了灰烬,失去了效力。

    “钟馗怒目,百邪退散!”

    一个熟悉的声音猛然夜空中回响,刹时间如同排山倒海,我身后的群鬼被一股无形的斥力向后推开,场面真叫一个壮观。只见t恤男右手提着八方汉剑,左手捏着剑诀,朝我走过来,冷冷地说道:“跟我走!”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带着我和尹新月离开这片险恶之地,一直走到一棵大树下面。我注意到大树周围的地上事先画好了一个法阵,t恤男将剑插在法阵的边缘,把我拉进阵里,说道:“九麟,躺下。”

    我肚子疼得说不出话来,顺从地躺在地上,这种剧痛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似的,实在太痛苦了,我疼得眼前都开始出现重影了。

    t恤男掏出几道符咒,拿在手里自动燃烧起来,很快在他手中烧成一把灰。他叫我张嘴,把纸灰全部揉到我嘴里,然后咬破拇指,在我嘴里滴了几滴温热的血。

    “咽下去!”他命令道。

    干巴巴的纸灰,还残留着余温,苦苦的,咽起来很难受。我使了半天劲才咽下去,感觉喉咙里像快要烧起来似的。

    t恤男盘腿坐下,默念起咒来,说来奇妙,我的肚子竟然不痛了。

    可是我还没高兴上一秒,肚子又痛了起来,而且耳朵里听见那个飘渺的声音在加快速度念咒!

    t恤男继续念咒,与那个幕后黑手暗中对抗,双方就像拉锯战一样,此消彼涨,搞的我的肚子一会儿痛一会不痛。但我能清晰地感受到有两股力量在我肚子里相互争斗,一股温暖如火,另一股寒冷如冰。

    尹新月忧心忡忡地在一旁看着,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只好不断拿着手帕替我擦拭脑门上的冷汗。

    我心想,这种疼痛都快赶上女人生孩子了,可能还要更剧烈性!

    这时,群鬼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被大阵和北斗天狼暂时抵挡在外面,但北斗天狼已经开始支撑不住,群鬼冲破大阵只是时间问题。

    我看见t恤男的额头沁出一层汗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开始担忧起来,想叫他们赶紧离开不用管我了,就在这时,t恤男厉喝一声:“破!”

    一股热辣辣的液体从我的胃里直冲进我的食管,我赶紧侧过身,牙关刚刚打开,一股温热的液体就像喷泉似地涌了出来。我吐出来的东西有晚上吃的一点饭,还有一大滩带血的胃酸,里面夹杂着一些古怪的黑线,好像蛔虫一样在地上蠕动,让我觉得非常恶心。

    呕吐之后,我的肚子竟然不疼了,尹新月把我扶起来,问我感觉怎么了。

    “不疼了,刚才真是去鬼门关走了一趟……”我说道。

    t恤男淡淡的拍拍手站起来:“你被人下了断肠咒。”

    “断肠咒?”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咒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