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七九章 梁山好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七九章 梁山好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爸,你是说这人的死与那个酒鬼有关?”

    岳父点点头说他感觉是这样的,想让我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是那个阴灵在捣鬼的话就请我把它给灭了,省的再来祸害人。

    他话里多少有点埋怨我昨天没把阴灵灭掉的意思,我知道他不是针对我,只是心疼这条人命!

    我咬着牙说道:“爸,你放心!如果这个人真是被鬼害死,我一定把它揪出来。”

    “算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小心点吧。”

    岳父摆摆手,接着带我来到村口桥头,大老远我就看到桥上围着好多人,等上了桥赫然发现有处栏杆被撞坏了。

    干涸的河道里有一辆散架的三轮车,车身与车头挤压在一起,直接把驾驶位上的司机挤成了肉饼,鲜血流了一地,在阳光的照耀下亮着渗人的色彩,车子旁边则是花里胡哨的小商品。

    三轮车周围已经被警察拉上了警戒线,可能在等待法医赶来。

    围观的人脸上都写满了恐慌,大人们都用手捂住孩子的眼睛,还有些胆大的在边上议论纷纷。

    我凑上去听了一会,明白了大概,原来死者不是村子里的人,而是住在隔壁村的。

    据说他是卖杂货的,因为马上快过年了,农村集市上的生意十分火爆,所以他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出发了。结果开车到小桥的时候突然失控,直接撞破栏杆一头扎了下去,现场满是酒味和血腥味。

    没过多久专业的法医就来了,很快就定性这是一起因酒后驾车造成的车祸,带队的警察临走之前还认真的提醒了在场的乡亲们,让大家春节期间少喝点酒,注意安全。

    警察一离开,这帮老百姓见没什么热闹可凑,就纷纷离开了,嘴里说什么的都有,但讨论最多的就是少喝酒的话题。

    等人走的差不多以后,我让岳父先回家,准备自己下桥探探虚实,谁知他摇头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可见过不少死人,这不算个啥。”

    说完他老态龙钟的率先走了下去,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心说老人果然好奇心很重。

    因为死者就是附近的人,也有自己的家庭,所以警察甚至把警戒线都给撤了,我轻易走到尸体旁边检查起来,这时桥上突兀的响起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你们想干嘛,别靠近他!”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女人满脸泪水的看着这边,看样子她想跑过来,但刚迈出一步身子就摔倒在地,身上脸上顿时沾满了泥土。

    女人不管不顾的,艰难的从桥头一点一点往这边爬。

    看来她就是死者的老婆,我心疼的叹了口气,跑上前一把扶他起来,然后把她背到了三轮车旁。

    “啊……当家的,你好好的怎么就没了呀。”

    她看到死者以后,眼神里的希望瞬间破灭,变得无比的绝望。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助,就劝她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我家孩子才上小学就没了爹,节哀……哈哈……”

    女人说着说着突然笑了一通,把我和岳父都给吓了一跳,生怕她会一时接受不了,变成疯子伤害我们。

    又怕她等会想不开来个殉情什么的,只好尴尬的守在旁边。

    好在女人笑完后跪在尸体旁,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起来,能哭出来证明压力得到了释放,我松了口气。

    等她哭累了,默默看着尸体流眼泪的时候,我抓紧走上前问道:“大姐,你丈夫是从家里出来的吗?她喝了多少酒?”

    “我丈夫没喝酒!没喝!”

    女人好像知道自己丈夫被定性为醉驾致死的事情了,歇斯底里地吼道:“他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着赶集,到家就准备第二天的货物,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哪里会喝酒。再说他平日里很少喝酒,是那种一遇到酒桌就躲开的人。”

    说完她又开始哭了,边哭边说自己丈夫死的冤枉。

    女人说的真切,我不再怀疑,转而问她能不能允许我再检查一下尸体。

    她听完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谨慎地问我是什么人?

    “他是谁你别管,总之能帮你就对了。”

    岳父可能不想让别人知道太多有关我的信息,抢着回了一句,随后淡淡的说道:“知道你们村最近的酒魔头小六子吧?小六子那么能喝酒是因为他被鬼魂缠身了,幸好遇到了我的女婿。”

    说完岳父伸手指了指我,脸上满是自豪。

    女人听完以后变得将信将疑,缓缓从包里掏出一款已经淘汰掉的诺基亚手机,摸索着打了一个电话,小声的问了起来,听上去隐约是在打听小六子的消息。

    过了一会儿她挂断电话,转过身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满脸祈求地说道:“看来先生真的是高人,求你一定要给我男人报仇,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呀。”

    好像怕我不答应似的,她接着又补了一句:“这些年我们两口子卖东西攒了点钱,只要先生能让他闭上眼睛,我把钱都给你,一分都不剩!”

    从刚开始的慌乱,到之后的怀疑,再到现在的坚毅,都说明她是一个质朴的农村妇女。

    我怎么可能会收她的钱?没了男人,以后她的日子会很难过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让她带我回家去看看情况。

    她点头说可以,不过要等村里来人把尸体运回去才行,问我能不能等一会儿?

    我专门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自然没什么不满,只是这男人死的这么惨,心里肯定有许多怨气,我已经对这种怨气免疫,但岳父是普通人,我就让他先回家。

    “反正也帮不上忙,我先回去了,你注意安全。”

    岳父说着离开了,没过多久就有两辆卡车开过来,车上下来二十多个青壮年,哭喊着把尸体抬了上去。而后直接将废弃的小三轮拖着拉往废品站。

    其实这小三轮修一修还能用,但农村人比较迷信,凡是死人用过的东西,一般都不会再用了。

    死者家里有一大帮子兄弟,所以举办葬礼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正赶上过年,女人不想让大家都受牵连,就把葬礼一切从简。

    中午亲朋好友们赶来挨个吊唁一番,下午就出殡了。

    女人说最近死者一直住在他们家开的小门市里,所以趁着葬礼这段时间,我在门市里转了好几圈,只是没能找到一丝线索。

    到现在人已经埋了,又没有线索,我觉得有些无从下手。干脆等到晚上,碰运气似得抱着一箱白酒来到死者坟前,然后用遮阳符遮住自己身上的阳气,悄悄地躲到旁边的树林里。

    如果死者真的是被昨晚那阴灵害死,那阴灵今晚很可能还会来坟前闹腾一番,看到我摆好的酒以后肯定会原形毕露!

    后半夜的时候天气冷了许多,灰蒙蒙的天空开始下雨夹雪,随着风一吹打在脸上,凉嗖嗖的。

    我又饿又困,把身子缩成一团,靠在一棵树上休息起来,又把尾玉放出来让她围着坟头在附近盯梢。

    尾玉这几天跟着我没少吃肉,听话的点了点头,嗖地一下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放心地闭上眼睛,回忆起昨晚阴灵控制小平头时说的话,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个词:梁山!

    好像《水浒传》里面的梁山好汉最惯用的开场白就是爷爷怎么怎么样。

    莫非这家伙是梁山好汉中的一位?按照他爱喝酒,大大咧咧的性格来看,还真有这个可能。

    毕竟《水浒传》是根据真实历史改编的小说,不完全是杜撰出来的。抱着这种想法,我的思路瞬间活泛起来。

    毕竟梁山一百单八将属于天罡地煞转世,现在如果真的成了阴灵,普通的东西恐怕很难对付,到时候不行就想办法请吕洞宾上身吧!

    我这边正想着呢,小尾玉却急匆匆飞回来,落在我肩膀上激动的说道:“坏哥哥,有一股很强的阴气在靠近!”

    “妈的。”

    我把尾玉收回来以后,皱着眉头骂了一句,它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时候来,我都还没想好对策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