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二二章 T恤男的往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二章 T恤男的往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想要爬起来,可是身体根本用不上力,四肢不间断的抽搐着。

    干巴老头从后面走过来,用臭哄哄的开缝胶鞋踩在我脑袋上,恶狠狠的说道:“小娃娃,多少能人来这里都跪了,你能比他们厉害?”

    “我……我只是想来找点东西……无心冒犯。”

    因为身体抖动的太厉害,我说话的声音都断断续续的。

    我努力想证明自己没有恶意,一方面是在拖延时间,另一方面也想了解龙王村为何如此排外?

    “找东西?”

    干巴老头冷笑着加大了脚上的力度,我只觉得脑袋都快被踩爆了,呼吸变得极度困难。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把脚从我头上挪开,转身将圣母杖抄到手里,抚摸着圣母杖笑了笑,说这真是件好宝贝,不过放在你手上浪费了。

    说完他猛的大喝一声,双手举起圣母杖就朝我脑袋上砸了下来!

    这一下要是被砸中的话我的脑袋绝对会变成开裂的西瓜,在强烈求生欲望的刺激下,我猛的翻了翻身子,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圣母杖重重的砸在我肩膀上,我只觉得半边身体一麻,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你妈的!”

    我张着血呼呼的嘴巴大骂道,感觉这人有点变态,根本就不给说话的机会,上来就要杀人。干巴老头听后眼睛瞬间爆红,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这是找死!”

    随后他再次挥舞圣母杖砸了下来,刚才那一躲我已经消耗了全部体力,现在只能闭上眼睛等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耳边忽然传来长剑出鞘的声音,紧接着我就看到t恤男带着一抹剑锋从黑暗中闪现而出。

    我惊喜的睁开眼,发现t恤男用八面汉剑挡开了圣母杖,此刻正和干巴老头对峙着。奇怪的是他们两个对峙了很久,却没有一个人主动动手。

    t恤男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干巴老头的表情我看的十分清楚。他对t恤男好像有一种复杂的感情,眉目虽然无比的凶狠,但眼神中却多了一丝犹豫。

    他们就这样对峙了几分钟,干巴老头竟然扭头离开了,等他消失以后,远方才传来他的声音:“带着这个小娃娃离开,看在莹莹的份上今天放你们一马,这是最后一次!”

    他这话明显是对t恤男说的,而且我脑子里确实没有莹莹这个人,联想到t恤男说自己爱人死在这个村子里,我忍不住八卦起来。

    “受的伤不重吧?”

    t恤男把我从地上拽起来,迅速在我四肢的穴道上点了一圈,我总算不再抽搐,苦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毕竟老头是直接打的我,只是一些皮外伤,接着我问他之前去了哪里。

    “我跟了很久,才发现他从河面上消失了,这才意识到中计!赶紧追了回来,幸好没来迟。”

    t恤男说着拧了拧还在滴水的衣服,叹了口气说道:“走吧!在那老头反悔之前离开。”

    听t恤男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周围的环境变了,看来老头把幻境撤了。

    回去的路上我心底不禁嘀咕起来,看t恤男的模样似乎非常忌惮那个老头,那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他是我……岳父。”

    不等我开口,t恤男就主动说了出来,接着他眼睛一红,跟我讲了起来。

    原来那个莹莹就是干巴老头的女儿,也是t恤男的爱人。

    龙王村的村民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世世代代守护着龙王村,极度仇视外界的人。莹莹在父亲的影响之下成长很快,年纪轻轻就成了高手,不断的将入侵者一个个杀死。

    后来t恤男为了调查真相来到了这里,莹莹又一次出手,却阴差阳错的爱上了t恤男。

    两个人结合了,天真的以为能够说服干巴老头,没想到老头大发雷霆,当即逼着莹莹杀死t恤男。

    这对情侣无奈之下离开了龙王村,过了一段时间莹莹以为时间会让父亲释怀,没想到干巴老头丝毫没有改变,依旧逼她杀死t恤男,莹莹崩溃了,最终选择了自杀……

    莹莹死后干巴老头才知道后悔,但他极端的把责任放在t恤男头上。可能是出于对女儿的愧疚,他最终放过了t恤男,但两个人从那以后就保持着这种仇恨。

    说到这里t恤男微微叹了口气:“你说我该不该杀他?他害死了我最爱的女人,可他偏偏是那个女人的父亲。”

    “对不起……”

    从一进村我就感觉到了t恤男不对劲,自己私下里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没想过事情会这样。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这其中包含着杀妻之仇以及血缘关系,我除了沉默什么都做不了。只是替他感到可惜,虽然我一向把他当成哥们,但我心里知道他跟鼠前辈白眉禅师一样,属于我的长辈。

    所以我不止一次的怀疑他为什么没有成家,现在总算明白了。

    过了好半天,t恤男才恢复过来,淡淡的说道:“九鳞,对不起!我对他出不了剑,他再十恶不赦也算是我的岳父。”

    “没事,我们再去其它地方看看,总会找到鲛人泪的。”

    不等t恤男说完我就赶紧笑着答道,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猛的疼了一下。

    尹新月还在家等着我,如果找不到鲛人泪的话,我该怎么回去见她?

    可是我能逼t恤男吗?他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我现在才明白一向孤傲的他为什么这次这么谨慎,他想带着我避开岳父找到鲛人泪,只是没想到那老头看穿了我们的把戏,给我们来了个将计就计。

    这样一来我们的行动已经透明了,而且老头说的很明白,只放过我们这一次,那下次再遇到肯定是拼的你死我活。

    我想了想说道:“初一,咱们不行就去问问白眉禅师,他老人家见多识广,或许知道鲛人泪的线索。”

    t恤男不是矫情的人,没再纠结那个话题,而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我累了,睡一晚再走吧!”

    等上车以后t恤男没马上开车,而是提出在车里休息一晚。我浑身都快散架了,自然没什么意见,半躺在后座上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睡着睡着我突然听到尹新月的哭声,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尹新月身上穿着孝衣,披着麻布帽子跪在床前撕心裂肺的哭着。

    而床上躺着的是岳父岳母,他们脸色苍白,瞳孔涣散,赫然已经离世。

    我没想到二老这么快就离世了,失魂落魄的走上前想安慰尹新月。谁知她猛的推开我,痛苦的吼道:“张九麟,你这个骗子,骗子……”

    尹新月的话字字诛心,我咬着牙想抱住她,谁知已经崩溃的尹新月突然抓起一旁的剪刀,直愣愣地插进自己脖子里,鲜血瞬间喷了我一脸。

    “新月,不要!”

    我痛苦的吼道,猛的向她跑过去,头顶却传来一阵剧痛。

    我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撞在车顶上了,看到自己还在车里,我知道自己刚才是做噩梦了,这才松了口气。一边擦着冷汗一边习惯性地朝窗外看去,却惊恐地发现尹新月面无血色地站在窗前,正一脸呆滞地看着我。

    我下意识就要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死了,只好喊t恤男帮我开锁,扭头一看却发现前面座位上根本没人。

    “怎么回事?”

    我疑惑地掏出手机准备给t恤男打电话,却看到他给我留了条短信,说他出去办点事,为了我的安全把我锁在了车里,还说这个地方的鬼魂很邪门,能够进入人的梦境,让我无论梦到什么都不要当真。

    看完短信以后我脑子嗡的响了一声,心说怪不得自己莫名其妙做出岳父岳母去世,新月自杀的梦呢!敢情是小鬼在找我麻烦。

    我看着外面的小鬼,心里冷笑着,悄悄地从兜里摸出一张中等灵符夹在手心,而后做出要跟她说话的样子,冲她勾了勾手。等她彻底贴在车窗上以后我猛地将灵符贴了上去!

    那小鬼瞬间变回原型,惊恐的想要逃跑,但t恤男画出来的中等灵符威力极大,瞬间就将它的身子吞噬。

    “妈了个巴子的,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我只觉得心口憋着一口气,忍不住大骂道。多少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眼下却因为寻找鲛人泪,被这种小鬼戏弄。

    虽然t恤男没在短信里提到自己去做什么,可我知道他一定是在为我做最后的努力。他把我丢在车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关键时刻干巴老头可能放过他,却不会放过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