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三四章 无形神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三四章 无形神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听完这些人的介绍心里忍不住有些发慌,感觉随便挑出一个人都能吊打我,就在心底告诉自己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能离开t恤男!

    吃过饭我们又去交易市场转了一圈,这个时候来的商家已经很多了,可还是没有我要找的鲛人泪,只好回了客栈。

    凑巧的是龙泉山庄的人选的也是这家客栈,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意的?

    反正我们进门的时候他们一行四人刚好从里面出来,我们两方相对再次擦出了火花。

    t恤男根本没在意他们凶狠的目光,推开挡在前面的人就往楼上走。

    我很奇怪为什么这几个人实力都跟t恤男差不多,甚至有的还要比他厉害一些,却始终不敢跟我们硬碰硬?但眼下也不是八卦的时候,我赶紧跟在t恤男身后上楼,走到龙泽一郎身旁的时候他故意用胳膊顶了我一下,我身体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刚想发飙,就听到t恤男的声音传来:“九鳞,狗咬你,你还能咬回去吗?”

    “哈哈,当然不能。”

    我笑着瞪了龙泽一郎一眼,他被t恤男说的面红耳赤,拳头紧紧握在一起,我没管他,起身往前走去。这时身后的白眉禅师突然哎呦一声,我赶紧扭过头发现他已经摔倒在地,独臂龙和阴阳虎在旁边戏谑地笑着。

    “白眉禅师你没事吧?”

    我赶紧把白眉禅师拉起来,而后愤怒地朝他们吼道:“你们他妈的有完没完?”

    “这老和尚自己不看路,摔倒了还能怪我吗?”

    独臂龙冷冷一笑,上前拍了拍白眉禅师的脸,说你以后走路小心点,我今天心情不错就不追究你踩到我的责任了,算你走运。

    说完他们一行人狂笑着离开,我再也忍不住了,拔出峨眉刺就要冲上去。白眉禅师却一把拉住我,平静的说道:“小施主,你现在动怒的话,老衲就白白被他们羞辱了……”

    “妈了个巴子的。”我阴着脸骂了一句。

    白眉禅师说的没错,对方这么做很明显是想激怒我们,我也知道要避免和他们冲突,可是看着古稀之年的白眉禅师被他们欺辱,我心里异常的堵得慌。

    回到房间以后,t恤男看着我认真的说道:“心里不舒服就多念几遍《道德经》,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被激怒。”

    说完他背着剑出去了,我没心情跟上,而且这个时候龙泉山庄的人肯定不会直接闯我们的房间,我干脆躺在床上研究起了无形针。

    因为这针之前被那个不守信用的中年男子使用过,上面还沾了他的精血,我只好多在上面挤了几滴血,将他的精血逼了出来。

    随后我试着用意念让无形针竖立起来,果然,原本平放的无形针瞬间直立!

    接着我又试着让它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等掌握好节奏以后,我把房门锁死然后用意念控制无形针插进锁眼里面。

    这时我惊奇的发现随着无形针在里面蠕动,我心中竟然大概有了门锁的基本构造,凭感觉控制着它缓缓刺进去,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锁开了!

    “哈哈,这次可算捡到宝贝了。”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心说以后改行了可以做个开锁匠,到时候就坐在电脑前等电话,实现隔空开门……

    随后我尝试着用它去刺墙壁,开始几次我聚精会神的操控它,但是都失败了,无形针总会在靠近墙壁的时候软绵绵的落下来。

    后来我有些气馁,准备最后再试一次,没想到它却一下子刺了进去。

    我短暂一愣,瞬间反应过来:如果要把它当做武器的话,意念不需要太集中,随心所欲的操纵效果反而会更好。

    按照这个思路我又试了几次,果不其然,在随心所欲的状态下无形针的速度越来越快,威力也越来越大,转眼间就将我与白眉禅师房间之间的墙壁刺出了密密麻麻的小针眼。

    其中有几下扎在同一个地方,竟然捅出来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

    我赶紧从包里拿出医用胶带准备把小洞挡住,但忽然恶俗的想偷窥一下白眉禅师在做什么?就凑上去看了起来,发现白眉禅师正在睡觉。

    我刚准备起身,却发现他房间的窗户轻轻的打开了,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要知道这里是老式窗户,一开一关间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眼下却没发出丁点声音,我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能够把力度掌控的这么好,来的肯定是高手,我不由想起嚣张的龙泽一郎来!

    果然,随着窗户被打开。一个蒙着面的人翻身从外面跳了进来,从窗口到地上不足两米的高度,他竟然连续将身子翻了好几圈,落地的时候双手直接撑在地上,整个过程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这是典型的日本忍术!

    没想到他竟然来偷袭,我刚想叫醒白眉禅师,却猛然想到了无形针,正好用龙泽一郎练练手。

    龙泽一郎落地后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谨慎的看向白眉禅师,我抓住机会通过意念让无形针飞了出去。

    本来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便让无形针朝他的耳朵刺去,没想到这时白眉禅师突然翻了个身,龙泽一郎下意识转身想要逃跑,将后颈露了出来,无形针瞬间刺入!

    随着一阵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龙泽一郎跟着摔倒,他撑着双手似乎想扭头看看是什么东西偷袭了自己?却一直没能扭过来,最终软绵绵的趴在地上。

    白眉禅师被龙泽一郎闹出的动静惊醒,起身后看了看打开的窗户和趴在地上的龙泽一郎,无奈的将手放在胸前,幽幽的说道:“阿弥陀佛。”

    我赶紧跑到白眉禅师的房间把龙泽一郎的身子翻过来,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接着我试着想把他抬起来,结果他坐起来的时候脑袋却向一侧歪了下去。

    “怎么回事?”

    我顿时瞪大眼睛,又试着摆弄了几下,发现无论怎么做,他的脑袋都会垂下去,就像脖子被打断了一般。

    白眉禅师见状赶紧上前摸了摸龙泽一郎的后颈,而后眼睛猛的睁大,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会这样?”

    原来龙泽一郎的后颈的颈椎竟然被无形针击碎了!

    我和白眉禅师都想不通怎么会这样,又怕龙泉山庄的其他人找上门来,就警惕的等待起来。

    好在没过多久t恤男就回来了,他看到躺在床上的龙泽一郎眉头微微一皱,不等我说话,就快步上前看了看。很快就意识到龙泽一郎的颈椎碎了,脸色马上阴了下来,冷冷的看向我:“不是告诉你避免跟他们动手吗?这是怎么回事。”

    白眉禅师不可能这么不分轻重,所以t恤男瞬间想到了我,我知道这样一来我们与龙泉山庄的矛盾会再次加剧,小心翼翼地把经过跟他说了一遍。

    t恤男听完脸色好了一些,又在龙泽一郎的脖子上摸了摸,最终无奈的摇摇头说道:“颈椎上连接着人体各大神经,现在人肯定瘫痪了,能醒过来就是万幸,否则就是一辈子的植物人!”

    我听完不由有些自责,t恤男反倒安慰起我来,说这件事不怪我,毕竟我是要救白眉禅师。

    要怪就怪这龙泽一郎太倒霉,因为忍者通常都会进行一些高难度的任务,所以他们都学会了缩骨功,长此以往神经会有这方面的反射。

    而龙泽一郎在看到白眉禅师翻身以后由于太过紧张,全身的骨头在短时间内缩到一起,颈椎本来就很脆弱,在本身就很挤压的情况下被无形针贯穿,所以颈椎在一瞬间变得粉碎。

    我听完心里好受一些,但还是忧心忡忡地问t恤男接下来怎么办?我失手把龙泉山庄少庄主弄成了废人,他们肯定会不择手段的杀了我,甚至在这次交易大会结束之前就会动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