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六肆章 金丝楠木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肆章 金丝楠木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亿万富翁给我下跪,我心里不禁震颤了一下。

    因为我知道他跪的不是我,而是在替儿子赎罪!

    可怜天下父母心,大义灭亲四个字说来轻巧,但真的面对这种情况,又有几个人能淡然面对呢?

    何况事情已经不局限于晓霞和杨豪的恩怨了,如果不处理掉杂物仓库里的那个阴灵,恐怕还会继续死人。

    我叹了口气,让李麻子和杨悦稍安勿躁,随后把杂物仓库还有阴灵的事说了出来。

    李麻子没那么激动了,他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杨悦听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焦急地问道:“大师,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他在哪里。”

    “他很安全,至于在哪里……”

    我不含感情的说道:“杨老板,你儿子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我救下他只是想让他去伏法,并非帮他逃脱!”

    杨悦听完脸上闪过一丝狰狞,我想他一定产生了把我和李麻子灭口的想法,不过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儿子在我们手上,很快就放弃了那种想法。

    “我知道阿豪这次在劫难逃,可我毕竟是他的父亲,我……”

    杨悦缓缓流出泪水,他在这一刻身上没了任何光环,他只是一个把孩子宠坏了的父亲。

    “依靠您的身份,我想他死罪的可能性不大!再说进监狱也可以教教他怎么去做人,总比时时刻刻面临晓霞的威胁要好。”

    我试着开导了一句,杨悦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最终长长的叹了口气,朝我摆了摆手。

    我带着他们两个来到酒店房顶,招呼尾玉从杨豪身体中出来。

    恢复神智的杨豪看到杨悦以后,连滚带爬的抱住了杨悦的大腿,哭着喊道:“爸,救我,您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死了您就绝后了,救我啊。”

    “啪!”

    杨悦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含着热泪说道:“在监狱里面好好改造,我会找人打点,不会让你判死刑的。”

    “什么?杨悦,你疯了?虎毒还不食子呢,你竟然要把我交给警察,你……”杨豪听完以后疯了一般,歇斯底里的指着杨悦说道。

    我突然觉得杨悦很悲哀,再有钱有什么用,生了这么个狗痹玩意儿。

    李麻子二话没说,一脚将杨豪踹开,然后拨打了110。

    警车很快就来了,因为杨悦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警察倒也没有为难他们,最终将杨豪定为投案自首。

    随后杨悦带警察前往杨豪偷埋尸体的地方,将晓霞的尸体挖了出来。

    国家和法律会怎么处罚他,已经不属于我关心的话题,看着扬长而去的警车,我把晓霞的魂魄放了出来,语重心长的劝道:“姑娘,他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也赶快去投胎吧!”

    晓霞看着杨豪被抓走,脸上的戾气消散了许多,又看到自己的尸体被重新安葬,最终化成一缕飞烟。

    回到别墅以后,杨悦下车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一旁的保镖赶紧把他扶了起来。

    “两位大师,杂物仓库的东西还得麻烦你们解决,我暂时不陪你们了。”

    杨悦说完就让保镖搀扶着自己回了卧室,估计是找关系帮儿子求情去了。李麻子担心的问道:“小哥,你说这老东西要是找关系给自己儿子从轻发落怎么办?”

    “晓霞既然去投胎,这段因果就已经定型,无论他怎么运作,杨豪终究免不了牢狱之灾,这就是宿命。”

    此刻天已经蒙蒙亮,过了阴物最厉害的时间段,我拎着天狼鞭冲到二楼杂物仓库,刚到门口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麝香味,我微微一顿,咬着牙迈步而入。

    之前杨悦已经把电闸恢复,我顺手将灯打开,发现屋子里没我想象中那么杂乱。靠近门的位置摆放着一些纸箱子,里面则是一张床和两张椅子。

    床上还铺着被褥,也难怪有人来这里偷情。床脚很高,我轻易就看到床底下摆放的古董。

    都是一些瓷器、字画等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一一拿出来观察了半天,发现这些瓷器大都出自明朝官窑,而字画则以唐宋时期居多。

    看来杨悦没有骗我,如果不是盗墓贼转手的东西,他很难一次性收到这么多真品。

    可惜我把床底的东西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出哪件古董上面带有阴气。李麻子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不耐烦地问道:“张家小哥,到底有没有阴物呀。”

    “没看出来。”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不经意间看到李麻子屁股下的椅子,眼睛瞬间被吸引住了。

    这椅子竟然是金丝楠木做的!

    金丝楠木极其珍贵,古人一般都用它在做棺木,很少有人拿它来做家具。可这两把椅子一看就是古董,我拿起另外一把仔细地观察起来,发现椅子背面的纹理十分厚实。

    伸手一拍感觉十分地坚硬,但用手指轻轻一摁,又有一定的弹性。这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少说也有七八百年的历史,估计是宋朝的东西。

    而宋朝皇族都用金丝楠木做棺材,最著名的是陆秀夫背着南宋小皇帝跳海以后,还有人把小皇帝的尸体捞上来用金丝楠木做成棺材将其安葬,从这就可以看出宋朝皇族对金丝楠木的青睐。

    而这两把椅子的主人生活在宋代,竟然用金丝楠木打造椅子,那最起码是皇亲国戚级别的人物。

    我下意识地就觉得问题出在椅子身上,急忙把李麻子拉开,将两把椅子放到一起观察。

    这是典型的一对圈椅,所谓圈椅就是两把椅子的花纹和装饰都左右对称,如果成对卖出去最起码价值千万。可惜除了它们本身的价值以外,我再也看不出其它线索。

    我有些吊丝地在上面坐了一会,最后拉着李麻子离开杂物仓库,出门以后李麻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大跑着回房间把他买来的小猫递给我,问我有什么用?

    “它的作用就是陪你玩儿。”

    我摊了摊手,在李麻子没反应过来之前,飞快的朝自己房间跑去。

    李麻子听完愣了一下,气呼呼的骂道:“张九麟,你他妈耍我!”

    “砰!”

    我重重的关上房门,躺在床上思索起来,晓霞既然能够甘愿投胎,那她肯定没有骗人,因为鬼魂只有在心无杂念的情况下才能投胎。

    所以杂物仓库里绝对有件东西是阴物,刚才没看出来只能说明它实力太强,已经足够将自己的阴气隐藏起来。等今天晚上我就在杂物仓库周围做法,一定能把它逼出来。

    想到这里我心里踏实了许多,只是隐约中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似得。我努力的想把那条线索抓住,脑子却越来越乱,最终沉沉睡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