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一八章 美人鱼的眼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八章 美人鱼的眼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t恤男摇头笑了笑,说八百里蛟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八百里蛟只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以为找到了栖身之所,既然九鳞差点用千面阵拿下它,那它肯定吓得不敢再来。”

    t恤男一说完,我猛地想起房顶上的冰层,就把经过和他说了一下。

    t恤男听完点点头说这就对了,八百里蛟应该是受了伤,所以才用冰层敷身体,既然已经把冰层挪走,便意味着不会再来。

    他说着说着看到我和尹新月脸上露出笑容,皱了下眉头道:“八百里蛟虽然走了,事情却远远没有结束……”

    “啥?”

    看到他这副表情,我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

    接着t恤男跟我解释起来,原来活人一旦被八百里蛟沾染,长出鳞片的话,即便它以后离开了,鳞片还是会不断的生长,直到死亡。

    而且随着剪鳞片的次数增多,患者身体表层会越来越坚硬,最终变成人畜!

    可能是怕第尹新月受不了,t恤男说这段话的语速很快,说完话锋一转,缓缓开口道:“想要解掉八百里蛟的毒素,唯一的办法就是服用鲛人泪。”

    “鲛人泪是什么东西?”尹新月等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成功的方法,急切的问道。

    我虽然也很高兴,却比尹新月要失落的多。因为我知道,鲛人泪绝对要比不死草难找的多。

    我倒不怕困难,只是担心二老坚持不到我们找到鲛人泪的那一天!

    “鲛人泪便是美人鱼的眼泪。”

    t恤男一开口,就让尹新月目瞪口呆,我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还美人鱼,咋不说奥特曼呢……

    他没在意我们的表情,自顾自地讲述起来。

    据说当年八百里蛟跳入泥塘之中即将失去生命的那一刻,旁边游过来一条美丽的美人鱼。

    那条美人鱼想要救它出去,却没有足够的力气,只能在边上干着急,最终在八百里蛟彻底陷进去那刻,美人鱼流下了眼泪。

    八百里蛟看到了这一幕,它心中的怨恨和不甘心在这一刻彻底化解,有的只是对美人鱼的感激与朦朦胧胧的爱意。

    即便它后来侥幸没死,心里还是没有忘记美人鱼那滴眼泪。

    “初一,你见过美人鱼吗?”

    故事很凄美,但我根本没有心思遐想,阴着脸问道。毕竟美人鱼这种东西过于虚缈,至少我目前从没见过。

    t恤男摇了摇头,他第一次不再那么肯定,而是有些不自信地说道:“应该有吧,我只听到过传说……”

    说完他将桌上的茉莉花茶一饮而尽,看着我们坚定的说他一定会解决这个麻烦的,让我们不要担心。

    我点了点头,事情到了这一步,一切只能服从t恤男的安排,就问他有没有什么思路?

    “找到八百里蛟,就能找到美人鱼。”

    t恤男肯定的开口,我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八百里蛟肯定比我们还想早点找到美人鱼。

    随后他转身走到外面,询问岳父和岳母生病之前有没有喝过平常不常喝的水,吃过不常吃的牛肉,或者有没有去过河边、井边等地方。

    我在旁边站着没有说话,心里却很好奇二老到底在哪儿无意碰到了八百里蛟?这几率跟小行星撞地球差不多了,怎么就让他们赶上了呢……

    岳父想了半天,最后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而岳母目光闪烁,看起来是想到了什么。

    看到大家都把眼神投了过来,岳母犹豫了半天才看着岳父吞吞吐吐的说道:“老头子,是不是跟咱们挖的野菜有关系呀。”

    “野菜?这怎么可能呢。”

    岳父听完愣了一下,我却感觉问题可能就出在这,就连忙问野菜是怎么回事。

    “刚入秋的时候村东边河道里有块野地长出了好多野菜,我和你妈从地里回来看到了,觉得能吃,就割了点回家……”岳父说道。

    此刻我和t恤男对视一眼,当即就明白问题就出在野菜上面。

    首先,秋天的时候山东这块千里枯黄,怎么会突然长出绿油油的野菜?

    然后就是为什么别人都没事,只有岳父岳母出了问题,是别人都没去采摘野菜吗?还是只有它们能够看到野菜?

    答案显而易见,太多太多的农村人是从穷苦年代熬过来的,所以现在即便过上了温饱的生活,仍旧会对过去的美味念念不忘。而且村里总会有穷苦人家的,没理由全村只有他们两个人去摘!

    “呀,还真是这么回事。”

    岳父见我们两个脸色不对,也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突兀的拍了下大腿,恍然大悟道:“怪不得第二天那些野菜全没了,我和你妈还以为被人连夜割光了呢。”

    “爸妈,你们怎么这么糊涂,咱家缺钱吗?来历不明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吃!”

    不等我说话,尹新月就忍不住爆发了,她吼了一通声音突然低了下来,流着泪说道:“我这些年在外面打拼,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不就是想让你们过的好点吗?你们怎么就……”

    说着她捂着嘴巴跑回卧室里了,我追上去安慰了她几句,然后在岳父的带领下,和t恤男一块前往河边。

    大晚上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倒是给我们省了不少心。岳父边走边跟我们讲了起来,他们村的小河是黄河支流的分支,原本每年都会来一次水,最近这些年黄河断流越来越严重,小河也就彻底断了水,有些心眼多的村民就在河道里种了庄稼。

    果然,等到了桥头我拿手电筒往下一照,就看到了绿油油的小麦,但在其中有一块篮球场大小的地方光秃秃的,露出下面的土块。

    这块地恰好在河道正中间,村民没理由空着它,因此不等岳父开口我们就知道这就是那块长野菜的地,迅速跑了过去。

    t恤男到那儿直接拔出他的八面汉剑,垂直朝着地面插了进去,整个剑身瞬间没入!

    我以为他要念咒语,没想到他紧接着就拔了出来,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把香灰撒在剑身。

    只见那些灰发出滋滋的声响,就像煮沸的水似得不断的冒着泡泡。

    过了大概一分钟,那些灰才缓缓从剑身脱落,这时我惊奇的闻到剑身上正往外散发出腥臭味。

    “没错了。”

    t恤男用手帕将八面汉剑擦拭干净,才收回鞘中,而后似笑非笑的说道:“八百里蛟很聪明,它竟然用附近的冰凌来掩盖自己的阴气。”

    t恤男说完,我才意识到脚下的土地很松软,没有被冻住,原来是地下的冰块都被八百里蛟吸收了,看来它也挺不容易的,明明很怕冷却为了生存用冰块敷身。

    我叹了口气,问t恤男能不能找到八百里蛟的位置?

    t恤男说可以试试看,然后拿出一个葫芦把小麟从里面放了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