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一七章 李麻子杀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一七章 李麻子杀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麻子爬起来将王薰儿抱在怀里往外面冲,如雪提着匕首追了上去。

    我控制着无形针将如雪逼停,她转身冷冷的说道:“张九麟,你会后悔的!”

    “该后悔的是你!”我咬着牙说道。

    “金刚也有怒目之时,佛祖也有灭世之举。”白眉禅师突然喝了一声:“贫僧要开杀戒了!”

    白眉禅师虽然一直在帮着我,但很少取人性命,我心中一紧转头就看到龙泽一郎正驱动着番天印砸向t恤男。

    t恤男受了重伤,举着八面汉剑死死的抵抗,但还是被番天印一寸一寸的压了下去。

    我拼力将如雪打的倒退两步,转身就往回跑。

    阴阳虎从角落窜出来拿着把刀砍向我,情急之下我只来得及偏了偏身体,小半个肩膀都被他削了下去。

    我猛地大吼一声,挥着圣母杖朝他招呼过去,虽然我的招数看起来毫无章法却让他手忙脚乱起来,毕竟他也受了重伤。

    让我意外的是白眉禅师突然红着眼睛冲了过来,青筋暴起的手掌猛的把一串佛珠砸在阴阳虎脑袋上,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阴阳虎的脑瓜子开了花!

    散开的佛珠像子弹一样瞬间撕裂了他的天灵盖!

    阴阳虎临死前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眉禅师,似乎没有想到他竟然放弃t恤男转而来帮助我。

    龙泽一郎看到阴阳虎死了,脸色一变,猛地加大力度对付t恤男。

    我冷笑着操控无形针攻击他,他看见无形针被迫收回番天印,施展忍术就跑了。

    我转头刚想对付如雪,却发现她早就跑的没了影儿。

    当我和白眉禅师扶着t恤男回到店里的时候,李麻子和尹新月正在给王薰儿处理伤口。

    尹新月看着我肩膀上的伤,红着眼眶没有说话,我用没受伤的手揽住她说道:“没事,对方伤的比我们还重!”

    白眉禅师让李麻子退到一边,开始给王薰儿治伤。

    番天印造成的伤口很难痊愈,之前白眉禅师给的药丸只是凑合维持着王薰儿的性命而已。

    王薰儿苦笑着说道:“张九麟,这次我要是死了,武汉王家可就靠你了……”

    我握着她的手说王家那群人我可镇不住,你还是别死的好。

    白眉禅师突然在王薰儿的额头上一点,王薰儿直接就晕了过去。

    “大师?”

    我疑惑的叫了一声,他双手合十说道:“这女施主伤的很重,再这么硬撑下去怕是要出事。”

    说着白眉禅师低头开始处理伤口。尹新月拿着医药箱给我包扎伤口,t恤男在一旁闭着眼睛问鼠前辈去了哪里。

    李麻子一边给白眉禅师打下手,一边说道:“刚刚新月说小凡有点不舒服,让鼠前辈去看看,应该一会儿就下来了吧。”

    “什么?”尹新月突然惊叫一声。

    李麻子吓了一跳问怎么了,尹新月握着我的手说:“老公,我没……没找过鼠前辈。”

    听到这里我心底升起巨大的不安,站起身蹭蹭跑上了楼,发现小凡还好好的躺在那里,却不见鼠前辈的踪影,地上赫然出现了一大片血迹!

    李麻子跟着跑了上来,看到血迹之后红着眼说道:“一定是她,一定是她!”

    他说的没错,龙泉山庄派的这批人马就只剩龙泽一郎和如雪活着逃脱了,龙泽一郎显然没有时间在我们来之前将鼠前辈掳走,唯一有可能的只有如雪,她提前回来了。

    说着李麻子提起阴阳伞就往外跑,我连忙拉住他:“你这样也找不到人!”

    他抱着头蹲在地上痛苦的吼着:“她是不是要看我们都死了才甘心?”

    我握紧双拳说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赶紧找到鼠前辈才行。鼠前辈之前就受了重伤,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地上的血迹一路往店外延伸,我顺着这血迹就狂奔起来。

    白眉禅师看我们急匆匆往外跑,意识到出了事立刻跟了上来。

    我红着眼让他留下来照顾尹新月母子。白眉禅师叹了口气说道:“每个人都有大限之日,小友不可逆天而为。”

    他这话分明是预测到了什么,我浑身一颤,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加速跑了出去。

    血迹越往后面越淡,最后直接消失不见。

    我抬头看了看四周,这是武汉一处等待拆迁的房子,里面的人早就搬走了,听说是后期工程款还没到,所以就一直搁置在这里。

    城市的晚上都是灯火通明的,这里却黑洞洞的,除了路口两盏昏暗的路灯外没有其它可以照明的东西。

    我对李麻子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小心,如雪将鼠前辈带到这里的可能性非常大。

    李麻子沉着脸说道:“小哥你跟我来。"

    “你知道在哪?”我不敢置信的问道.

    他点点头说道:“如雪……那个女人身上的香水我隔着几里路都能闻得出来。”

    虽然他说的有些夸张,但这种事也是非常常见的,很多人都能听出自己父母的脚步声。

    跟着他绕进了一幢摇摇欲坠的房子,轻手轻脚的往上爬。

    李麻子停在三楼一间没了门的房间前,冲我点了点头。

    我操控着无形针小心翼翼的在里面转了一圈,果然在角落里发现两道身影,正是如雪和鼠前辈。

    鼠前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雪正提着匕首准备往鼠前辈身上扎。

    李麻子将手机掏出来,猛地打开闪光朝如雪照过去。

    如雪下意识的遮住眼睛,李麻子迅速的扑过去将她按在墙上。

    我立刻蹲在鼠前辈身边查探他的状况。

    鼠前辈已经没了呼吸,我不敢相信的将手放在他脉搏上,却……却半天都没感受到脉搏的存在。

    如雪冷笑着说:“死了!”

    我疯了一般的将如雪的头发抓住,疯狂的吼道:“为什么,你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为什么要杀了鼠前辈?”

    难怪我之前拦着如雪的时候她说我会后悔,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说的不错,我是后悔了!要是知道如雪说的后悔是这个意思,我之前就应该把她千刀万剐。

    李麻子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猛地贴在如雪身上,如雪瞬间被定住,惊慌的看着李麻子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推开麻子,捡起地上带有血迹的匕首,哽咽着问道:“刚才你是用这把刀杀死鼠前辈的,对吗!”

    “我只是将他骗出来想对付你,谁知道他受的伤那么重,我才刺了几刀就死了。”

    如雪到现在还在嘴硬,还在扯谎。更何况她跟着龙泽一郎学了不少法术,即便真的只捅了几刀,也足够要了鼠前辈的命!

    啪!

    李麻子一巴掌甩在如雪脸上,骂了句贱人。

    我则将那柄带血的匕首丢在了如雪面前,厌恶的说道:“自己动手吧!”

    如雪突然哭了出来,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看着李麻子说道:“麻子,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还给你生了个女儿,我是爱你的,你得救我,救我啊。”

    “呵呵…”

    李麻子自嘲的笑了笑:“是啊,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别人杀你!”

    如雪本来在痛哭,听到这句话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张嘴似乎要说什么。

    可惜不等她开口,李麻子端起匕首一刀刺进她的心窝。

    一刀毙命!

    “我亲自送你走……十个你都比不上鼠前辈一条命!”

    李麻子说完这句话眼泪刷的流了下来,我想安慰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说的没错,如雪必须死!

    看着鼠前辈的尸体,我突然就想到之前在公园门口,他对龙泽一郎说的话:放了我孙媳妇儿。

    可能他一直把我当孙子看,而我却在很长一段时间把他当成没节操的老头。

    想到鼠前辈最后一战那跳动的红色光圈,似乎他含泪的笑脸又回到我身边。

    “大孙子,这可是我从初一那骗来的,你省着点用。”

    “去去去,我可是你爷爷,你得让着我!”

    “傻小子,你轻点嘚瑟,等老子死了,看你怎么办?”

    ……

    他曾经的话一句句的回荡在我耳边,我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但从此以后他就是我的亲爷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