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三一章 青花海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三一章 青花海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随着假t恤男一声惨叫,它三只手上的力道同时减弱,我抓住机会匆忙将兜里的灵符一股脑的掏出来拍在它身上。

    这些灵符是我这几个月画的最成功的一批,威力很大,拍上去的瞬间就闪出了一团耀眼的火光,紧接着假t恤男就发出一阵哀鸣!

    我通过短暂的亮光看清了它,发现它真的是一只怪物,上半身长满了手臂,密密麻麻的围成一个圈,有点像千手观音。而脖子以上的部分却是蜈蚣的脑袋,上面还长着两只拇指粗的触角。

    看来这是一只修炼失败的蜈蚣精,想到刚才自己抓着的是蜈蚣精的一只爪子,我胃里就忍不住一阵翻滚!好在它被我灵符击中后身体就开始燃烧,没能追上来。

    摆脱了蜈蚣精以后,我心有余悸的抓住了绑在腰间的峨眉刺,心里加倍警惕起来。过了没一会,下方突然传来白眉禅师的声音:“小施主,把你的峨眉刺借我用一用。”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位置,但他向我求助肯定是遇到了脏东西,我下意识就要把峨眉刺丢下去,却猛然想到t恤男的话:无论听到任何人的声音都不要理会!

    刚才只是一时着急乱了分寸,想到t恤男的话以后,我才意识到这里的东西根本就不是白眉禅师的对手,他又怎么会向我求助呢?

    为了防止再被迷惑,我干脆朝峨眉刺上吐了口精血,让它的威力彻底释放出来然后不断地挥舞起来,同时嘴里一遍又一遍的念起《道德经》。

    随着《道德经》开始奏效,我的心境越来越平静,耳边也没再传来古怪的声响。渐渐地我的视线有了一丝亮光,然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下直接把我摔了个七荤八素,等我缓过来劲的时候起身一看,白眉禅师和t恤男就在我不远处,正各自拍打着身上的泥土。

    我赶紧凑上去问他们有没有事,t恤男用很鄙夷的眼神看着我,故意对白眉禅师说道:“你看他现在多厉害,都有功夫担心咱们俩了……”

    白眉禅师听后嘿嘿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没事就好,也怪我们之前没提醒你。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里却很开心,以前的t恤男从来不开玩笑的,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冷着一张脸。看来他自从处理完和岳父的恩怨以后,逐渐打开了心结,这倒是一件好事。

    随后我打量起四周,发现我们站在一个村子的村口,远远看过去整个村子的建筑都是古香古色,半空中飘着许多黑色的小旗,还有随风呼呼作响的招牌。

    顺着小道看过去,村子里不时有身穿古装的人穿梭其间,甚至还有人骑着高头大马挨家挨户的敲门在通知什么,整个一古装剧的范儿。

    “别看了,这些都不是活人!”

    正当我看得出神,准备上去跟这些穿古装的人拍个照的时候,t恤男冷不丁的给我泼了盆冷水,我猛地回过神来,弱弱的把手机收好。

    接着t恤男告诉我虽然这里绝大部分都是妖魔鬼怪,但它们也有它们的规矩,在开市期间绝对不会主动找活人的麻烦。甚至为了维持交易会的正常运行,它们还会主动帮助活人。

    也正是这样,生活在酆都的一些胆大的人每年都会来参加交易,利用位置的便利从孤魂野鬼手中淘一些小玩意,回到人间转卖给古董商人。

    “你肯定没少参加过这样的场合吧,有没有淘到什么宝贝?”

    t恤男的讲述让我觉得很新鲜,越发的对即将到来的交易会感到期待,忍不住八卦起来。

    t恤男笑了笑说自己确实参加过好几次鬼市,但每次都是来寻找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还真就没有为了利益从鬼手中收过什么东西。说到这里他还不忘给我打一记预防针,说有些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言外之意是告诉我在这里可能找不到鲛人泪。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其实不用他说,我自己也能想明白,如果什么都能心想事成的话,我们这行早就没有生存空间了。

    t恤男见我这副反应,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有个朋友曾经在鬼市里用一年的福报从鬼王手里换了一只碗,回去以后发现竟然是一只正宗的元青花!后来还上了央视的寻宝栏目,不过他对专家说是自己家祖传的。”

    t恤男说到这里淡淡一笑,让我猜猜那只碗值多少钱?我想了想伸出了大拇指,因为元朝的真品青花市值在八百万到一千万之间。

    “十个这么多。”

    t恤男淡淡的说道,我听完吸了口冷气,因为他是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的,可究竟是什么碗能值一亿呢?

    “是一只蒙古皇室用过的碗,窝阔台可汗西征欧洲大陆的时候曾带着这只碗吃过饭,后来铁木真病危,窝阔台回去的时候又用这只碗为铁木真熬了一碗药。”

    他边说边忍不住咂舌,我也跟着摇起了头,心说人要是来了运气真是没地方说理。谁能想到一只其貌不扬的碗,能够跟这两位牛人扯上关系?

    但t恤男紧接着又说那个朋友因为突然成了暴发户,遭受了其他同行的嫉妒,最终被残忍地杀害,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说到最后他无奈摊了摊手:“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踏踏实实过好自己的日子比什么都强。”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说话间我们就走到村子里面,果然就像t恤男之前说的那样,那些小鬼大部分都当我们不存在似得,即便做出反应的也是一副欢迎的姿势,我第一次觉得鬼也不是那么可怕。

    道路两旁满是酒肆茶楼、要不就是店铺、客栈,t恤男轻车熟路的带我们来到一家客栈,老板穿着一身寿衣坐在前台桌子上,看到t恤男以后脸上马上泛起笑意,迎上来尊敬的说道:“初一道长,今儿年又来啦,咱还是老规矩?”

    t恤男也微微点了点头,看来他是这里的老主顾了,随后老板就带我们上楼给我们开了三间挨在一起的房间,但t恤男怕我一个人遇到危险,就让我和他住在一起,而白眉禅师则住在我们隔壁。

    “这老板是人是鬼?”等老板走了以后,我忍不住问道。

    因为这老板动作神态分明就是活人,却偏偏穿着一件寿衣。t恤男好像才出了我的心思,解释道:“这老板是个聪明人,穿寿衣能够获得小鬼们的好感。”

    我听完不由一乐,心说他倒是挺会入乡随俗,真是为了挣钱连命都不要了。

    不过这是人家的选择,我也就没再说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