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二三章 鬼门关交易大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三章 鬼门关交易大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因为刚才那只小鬼的事,我也不敢再睡觉了,想找尹新月说说话又有些无法面对她,最终给李麻子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他还真的没睡,一问才知道这家伙在火车上,他趁着难得的空档去看看楚楚的墓地,说完问我最近怎么样?

    “我还是这样呗!就是半夜睡不着。”我装做轻松的笑道,把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李麻子这人够意思,他要是听说我有困难,肯定会二话不说来帮我的。

    在他一再要求之下,我只好答应他过一段接着带他收阴物,心里却有些戚戚然。

    这时我才感受到了孤独,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屡屡准备撒手生意,却又总是忍不住。阴物商人不仅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生命,离开了它,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活了二三十年,我从没有这么孤独过,感觉一晚上太漫长,甚至每分每秒都是那么煎熬。

    终于,随着东方泛白,第一缕阳光升起,我终于不用再坚持,倒头睡了过去。

    这次睡得很踏实,也没再做什么梦,后来外面的噪声太大,我自动醒了过来。往外一看那些工人们又在工作了,我看了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可t恤男还没有回来,我不由担心起来,赶紧给他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电话很快被接通,t恤男声音虚弱的说他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让我不要着急。果然,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可身上的熊本熊t恤却已经撕碎,脸上还有明显的血痕。

    他上车后无力的说了句这里没有鲛人泪,说完就让我开车回家,而他自己做到后座上睡了起来。

    从昨晚开始我对鲛人泪就不抱多大希望了,所以他说完我也没多大心理波动。

    傍晚的时候回到了尹新月父母的村庄,我在村口停下来叫醒了t恤男。

    “我跟他交手了,谁也没有杀掉对方的勇气!但他告诉我龙王村真的没有美人鱼,而是有着其他的秘密,只是他没告诉我。”

    t恤男有些沮丧的说道,我知道他指的是那个干巴老头,就点了点头。

    接着他告诉我既然短时间内找不到鲛人泪,就必须暂时维持二老的生命。

    “什么意思?”我听后眼前一亮,因为他一般这样说,就是有了主意。

    t恤男点点头,告诉我今年七月十五的鬼门关下,会有一场神秘的交易大会,这场大会是阴物圈子自行组织的,到时候会有无数的高手,妖怪,千年老鬼参加,他们也会带来各种罕见的药材,内丹,阴物,法宝等等,来换取自己所缺的东西。

    所以t恤男觉得在那里一定能够找到鲛人泪!

    现在还不到二月,也就是在接下来半年的时间里我们需要控制好岳父岳母的病情,普通的方法根本坚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t恤男想了半天决定用鼠前辈与本命鼠交换命格的方法,暂时用动物与二老交换下命格。

    但是一般的动物有可能坚持不到七月十五就会死去,那样岳父他们的命格也就跟着散了。为了保险起见,t恤男决定回去把我们在日本收服的那只小狐狸带过来,同时决定借鼠前辈的本命鼠一用。

    “谢谢你,初一。”

    我想了想,看着他认真的说道。t恤男笑了笑,然后连家门都没进直接开车离开。

    我自己鼓了半天勇气才硬着头皮回到家,本以为尹新月会第一时间追问我有没有得到鲛人泪,没想到她最关注的是我有没有受伤。我摇了摇头,而后把t恤男的话跟她说了一遍。

    “这样也好,只要能保住爸妈,怎么都行。”

    不知是故意安慰我,还是她的情绪真的稳定了,尹新月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哭哭啼啼。

    接下来几天我每天都会给岳父岳母调制药膏,几天以后t恤男带着小狐狸和本命鼠回来了,他用咒语将二老的命格与它们对换了一下。

    做完这一切以后t恤男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轻松,他告诉我只要不出现意外,接下来半年二老不会再有危险,只等着七月十五鬼门关交易大会的到来!

    我知道t恤男所说的意外发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鼠前辈跟本命鼠换了这么久的命格,从没出过问题。

    尹新月听我解释完这一切以后,脸上也不再那么忧郁。她毕竟有工作,不能时时刻刻待在老家,住了几天见二老确实没再出事,我们就准备回城里,我本想带t恤男回去一起玩几天,他却拒绝了,说自己还要回龙王村处理点事情。

    “那你小心点。”

    我没问他去做什么,就像我没问他把我锁在车里的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必刨根问底,默默的祝福就好。

    回到城里以后新月就忙着工作了,平日里很少回家,我又陷入了一个人的生活,越发的觉得自己孤独。

    好在关键时刻李麻子这家伙又给我带来了一桩生意,而且客户家就住在武汉附近。我听他说完马上来了兴趣,拾掇了点家伙事儿就问李麻子客户家具体地址。

    谁知李麻子学的奸诈了,贱兮兮的说道:“张家小哥,你得先答应带我一块去,要不我就把地址烂在肚子里。”

    说完李麻子闭上眼睛,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我最近确实憋坏了,也没心情跟他闹,只好答应了下来。他这才告诉我对方住在一个叫做白家村的地方。

    “麻子,你这又是在哪里接到的活儿?”

    赶往百家村的路上,我百无聊赖地问道。

    还别说,这小子总能在我需要的时候像变戏法似得弄出一大堆生意。

    李麻子嘿嘿一笑,说他在扫墓回来的火车上碰到了一个愁眉苦脸的男人。李麻子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会察言观色,他感觉这人可能遇到麻烦了,就用三寸不烂之舌询问起来,没想到还真问出点事。

    这男人叫何奎,他是专门去南海求菩萨去了。

    原来自从他父亲去世后家里就怪事不断,首先是老婆不小心动了胎气,流了肚子里的孩子;接着何奎在城里的工作也丢了,无奈之下只好带着老婆回农村生活。

    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得安宁,何奎的老婆在睡觉的时候,总是梦见那死去的公公在对着自己哭,甚至是破口大骂。

    毕竟何奎的老婆以前挺瞧不起这个公公的,嫌弃他是农村人,把公公省吃俭用攒着送来的鸡蛋土特产都给丢进了垃圾桶,还在下雪天把公公撵出了门。

    何奎知道以后就赶紧去父亲坟前烧纸,求父亲原谅他们,但是根本就不管用,这种情况甚至越来越严重,弄得他老婆晚上根本不敢睡觉。

    如果说这些还能忍的话,接下来这件事让何奎彻底恨上了自己的父亲。

    这段时间他老婆终于生下了一个女儿,却没想到女儿出生后就一直多灾多病,甚至好几次在医院里检查的时候医生表示没有问题,可女儿还是哇哇哭个不停,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们两口子一合计,都觉得可能是老父亲在吓唬孩子,无奈之下何奎只好去南海求观世音菩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