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五一章 善阴,恶阴,歧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五一章 善阴,恶阴,歧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处理完岳父岳母的麻烦以后,尹新月又开始了紧张的工作,而李麻子作为普通人,身体恢复自然没那么快,一直住在医院里,由如雪和李小萌每天轮番伺候。

    自从李麻子差点死在酆都鬼城,如雪对我的态度变了,不再一口一个姐夫的喊了,说话也变得不冷不热。

    我知道如雪是恨我的,热脸贴冷屁股的次数多了,也就不好再去医院看李麻子,只能等李麻子痊愈了之后自己来找我。

    好在尾玉这只小狐狸经过t恤男严格调教,已经变得服服帖帖,她整天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小尾巴,萌萌哒在我面前晃悠,生活也不算太单调。

    永灵戒是一件难得的至宝,只是上次危机关头我用它召唤出了武圣关羽,所以暂时被封印了!除了小戒灵以外我没有任何可以了解永灵戒的渠道,只好等两个月的期限过了再找小戒灵好好聊一聊。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个月来我都在研究那本鬼市老板赠送的秘籍,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什么看不懂的玩意,没想到这居然是一本难得的修炼功法,不但介绍了如何从阴灵身上汲取修为,还介绍了普天之下各种阴物的使用方法和禁忌。

    书中大体把阴物分为善阴、恶阴、歧阴三种。

    像济公活佛,茶圣陆羽就属于善阴,只做善事从不害人。

    而吕布,韩信等则属于歧阴,指的是可以教化的阴灵。

    剩下的就是恶阴了,顾名思义,恶阴指的就是穷凶极恶,不愿意被超度,不愿意被教化,只是以杀人为乐趣的。但恶阴的数量最少,毕竟再恶的阴灵也有自己可怜的一面,这种阴物最典型的就是太岁扳指事件里的那只太岁。

    除此之外,秘籍上还记载了许多寻找阴物的办法,如果运用得当能通过它得到厉害的法宝。可惜上面的内容都是鬼市老板手写的,很潦草,我短时间内看不懂。

    尽管如此,我还是对世间的阴物有了相当的了解!再也不是门外汉了。

    而且根据秘籍所说,汲取阴灵的修为是最快的一种修炼方式,毕竟那种几百年,几千年的阴灵,你哪怕抽取它们百分之一的力量,都胜过十年二十年的闭关修炼了!

    在我研究秘籍的这段时间,不断地有小鬼上门找不自在,它们都参加过鬼市,所以想来我手里偷件宝贝占点便宜什么的。

    好在它们实力一般,基本不用我动手,小尾玉就能够轻松解决它们。几次下来都是有惊无险,我渐渐地不再关注了。

    但让我费解的是龙泉山庄的人自从鬼市结束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干儿子被我废掉,四大长老全军覆没,这庄主还真能沉得住气!

    他们肯定暗中酝酿着什么阴谋,不过t恤男没联系我,说明目前龙泉山庄还没打算对付我,我倒也不用担心。

    空闲的时间一长我的职业病又犯了,想问问t恤男、鼠前辈和白眉禅师他们几个最近有没有事情做,却又怕再连累他们,最后只好一个人在古玩街转来转去。

    其实古玩街最大的魅力不在于古董多值钱,而是每件古董背后的动人故事,它们都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崛起,一个时代的消亡,可以说是传统文化最后的阵地。

    而且在古玩街可以看到已经濒临消失捏糖人,剪纸或者手工拨浪鼓等传统小玩意,我对这些东西又感兴趣,每天买点吃吃玩玩,小日子过得反而格外滋润。

    那天下午我正在兴致勃勃地看两个老大爷踩高跷,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是个陌生的号码,看来又有生意上门,接通以后对方低声问我是不是张九麟大师?

    得,这种开场白百分之百是找我帮忙的,我摇了摇头随后表明身份,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张大师,我现在就在你的古董店门口,求求你快点回来吧!你不帮我的话我就死定了……”

    从声音判断,这男的最少三十岁,此刻却显得异常慌乱,看来是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了。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让他安心在店外等着,然后快步返回。

    刚走到巷子拐角处,就看到古董店门口有个男人正焦急地来回踱步。

    他一身黑色西装,留着一头板寸,看上去十分精炼像是一个商业精英。

    看到我以后,他急匆匆的迎上来,拉住我的手再次求我救救他!

    看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拼,圈子里都知道张九麟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青年才俊了,我自嘲地叹了口气,接着邀请他进了店。

    我给他倒了杯水,随后才仔细地打量起来,感觉他长得有点像新晋小生吴亦凡,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鼻子高挺,看上去蛮有韩国欧巴的特质。

    他接过水杯握在手里,匆忙地喝了一口,随后说道:“我叫武林,我……我可能遇到鬼了。”

    “到我这儿来的基本都是这情况,你直接说重点吧!”我风轻云淡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见我说话很随意,明显的松了口气,努力地组织了下语言才给我讲了起来。

    他说自己最近这几天,每到晚上就会听到铁链子拖动的声音,叮叮咚咚的睡不安稳。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还会出现一个恐怖的黑影,那黑影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他不停的冷笑,他看不清黑影的脸,却能够透过黑夜看到黑影的两只眼睛。

    “大师你是不知道啊!那黑影的眼睛就像是两个红灯泡,直直的盯着我看。还不时的舔的舌头,好像要吃我的样子……”

    武林说到这里慌的连茶杯都掉地上了,看他惊恐的模样,我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便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前几天还好,我被他吓醒以后倒也没再发生什么事。知道他每天都会出现以后,我就找隔壁的老人家讨了个民间驱邪方法,在枕头下面压了一把剪刀,每当黑影出现我就下意识把剪刀握在手里。可是……可是昨天晚上……”

    武林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崩溃的蹲在地上大哭,与他精炼的外表极为不符。

    再坚强的人,第一次遇到牛鬼蛇神也会这样吧?

    我叹了口气,从橱柜中取出一块安神的灵玉放在他的贴身口袋里。

    武林的情绪这才稳定了下来,声音低沉的说昨天晚上黑影出现以后,他发现自己怎么都醒不过来了,意识朦朦胧胧的,握剪刀也不管用,甚至咬破了舌尖都没用!

    “你确定昨天是做梦?会不会是你当时根本就没睡着。”

    压剪刀和舌尖精血的辟邪法子很管用,除非遇到特别厉害的鬼魂,或者是专门前来索命的厉鬼,否则一般情况下都是能醒过来的,所以我觉得昨天他根本就不是做梦。

    谁知武林听完狠狠地点点头,一口咬定自己昨天睡着了。

    “我发现剪刀没用以后,下意识的就想逃跑,没想到除了胳膊以外身体其他部位完全动不了,那感觉如同遭遇了鬼压床。黑影看着我在床上挣扎,竟然发出变态的笑声,接着他猛的冲上来,拿出一个奇怪的铁钩子要来勾我的舌头!”

    说到这里武林仿佛浑身被掏空了似的,用力呼出一口气。

    原来正当黑影的铁钩子快要勾到他舌头的时候,外面的公鸡突然叫了几声,黑影一下子就消失了,而他也猛的睁开眼睛,瞬间从床上坐起来。

    武林说着说着额头就渗出一层冷汗,他红着眼睛说道:“张大师求求您一定要帮我这个忙,那黑影昨天没能害成我,今天肯定还会来的。”

    他说的真切,看来黑影确实是奔着索命来的!

    我不敢大意,当即从楼上取来圣母杖和阴阳秘籍就跟着武林朝他家赶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