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二一章 茅山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一章 茅山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和尹新月来到希尔顿酒店,一个戴着鸭舌帽的服务生问是不是张先生和尹小姐,我说是,他立即带我们去乘电梯。

    这服务生的帽子压得很低,而且脸色白得不太自然,我心里有点起疑,感觉他有点不对劲,电梯来到十六层后,服务生一指走廊尽头的包间,毕恭毕敬地说道:“黄老板就在那个包间里等二位。”

    我们刚走几步,尹新月突然咦了一声:“刚刚那个服务生怎么不见了?老公,出怪事了,电梯不见了!”

    我回头一看,不但服务生不见了,整个电梯间都不见了,我们身后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走廊。

    我突然感觉到有只小手在扯我的衣服,回头一看是个没有瞳孔的小孩,冷不丁的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再看的时候小孩已经消失不见。

    “怎么了,老公?”尹新月问道。

    “这层楼被高人动过手脚了……”我沉着脸道。

    “我们会不会被困在这里?”尹新月担心地说道。

    “不会的,跟我走!”

    我们一直走到走廊尽头,去推那扇门,发现推不动,而且我明明记得这条走廊是直来直去的,怎么突然多出来一个转角。

    “呀!”尹新月尖叫一声,拼命拍我肩膀,用发抖的手指指着走廊转角处道:“老公,刚才有个看不见脸的小孩子跑过去了……”

    我不知道是谁布的这个阵,拿一群不成气候的小鬼来吓唬我,未免把我看得太扁了。我大叫一声:“尾玉,去把那几个捣乱的小鬼给干掉!”

    “好的,坏哥哥。”

    白光一闪,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便从我怀里钻出来,尾玉摇晃着洁白的大尾巴,飞蹿着消失在走廊尽头,很快那里便传来一阵厮杀的动静。

    我这边也不闲着,打开手机上的罗盘确定方位,拉着尹新月来到一扇门前,用牙齿咬破大拇指,默念《道德经》,用血在门上轻点了一下,用力一推。

    门后面又是一条一模一样的走廊,尹新月惊讶的问道:“老公,我们难道掉进无限空间了吗?”

    “不,这叫做‘八卦回龙阵’,是从奇门遁甲里转化而来的,里外分成三层。寻常的八卦阵只要从生门入,休门出就可以走出来,这个阵却是一层套一层,其实就是用数目叠加的方式来增加难度,并没有多么深奥,只能唬一下那些一知半解的人。”我解释道。

    我带着尹新月找到西南方位的休门,推门进去,这就算成功破解了一层。

    第二层也轻轻松松地走了出来,于是只剩下最后一层!

    我正低头看罗盘上的方位,突然一只惨白的小手劈手夺过手机,我看见一个赤脚的小孩抱着手机就跑。

    这时尾玉不知从哪里冲出来,速度奇快地追上那个小孩,把他按在地上疯狂地撕咬起来,尹新月吓得不敢看,我拍拍她,说没事的。

    被尾玉撕烂的小鬼变成一地黄纸,脑袋上简单地画着五官,这些小孩其实是某个人养的小鬼,用来干扰我破阵,对手实在太低估我了!

    我捡起手机,按照上面的方位破解了最后一重八卦阵,幻象自动破除,原来我们还在电梯间前面站着。

    虽说这‘八卦回龙阵’在懂行的人眼里不算什么,但莫名其妙地被人整了一下,我非常气恼,骂道:“不知道哪个孙子在背后捣鬼,让我逮到非得把他好好收拾一顿!”

    这时,我突然感觉大拇指湿湿的,低头一看,原来尾玉看见血就经受不住诱惑,正抱着我的大拇指在吸吮。

    只不过伤口太浅,血量有限,她吸了一会就吸干了,不过瘾地咂咂嘴,我对她说道:“现在不是时候,你先休息一会,待会办完事我再好好犒劳你。”

    “坏哥哥,你可千万别喝太多酒哦,会伤肝的。”尾玉一本正经的道。

    “你什么时候学会关心人了,是怕影响口感吧?”

    “嘻嘻!”尾玉狡猾一笑,身形幻化成一道白光,钻回珠子里。

    尹新月问我:“老公,你觉得是谁在整我们?”

    我冷笑道:“依我看,十有八九是那个黄老板,刚刚那个奇怪的服务生,可能是他的手下……”

    正说话间,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从走廊上传来,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大摇大摆地走过来,穿着一身精致的西装,他操着一口广东腔的普通话道:“张先森,尹小姐,刚刚真系多有得罪啦,系我的手下和你们开的一个小小玩笑,不知道有没有惊吓到两位,请两位不要见怪。”

    开了个小小玩笑?

    我冷哼一声,心想这黄老板真够鸡贼的,担心我是不靠谱的江湖骗子,所以才故意布置了这种阵法来试探我,这种‘欢迎方式’,实在叫人心里不痛快。

    黄老板是经营赌场的,手下肯定有一些奇人,此人懂得八卦回龙阵又会养小鬼,想来也不简单。

    我嘴上客套几句,黄老板请我们进包间详谈,包间里已经摆好一桌丰盛的酒菜,还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脸色苍白,我一眼认出来是刚刚给我们带路的服务生。

    “张先森,尹小姐,容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手下阮丹。”黄老板的广东口音把“阮”念成“卵”,听上去像“卵蛋”,我差点没笑出声来。

    “张先生,久仰大名。”

    阮丹伸出一只手和我握了握,他的手冷得像死人一样,一双贼兮兮的小眼睛悄悄打量我。

    握完手,阮丹掏出一块手帕捂住嘴,剧烈咳嗽了几声。

    “阮先生养的东西,怕是阴气很重吧?我觉得对你的身体不太好。”我说道。

    “张先生果然是内行,一眼就瞧出门道来了,其实我也是半路出家,十几岁时跟一位游方老道学过几手,实不相瞒,我养的这东西叫柳灵童,刚刚和张先生打过照面的,就是它的分身。”

    柳灵童是茅山法术,把柳树根砍成童子的模样,让一个夭折的童子冤魂寄宿在上面,自然是冤气越强越好,然后用主人的精血浇灌,七七四十九日后小鬼便成形了。

    柳灵童算是比较好用的小鬼,只是阴气太重,需要主人不断提供阳气来供养,这种消耗对身体的损耗比尾玉吸我的精血要大多了,修炼不得法很容易反噬主人的健康!阮丹不是正统茅山出身,加上常年携带和使用柳灵童,身体才被会掏空。

    阮丹又问道:“对了,张先生,刚才你用的灵物好像挺厉害,恕我无知,请问那是什么?”

    “就是山里面抓的一个普通小狐仙,没什么厉害的。”我谦虚地摆摆手,怀里的珠子像表示抗议似地动了一下。我总不能直说是妲己幻化的千年小狐仙吧?俗话说财不露白,在不清楚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我当然不会瞎显摆。

    黄老板分外热情的说道:“哎呀,怎么都站着说话,张先森、尹小姐,我们坐下来慢慢聊。”

    落座之后,黄老板赶紧给我们倒了一杯茅台,我开门见山的道:“黄老板,来的时候我媳妇已经把大致情况和我说了,你们丢的到底是什么阴物?”

    黄老板叹了口气:“这个,还是让阮丹来说比较好。”

    阮丹狠狠闷了一口酒道:“该从何说起呢,不知道张先生有没有听说过‘阮囊羞涩’这个成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