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二二章 阮囊羞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二章 阮囊羞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阮囊羞涩?”

    这成语我当然听说过,是形容一个人穷的口袋里只剩下一文钱了。

    阮囊羞涩出自于东晋时期的著名文学家阮孚,阮孚这个人虽然才高八斗,但平日里特别喜欢喝酒,为了喝酒他卖衣服卖房子,甚至把皇帝御赐的金貂都卖了,就是个正儿八经的古代月光族。

    据说阮孚经常随身携带一个小钱囊,囊中永远会留下一文钱,以此来安慰自己还没到倾家荡产的地步,这个成语就是这么来的。

    听我说完,黄老板夸奖道:“张先生果然博古通今,佩服佩服。”

    我客气地笑笑,我就是吃这碗饭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历史典故。

    阮丹说道:“实不相瞒,我们丢的这样东西,正是阮孚曾经用过的钱袋。”

    我不以为然地想,世上还有人要这东西不成?阮孚是历史上出了名的败家子,想来这阮囊也没什么好效果,肯定谁拿着谁破财,于是我就问道:“贵赌场原来是拿它做什么的?”

    两人对视一眼,黄老板笑得有些尴尬,阮丹代为开口道:“实不相瞒,我们赌场原先生意一直不太好,我家老板请风水大师看过,风水大师说赌场的风水很旺,很好,可就是不挣钱。原来赌场里面也有大学问,这些门道同行是绝对不会说的,后来我家老板千方百计才打听到,赌场光风水好不行,还要养小鬼、布禁阵,把客人的财势和气运化整为零,这样赌场才能日进斗金!据我所知,但凡大赌场都有一位大师坐阵,听说有的赌场甚至请来泰国的巫师,在筹码上悄悄地抹尸油和经血,叫客人沾上霉运,张先生您可千万别笑话,毕竟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潜规则……”

    我点头说:“理解,理解。”心里却在想,难怪说十赌九输,客人从走进赌场开始就被无形中算计,反正这辈子我打死也不会去赌博!

    阮丹继续说道:“再后来我家老板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我,当时我不过是走江湖混饭吃的,过得穷困潦倒,黄老板对我也算是有一份知遇之恩。于是我就拿出祖上的这件阴物……哦,实不相瞒,鄙人正是阮孚的七十三代孙,我运用所学在赌场里布置了一个‘破运散财阵’,同时养了几个“退运小鬼”,自此之后,赌场的收入一天比一天高,客人比以前输的多了,反而更愿意来玩,说句玩笑话,人嘛都是有几分贱性的。可是最近,这破运散财阵突然不灵了,我检查了一下,才发现我摆在阵眼里的这件阴物不见了,我猜应该是被人偷了。”

    我心想这一手太高了,阮囊这种负面效果极强的阴物,竟然也能通过阵法带来生财的效果,黄老板找到这个阮丹也算是找对了人。

    黄老板补充了一句道:“张先生,这阮囊在外人眼里是个晦气东西,对我来说却是无价之宝!这件事我也没法去报警,警察是不可能帮我找一个破钱袋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啦,听说您是一位内地高人,于是特地来向你求助。”

    我犯起愁来,我是帮人处理阴物的,叫我去找阴物,这不在我的业务范围啊!

    见我半天不说话,黄老板又说道:“只要你能把阮囊找回来,报酬嘛自然不会亏待您,您觉得这个数字合适吗?”说着伸出五根胖嘟嘟的手指,我注意到他手上戴的两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五百万?不愧是赌场老板,出手真是阔绰,我不动声色地道:“黄老板,我听明白了,看来这件阴物对你们赌场确实挺重要的,要不这样,我想明天跟你们二位去趟赌场看看,阮囊是什么时候丢的,怎么丢的,我大致了解一下,心里也有个底。”

    其实我是想说,去现场看看,这份生意在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假如是有人暗中使坏,我或许还可以帮一把,万一是哪个不知情的扫地大妈瞅这破袋子太碍事,随手扔掉了,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不必这么麻烦。”阮丹说道:“其实我已经通过朋友打听到,阮囊现在就在武汉市内,前几天我放出小鬼调查,已经确定它落在了某人手中……”

    我皱了皱眉头:“容我说句闲话,既然知道了下落,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收?哪怕收不回来,只要肯花钱,买也买回来了呀。”

    阮丹面露难色道:“如果是钱的问题,那我们也不必请张先生出山了,张先生住在武汉,应该听说过李万利这个名字吧?”

    我愣了一下,尹新月最先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李氏公司的老总?”

    “对,就是他。”

    我装作知道的样子“哦”了一声,敷衍道:“听说过,听说过。”

    “阮囊不知道怎么的,现在落在了李万利父子手里,可能是因为这件阴物被压抑太久,怨气一下子释放出来,听说把李家搞得乌烟瘴气,才一个月时间,这对父子就把家业败掉大半。听说今天晚上李万利的儿子李珂干了一件‘壮举’,把整个万达包下来随便送衣服,一晚上就败掉几百万……”阮丹哭笑不得的说道。

    “我就说吧!”尾玉在珠子里得意洋洋地道。

    真是无巧不成书,原来今晚在万达搞了个大新闻的神级败家子就是我们要找的正主儿,我总算明白过来,也就是说这是一桩特殊的委托,由黄老板花钱请我去收降在李家作祟的阴物,再拿回来给他,连找买家都省了。五百万的价钱倒也算公道,而且这阮囊听上去也没什么危险性。

    “行,阮囊我会尽全力给你们找回来!”我答道。

    黄老板十分激动的端起酒杯:“张先生真是爽快人,来,我们干了这一杯。”

    我推辞道:“不不,我还要开车!”

    黄老板于是又给我倒了杯茶,说以茶带酒,出于礼貌我干了这杯茶。

    阮丹说道:“我知道张先生手段了得,如果需要我协助的话,打电话给我我马上到,这两天我都会呆在武汉。”

    说完递上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澳门金海湾赌场’,阮丹挂的头衔是个客服经理。

    “好的。”我收下名片,心想我应该是不会找他的,不就是一个破钱袋吗?这都搞不定,那不要吃这碗饭了。

    阮丹又说了一些细节,走的时候黄老板还送我一张金海湾赌场的vip金卡,他说凭这张卡去他的赌场玩可以享受各种优惠。我心想这黄老板真是鸡贼,送什么不好非要送这东西给我,本来我就对赌博敬而远之,现在知道了赌场里面的猫腻,更是打死也不会去,我可不想一夜豪赌,把这些年的血汗钱白白搭进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