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百零零章 我是带斩仙剑来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零零章 我是带斩仙剑来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龙泽一郎见状咬牙就要与她交手,却被阴阳虎拦住了。这时窗外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老虎,张九麟毕竟刚刚为圈子挣回了脸面,你这么做,有点不合规矩吧?”

    话音刚落,就有一道人影顺着窗户跳进来,落地以后冷冷的打量着阴阳虎。

    这人看上去最起码有六十岁,穿着一身月白色的中山装,虽然身材矮小,眼神却精光毕露。赫然是王薰儿的爷爷:王家家主!

    王薰儿没再管其它,急匆匆跑过来抱住我,红着眼睛问道:“九麟,你怎么样了?都怪我来晚了……”

    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风衣,搭配黑色长筒丝袜,本来御姐范儿十足,此刻却哭的像个瓷娃娃。我心底十分感动,努力露出一个微笑,接着求她帮我救救尾玉。

    王薰儿这才发现我在护着小尾玉,急忙把小尾玉抱出来平放在地上,迅速封住她的穴位,而后用软剑把她被硫酸腐蚀的那块皮肉割了下来。

    我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落了眼泪。

    小尾玉以后再变成人形,肯定是毁容了,回去以后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帮她长出新的皮肤!

    房间另外一边,王家家主正和阴阳虎对峙着,双方默默的看着我和王薰儿做完这一切。

    “王老,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看得出来,阴阳虎对王家家主还是有些忌惮的,说话时都有些底气不足。

    王家家主听完发出一声桀骜的狂笑,一股无形的气场放射出来,随后他眼神猛的凌厉起来:“你龙泉山庄虽然高手如云,但今天,我是带着斩仙剑来的!”

    “什么?”

    阴阳虎瞬间张大了嘴巴,王家家主没再看他,只是傲然而立。

    王薰儿一手拖着小尾玉,一手搀着我就往外走,龙泽一郎叫唤着想要阻拦,却被阴阳虎制住了:“少主,放他们走!”

    一直等走出酒店,我都有点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幕是真的,不可一世的龙泉山庄竟然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如果王家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话,我不至于到现在才发现。

    如果没猜错的话,王家家主口中的斩仙剑才是阴阳虎真正忌惮的东西,没想到看似不起眼的王家,竟然有神兵在手,我不由有些后怕。

    幸亏当初自己发了善心把王薰儿救了,不然与王家结仇,又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不过这也说明人生在世,无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颗善心。看似不起眼的一件小事都可能在日后引出一段美谈,或者上演一场悲剧……

    回到武汉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帮小尾玉疗伤。

    其实那些伤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最麻烦的是她被泼硫酸部位,正好是脖子以上,以至于回来以后她再也不变成人形了,整天郁郁寡欢。

    鼠前辈在配置灵药这方面有两把刷子,我把情况跟他说完,这老家伙只用了一个多月就配好一瓶玉容生肌散给我顺丰寄了过来,只不过是他妈的到付。

    好在玉容生肌散还是很管用的,抹上去以后只用了一周时间,尾玉脖子上就长出了新的皮毛,她迫不及待地变回人形,脖子上的皮肤像羊脂玉一样白!

    了却这桩心事以后,我从店里选了一套乾隆用过的玉茶杯,带着尚武精神牌匾专程到王家拜访了王老爷子。

    一方面是归还牌匾,更重要的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王老爷子留我吃了顿便饭,一老一少相谈甚欢。

    好几次我都想要问他,那把斩仙剑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最终还是忍住没有问。

    准备离开的时候,王老爷子随意的点了一句:“九麟,你觉得我们家薰儿怎么样?”

    “额?薰儿很棒呀。”

    我想都没想便回道,他却收回笑容,淡淡的说道:“你不会真的以为老夫救你,是因为你为国争光吧。”

    这次我听懂了,愣了一下装作没听懂的答道:“那自然不会,我们之间不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吗?”

    “哈哈,说得好。”

    王老爷子大笑着拍了拍我,我也跟着笑了笑。

    只是回古董店的路上,我陷入了沉思,刚才老爷子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薰儿可能……也许……大概百分百爱上我了。

    虽然我以合作伙伴的幌子,抢在前头堵住了王老爷子的嘴巴,却无法拿这个理由面对薰儿。

    看样子得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谈一谈。

    麻痹的,小爷我今年命犯桃花吗?

    向王家归还牌匾时,我将霍元甲的阴灵从体内抽出来,完璧归赵。

    由于身体之前适应了霍元甲的阴灵,咋一抽出去,我明显感觉到灵魂有些空虚,就买了很多中药材调理。经过一个月以后,身体那种不适的感觉才慢慢消失。

    之前有伤在身我不敢去见尹新月,痊愈以后马上抽空回了一次尹新月的老家。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算起来再过两个月孩子就会降临,我不由想起了爷爷。

    如果他老人家知道张家有后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在山东呆了一周,每天搀扶着尹新月去田间地头看看美丽的风景,帮岳父岳母做一些简单的家务,看着一家人脸上的笑容,心里十分幸福。

    可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没待上几天就接到了李麻子的电话,他小声的说道:“小哥,你快回来吧!有个人来店里点名要找你,我看他不像是求助的,估计来者不善。”

    “行,我马上回去!”

    李麻子处理生意游刃有余,但是对付我们这行的人可就不行了,我不敢耽搁,挂断电话以后急忙告别家人,火速赶回了武汉。

    第二天大清早刚进店里,就看到李麻子趴在桌上睡觉,而一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人。

    他大概五十多岁,长着一张国字脸,戴着一个圆框老书生眼镜,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双手握着一把漆黑的古剑,虽然闭上眼睛睡着了,后背却还笔直的挺着,一看就是练家子。

    我皱了下眉头,赶紧把李麻子叫醒,问他这人进店以后都做了些什么。

    “咦,小哥……你回来了。”

    李麻子擦了擦哈喇子,晕乎乎的说了一句,揉着眼睛指了指那中年人:“从进来到现在,他一直保持这姿势,我算是服了。”

    说完李麻子便打着哈欠回去睡觉了,虽然没多说一句话,我却知道他等了我一晚上,实在顶不住才睡了过去,心里还是挺感动的。

    “回来了?”

    李麻子刚上楼,身后就传来了中气十足的声音,我扭头一看中年人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他看着李麻子上楼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你这合作伙伴不错,有点谱。”

    说完站起身舒展了下身子,玩味的说道:“不愧是我张家的人,两三年就空手打出了这么大一片产业。”

    “你是张家的人?”我忽略了他的后半句话,急切的问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