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三八章 马王鞭VS鬼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三八章 马王鞭VS鬼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刚回到房间t恤男就把盒子打开,发现里面是一柄沉甸甸的青铜鞭。

    青铜鞭黯淡无光,手柄的位置甚至长满了灰色的霉菌,在我看来就像破烂一般。

    我试着拿在手里掂了掂,发现它要比t恤男的八面汉剑还要重许多,这样一来t恤男拿在手里肯定会受影响,我忍不住担忧起来,问t恤男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马王鞭。”

    t恤男想了想说道:“传说马王爷是道教的抓鬼灵官,长得凶神恶煞,赤发黄脸,而且天生长了三只眼睛,第三只眼睛专门洞察阳间的鬼怪。一旦发现有鬼怪作祟,就用这柄青铜鞭将其打死,是一等一的鬼怪克星。”

    我也知道马王爷的存在,既然是他老人家的武器,威力自然不同凡响,再加上t恤男本身就是用剑形武器的,到时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接着白眉禅师也把自己的盒子打开,没想到里面是一串紫檀木佛珠,每颗珠子上面都写着密密麻麻的咒语。

    虽然我不懂这些佛教咒语,但是在看到佛珠以后心里还是乐开了花,感觉白眉禅师的运气真好,因为他本身最擅长用的武器就是佛珠。

    t恤男脸色也明显的轻松下来,问白眉禅师这佛珠上面写的是什么?

    “老衲也看不懂。”

    白眉禅师摇摇头,脸上并没有太多兴奋,不过他一直都是宠辱不惊的性格,我也就没当回事。

    他们两个抽的东西都还算理想,我心里踏实了许多,直接把自己的盒子打开,却发现里面是一枚银光闪闪的戒指。

    这戒指看上去和结婚钻戒差不多,只不过上面镶嵌的不是钻石而是一块血红色的玛瑙。这块玛瑙咋一看比较光滑,但仔细一看不难发现里面有无数条血丝在微微蠕动。

    我开始还以为是件稀世珍宝,可戴在手上之后没有任何感觉,就摘下来递给t恤男,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t恤男看了一会儿又递给白眉禅师,结果两人都摇了摇头。

    像这种袖珍阴物一般都需要用精血激活,我干脆咬破手指冲着玛瑙滴了几滴血,然后默念了几句通用的咒语想让自己的灵力融入进去。

    但过了半天戒指依旧没任何反应,精血流的满戒指都是,气得我咬牙切齿。

    “妈的!”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精血融不进去基本上只有两个可能。一种可能是戒指里面住着强大的阴灵,以至于外界的灵力冲不进去;还有一种就是这戒指根本就他娘的不是阴物!

    这戒指看上去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t恤男和白眉禅师这两个万事通都说不出来名字,所以这戒指很有可能是水货。我顿时就有些郁闷,苦着脸问道:“怎么办?”

    “别急,魔尊不是说交手之前,会告诉我们阴物的名字吗?”

    t恤男安慰了一句,我搓了搓脸蛋让自己不再那么纠结,车到山前必有路,没准独臂龙抽到的东西比我的戒指还渣呢。

    因为明天清晨t恤男就要和一丈青交手,我们当下早早的上床睡觉。很快t恤男就传来了绵长的呼吸声,我却紧张起来。

    那魔尊什么都提到了,却唯独没说对失败者的惩罚,可越是这样我越担心,感觉败了的一方必死无疑。想到这里我握紧拳头,不断的鼓励自己,一定不能拖大家的后腿。

    想着想着我就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没多久就到了八点,正当我猜测魔尊会用怎么方法通知t恤男的时候?交易中心却传来了热烈的欢呼声。

    凑到窗边看过去,赫然发现交易中心上空中那三件热场宝贝换成了老板们变出来的画面,上面写着:马王鞭对鬼切,下方还有一排歪七扭八的冥文。

    开始我们都觉得,魔尊会给出一些关于阴物使用方法的提醒,谁知道她除了阴物的名称外一个字都不多说。

    “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了……”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一丈青本身就是刺客,现在又有了鬼切,t恤男免不了一番血战。

    “鬼切是日本平安年代的杀鬼神器,第一任主人是一个叫做渡边的武士!他曾用回旋镖切下了鬼怪茨木童子的手臂,吓退百鬼夜行。从此以后那柄回旋镖被称之为鬼切,恐怕上面吸附着不少厉鬼的亡灵。”

    t恤男脸色凝重的说道,接着让我和白眉禅师在客栈等消息,他说要找个地方好好清洗下马王鞭。

    我知道自己应该等不到戒指的信息了,所以t恤男和白眉禅师绝对不能输。现在较量已经开始,我怕t恤男自己出去遇到危险,就提出跟他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白眉禅师自己留在客栈还是比较安全的,t恤男想了想也就答应下来。

    下楼以后,我发现参加这次交易会的人和鬼几乎都凑在空中屏幕面前,此刻屏幕一分为二,一部分是我和t恤男,另一部分则是一丈青正在和阴阳虎他们商量着什么。

    “初一,这样一来你和一丈青的任何行动都成了透明,你们两个还怎么互相算计?”我看着两块屏幕,不解地问道。

    t恤男听完一愣,紧接着就摇摇头说他们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肯定还会有其它措施。

    接着t恤男带我走出村子,来到我之前闯进去过的忘情川。他说前面有条忘川河,是世间最黑暗的一条河流,河中满是无法投胎的孤魂野鬼,所以阴气冲天。

    t恤男想用阴阳转化原理,借着河水中的阴气将青铜鞭上面的污秽洗涤。

    我从小就听着忘川水、奈何桥的故事长大,心里对这些神秘的地方十分向往,眼下有t恤男的陪同,竟然不那么害怕了。

    走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前面出现了一片树林,这些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很多都已经从中间折断,地上铺着一层枯黄的树叶,看上去格外凄凉。

    不知怎么回事,刚准备踏进树林,我的心突然咯噔了一声,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与此同时t恤男把手挡在我身前,沉声说道:“有情况。”

    我点点头,从腰间拔出峨眉刺,t恤男背着八面汉剑,握着青铜鞭率先走了进去。

    在树林里走了没几步,我就闻到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腐肉味道,与此同时静谧的树林突然传来细微的声响。

    吱吱的声音忽隐忽现,听上去像是老鼠在叫,可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老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