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二四章 长命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四章 长命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觉得何奎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听李麻子说完,我饶有兴致地问道。

    李麻子嘿嘿一笑,跟我十分默契的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我们见的太多了,归根结底就是儿女不孝顺,让自己的父母含恨离世,最终知道被父母缠上以后才知道害怕,并且在找我帮忙的时候基本上都不坦白自己对父母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所以我和李麻子一致认为何奎在说谎,或者说抹杀了自己和妻子不孝的事实。

    但鬼毕竟是鬼,我不可能放任它去祸害无辜的孩子!

    到了百家村以后何奎已经在村口等候,看到我们以后他噔噔蹬几步跑上来,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张大师你们总算来了。

    看来李麻子已经提前介绍过我了,我就没在废话,让他带我去家里瞧瞧。

    何奎听后显得有些犹豫,好像有什么事似的,李麻子挥挥手让他有事就赶紧说。

    “张大师,我这里有个东西,你看看……”

    何奎低头想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拿出一个长命锁递给我。

    从外表来看,这长命锁是纯铜打造的,有些地方的颜色已经变黑,显然不值什么钱。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长命锁的缝隙里塞满了新鲜的泥土,就像是从土里刨出来似的,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不料他听我这么一问,脸色猛的一沉,蠕了半天嘴才磕磕巴巴的说道:“这是我父亲送来的。”

    “啥?”

    李麻子刚把长命锁拿在手里,吓得又丢给了我,我微微皱了下眉头,示意何奎往下说。

    他告诉我们从南海回来这几天,小女儿的病情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严重了,而且妻子梦到父亲的次数比之前更多,到了昨天他实在受不了这种无形的恐慌,所以才打电话让李麻子赶紧过来帮忙。

    谁知道一觉醒来,女儿的小床上竟然多了这把长命锁!

    何奎肯定地说这是自己父亲送来的,因为这是他父亲生前从不离身的东西,去世以后一同埋在了坟里。

    “令尊的坟墓在哪儿,方便我去看看吗?”

    如果是埋到坟里的东西被死人送了出来,情况就比较严重了,一般来讲是死者想用自己送来的东西换活人的命。

    但这种情况大多是死者想要骗活人来做自己的伴侣,也就是一种强制性的阴婚。我觉得何老先生肯定不会对自己刚出生的孙女有歪心思,就想去坟前看个究竟。

    何奎自然不会拒绝,当即领着我们朝田里走去,最终在一处地势相对较洼的地头停了下来,靠近中央的位置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坟头。

    整块地只有这一个坟头,所以不等他说什么,我一马当先便走到坟前,先是弯腰鞠了一躬,而后才认真的观察起来。只是看了半天,都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仅仅看出了一些消散的阴气,可是越这样越是不正常。

    因为坟墓处在整块地最低的位置,这样一来四周的流水与寒气都会朝坟墓聚集,按道理来说坟墓下方应该有一团强烈的阴气,而现在坟墓里干干净净的,很有可能里面根本没有尸体!

    “张大师,看出什么没有?”

    何奎见我脸色难看,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有些慌乱地问道。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跟他商量能不能把坟墓打开确定一下。

    他先是一惊,等听到我说挖坟的时候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十分为难地问我能不能不开坟。

    “那就观察观察再说吧。”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老爷子已经入土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挖坟的好。我又看了一会,还是没发现什么问题,就跟着何奎回了家。

    他家是一座青砖瓦房,看上去年代很久了,虽然勉强还能住人,但算得上村里最破的房子了,我疑惑地问他为什么不盖一座新房。

    何奎听后脸色刷的就红了,尴尬地说这房子是父亲年轻的时候盖的,而他自己大学毕业后就在城里找了工作,结婚的时候把自己和父亲的积蓄都花光了,婚后和妻子在城里租了房。

    后来工作丢了以后,他们连房租都付不起,被迫回到了老家。我听完有点看不起他,却也明白他混的这么惨跟他父亲脱不开干系,就不再讨论这个话题,转而问他女儿现在怎么样。

    “你不说我还忘了,昨天晚上女儿没再闹腾,睡的可踏实了。”

    提到女儿,何奎总算有了一丝笑意。

    李麻子听了以后随口说道:“会不会是长命锁起了作用?”

    “啊?”

    何奎听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最后才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要是这样的话,父亲从一开始就不会折磨我们了……”

    他说完李麻子也不吭声,两个人纷纷看向我。

    其实李麻子说的问题我也想到了,很多老人对自己的儿媳深恶痛绝,却对孩子关爱有加。

    何老先生死后因为怨恨缠着儿媳,并不妨碍他疼爱自己的小孙女。我觉得吓哭何奎女儿的绝不是何老先生,而是有其他的东西!

    “这个想法靠谱。”

    李麻子猛的点头,表示同意我的猜测,而何奎脸色则变得很复杂,有怀疑,也有对父亲的愧疚。

    刚进院子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声音一声大过一声,十分吓人!

    何奎脸色一沉,大跑着进了屋,我和李麻子跟在后面,发现有个年轻的女人坐在床边,正哄着怀里的婴儿。

    女人看到我们以后,赶紧把孩子递了过来,不停的求我们救救她女儿。

    我只看了一眼,就确定婴儿冲到脏东西了,她脸色发灰,天宫位塌陷,天灵盖上有一团模糊的紫气。

    小孩子总能看到脏东西,是因为刚出生时天灵盖上有一团紫色的灵气,这团紫气也代表了新生儿的命数,随着孩子长大,这团灵气会逐渐渗入身体,成为生命精元。

    眼下小女孩的灵气即将消散,这样下去不出三天就会死掉,我急忙拿出一张阳火符贴在她额头,暂时维持她的性命,而后整体打量起房间,这才发现房间里竟然充斥着一股黑雾,源源不断地往床上扑。

    怪不得小女孩的天灵盖会被侵蚀,住在这屋里相当于整天泡在阴气里,时间长了别说小孩子了,就算是成人同样会被影响到!

    何奎的老婆脸色也很憔悴,八成就是被阴气冲到了,我让何奎把门窗全部打开,然后继续观察。发现这股阴气根本不往外跑,即便是外面的风吹进来把阴气吹散,等风劲过了阴气又会重新聚集到一起,继续在床上空盘旋。

    “这是怎么回事?”我皱着眉头嘀咕道。

    然后让何奎和李麻子把床搬到另一个地方,想看看床下有没有什么东西,结果床下面除了一些灰尘外什么都没有。

    这时,我震惊地发现阴气竟然跟了上来!

    接着我连续让他们把床换了好几个方位,但无论放在哪里,那团阴气马上就会跟上来。

    李麻子见我一直往头顶看,猜到了上面有阴气,就问我能不能找到阴气来源?

    我摇了摇头,这团阴气自始至终都围成一个圈,不断的盘旋根本分不出哪里是起点。

    好在这股阴气只是围绕着床在打转,我把孩子抱出来以后,那团阴气没有跟过来。这说明那东西不是针对孩子的,只是之前何奎以为孩子受了风寒,所以基本没让她出过门,这恰恰害了她。

    何奎的老婆听我说完,赶紧在外屋收拾了一下,把婴儿床搬了出来。

    果然,一出来孩子就稳定了下来,脑门上最后的紫气逐渐平稳,我问出她的八字,用回魂术将她的灵气收了回来。

    但是小孩子的灵气本身就很弱,散了以后很难重新聚集,所以只收回了一部分,不过最起码能够让她脱离生命危险,接下来只要保证她不被阴气缠身,身体自然会恢复过来。

    解决了孩子的问题以后,何奎小两口明显松了口气,不停的向我道谢,我摆摆手说没事,然后告诉他现在看不出来阴气来自哪里,需要等到晚上再观察。

    何奎点点头,忙着招呼老婆做了点饭菜,我和李麻子确实饿了,就凑合着吃了一口,下午就在他家里睡了会儿。

    等晚上起来以后,我让何奎一家三口去外屋睡觉,而我和李麻子则躲进那间房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