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九四章 邪神睁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九四章 邪神睁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嘶……”

    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看到身旁萦绕的阴气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它看我的那一幕根本不存在,是阴气不知不觉间左右了我的意识。

    我低声咒骂了一句,刚准备操纵无形针继续观察,就听到对面体育馆中响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一连串泰国语的咒骂。

    随后对面灯光大开,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无形针就嗖地一下回到了我的掌心。我定睛一看,针上隐隐往外渗着血迹。

    无形针居然受伤了……

    与此同时,上衣口袋里的珠子也咕噜噜转动起来,看来尾玉也感受到了危险在逼近。我不敢再待下去,顺着楼梯极速滑下居民楼,在他们找到我之前跑回了酒店

    我坐在床上抚摸着无形针,不甘心地回忆起之前的那一幕,想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用意念与无形针沟通。

    它本身就是小兔子修炼千年的一根绒毛,天生具有灵性,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灭,已经跟我有了默契。

    很快无形针就告诉我,问题出在我身上,是我突然被吓了一跳,才被在场的泰国高僧发现了蹊跷!

    由于它受了伤,不能回顾之前的画面,我只能通过这简短的描述去猜测。

    吓住我的阴气肯定是雕像自身散发出来的,在此之前果老等人肯定不知道我的存在。这说明阴灵就在雕塑之内,它的实力惊天动地,压根就没在乎我,仅用自身的阴气便让我差点心胆俱裂。

    而无形针刚露出马脚,就被果老等人发现,并且在一瞬间将它打伤,这也说明果老他们的实力!

    虽然我想不通他们的目的,却也知道他们费尽心思的启用生灵祭,绝不仅仅是让乃康成为东南亚拳王那么简单。

    想到这一点以后,我更加迫不及待地解决他,当即用王薰儿给我的号码打给乃康。

    “你是谁?”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一个冷漠的男人声音。

    “告诉乃康,后天晚上我要向他发起挑战!”我咬着牙说道。

    对方听完之后愣了一下,随即发出轻蔑的笑声。

    挂断电话以后,我看着床边的牌匾,有种将霍元甲的阴灵立刻唤出来的冲动!毕竟生灵祭威力极大,我怕霍元甲到时候仓促迎战,根本不是那东西的对手。

    但转念一想,附近这片区域应该都在泰国人的监视之下,提前请出霍元甲有可能会暴露目标,我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等等再说,随后躺在床上休息起来。

    睡着睡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声音,仿佛有个老头阴恻恻的在我耳边唱戏。

    我最讨厌睡觉时被人打扰,迷迷糊糊的骂了句:“能不能别吵吵了?”

    话音刚落,声音就戛然而止。我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却突然有两滴液体落在了脸上,那液体凉嗖嗖的,还带有一丝灼热,有点像是风油精。

    不等我反应过来,越来越多的液体滴落下来,很快我满脸都是那种液体,整张脸像是被蚊子叮过一般瘙痒。

    睡梦中我胡乱伸手一抓,赫然闻到一股尸油的味道!

    我心中一惊,哪里还有丝毫的睡意,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阵戏谑的笑声:“呵呵呵……”

    循着声音看过去,发现酒店的玻璃外不断有人影闪过,但我住的可是六楼呀。

    我暗骂一声,扑过去一看窗外已经没东西了,朝远处看去,发现有几颗脑袋迅速离开。

    这无疑是降头术中最厉害的:飞头降!

    我曾经得罪过不少泰国以及东南亚的降头师,但眼下能找上门来的,自然是果老那群泰国人了。

    泥人尚有三分血性,我又怎么能容忍被人家欺负到家门口?

    我恼羞成怒的放出尾玉,让她循着尸油的气味追上去,自己则握着圣母杖紧随其后。

    在路上我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肿成了包子,急忙从地上捧起一抔黄土胡乱在脸上抹了抹。

    土壤对阴气有一定的吸附作用,很快就将脸上的尸油吸干净,可脸上的瘙痒仍然没有消失。

    我急着追泰国人,暂时没再管这些,等追到体育馆门口时发现小尾玉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着,跑上去才惊愕的发现她受伤了!

    “尾玉,你怎么样?”

    我心疼地将她搂在怀中,尾玉在我怀里化作人形,她小腹处出现一个猩红的血窟窿,正汨汨地往外流血。

    我赶紧用指决封住她的穴位,而后将她收回口袋,拎着圣母杖就朝正门冲去!

    隔着大老远就看到两个保安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我,我暴怒的飞身过去直接将他们打晕,接着冲进体育馆,凭借之前模糊的记忆朝那群泰国人供奉雕像的房间跑去。

    口袋里的珠子不停的转动着,显然尾玉不想我去冒险!

    可我早已失去理智,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

    只是刚来到走廊,两边的房间突然房门大开,数不清有多少泰国人举起手枪对准我。

    看他们那架势明显是想开枪,我脑袋嗡的响了一下,仓皇地朝旁边打了个滚,与此同时,前方就传来哒哒哒一阵清脆的声响。

    “妈的。”

    虽然他们的家伙都带着消音器,但敢在这种地方开火,肯定已经事先打理好了关系,我暴躁地骂了一句,凌空祭出无形针。

    它虽然之前受了伤,但对付这些拿枪的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但见无形针闪着冲天的银光,冲进走廊只一个来回,就将这些枪手的胳膊全部刺穿。

    一把把手枪落在地上,发出叮咣一通闷响。

    随后我咬紧牙关,拎着圣母杖冲进走廊,刚推开摆放雕像的房门,一颗挂着内脏的脑袋就张开血盆大口朝我脖子咬了过来。

    我腾身跳起,用尽全力朝那脑袋上飞踹一脚,直接把它踹开,接着念出北斗天狼诀把圣母杖丢了过去。

    只听“砰”地一声,那颗脑袋凌空爆炸,这时我才通过残留的内脏认出这是供奉的婴儿尸体。

    抬眼看向香案,发现猪头已经被吃掉一半,老鼠也只剩下了脑袋。

    那邪神雕像的眼睛虽然只睁开了一半,却散发出强大的震慑力,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搓了搓手掌猛的咬破中指,让鲜血滴落下来。

    我要启动永灵戒!

    一定要在邪神觉醒前召唤出一名强大的阴灵,否则以我的水平,给它提鞋都不配。

    不料鲜血滴在地面瞬间发出滋滋的声响,紧接着就像煎猪血似得凝结成了块状,发出阵阵香味。

    看着自己的血液变成这副模样,我干呕一声,四下看了看从桌上拿过一只纸杯,想把血滴在里面,谁知血液滴在里面同样会凝结!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我张大了嘴巴,过了半天才回过神。

    这时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我只觉得被一双看不见的手勒住了喉咙,脸色很快憋的涨红。拼命咬了咬舌头,而后念出一段《道德经》,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我惶恐的朝四周张望,赫然发现邪神的眼睛又张开了一分,祭品相应的少了许多,桌子上的老鼠已经吃完了。

    不行!

    再这样下去它就要彻底觉醒了,我怒吼一声,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将剩余的猪头打落,接着用打火机点燃了香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