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百零零章 汉宫飞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零章 汉宫飞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出了公园门以后,我担心鼠前辈一个人对付不了张燕,就把李麻子身上的绳子解开,让他自己想办法打车先去找冯远征。

    说完我转身就要往里跑,却被李麻子一把抓住,他沉声开口道:“冯远征已经死了。”

    “啥玩意儿?”

    我听完整个人愣在当场,李麻子点点头说冯远征出卖张燕被她发现了,张燕一怒之下杀了他。

    “这么说来,张燕把我们引到这里是个圈套?”

    我心里咯噔一声,却想不到问题出在哪儿。这时李麻子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你不觉得现在知道已经晚了吗?

    “什么意思。”

    我看着反常的李麻子,心底突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想往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李麻子嗖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匕首直愣愣的插入我肚子里,冷冷的说道:“去死吧!”

    我只觉得腹部传来一阵压力,却没有感到疼痛,低头一看才发现李麻子这一刀刺在了我内兜的罗盘上面了。

    他见刺杀失败,咬着牙把匕首拔出来就要抹脖子自杀。显然他是被迷了心智,阴灵知道只有一次机会,被我侥幸逃脱以后她就想把李麻子弄死。

    “去你妈的!”

    我猛的出手抓住李麻子的手腕,然后另一只手食指中指并拢在一起,用力地在李麻子眉心戳了一下。

    李麻子当时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我怕阴灵再耍什么幺蛾子,握着天狼鞭警惕地观望着四周。

    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鼠前辈气喘吁吁地从里面走出来,满脸遗憾地说让她给跑了。

    “正常,我就没打算今晚留下她!”

    鼠前辈回来,我和李麻子就安全了,我松了口气,问他有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作祟。

    “一道绿色的影子,隐约能看出是一个身穿绿色裙子的女人,其它的就不知道了,那娘们速度太快……”

    鼠前辈骂骂咧咧地说道,然后他看了看倒下的李麻子和掉在地上的匕首,淡淡的开口道:“算你小子命大!”

    我尴尬的笑了笑,拖着李麻子就打车回宾馆,为了防止张燕半夜再来捣鬼,我和鼠前辈专门在李麻子的房间布置了几道阵法,保证一有动静我们就能及时赶到。

    按理说折腾了一天,我应该倒床就睡才是,可是躺下以后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事情。

    好在时间还不算太晚,我试着给尹新月发了条短信,问她睡了吗?没想到她紧跟着就回过来电话,问我怎么还没睡。

    她那里乱哄哄的,显然又在熬夜拍戏,我没跟她说这边的事,随便扯了几句,让她拍完早点休息就把电话挂了……

    老实说我和新月虽然结婚了,但和没结婚之前一样都是各忙各的。虽然我们感情很甜蜜,可总这样也不是事儿,我就想着等忙完了这笔买卖,得好好休息个一年半载专门陪陪她,去她想去的地方,看一看蓝天白云,想着想着我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这时短信铃声响了起来,我以为她又有什么事,打开一看竟然是冯远征发来的。

    冯远征!

    我总算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心神不安了,李麻子说冯远征已经被杀了,可现在他却给我发来了短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有可能是张燕拿着他的手机来套我的话,所以我干脆地回了个电话,没想到被对面直接挂断,紧接着又一条短信:张大师,我现在不能接电话,我给你发短信是想告诉你,我好像发现那东西是谁了!

    “谁?”

    我一听这话腾地从床上坐起来。

    可是过了半天对面都没有再回短信,思来想去,我始终无法确定发短信的到底是不是冯远征本人?

    如果他真的遇害了,那现在我们过去就是自投罗网。可要是不去的话,我又不甘心,最终只好敲开鼠前辈的门,问他怎么办。

    鼠前辈揉了揉脑袋道:“去,为什么不去?”

    我微微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甭管是不是圈套,只要能看清楚那阴灵的面目就行了。想到这我不由有些鄙视自己,感觉自己结婚以后胆子明显变小了。

    随后我打电话让李秋水过来,有她看着李麻子,我也就没了后顾之忧。当下和鼠前辈一起赶往冯远征家里。

    到小区门口刚准备给他打电话,身后就传来虚弱的声音:“张大师,我在这儿。”

    我扭头一看,发现冯远征从花坛里爬出来,他的动作十分缓慢,好像是受了伤。我大步跑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发现他脸色苍白,满身的露水与泥土,看来在里面趴了好久了。

    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领口处隐约还能看出血迹,我赶紧问他发生了什么。

    “本来我已经瞒过去了,谁知道你的那个兄弟突然开口把我给出卖了……”

    冯远征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对李麻子的埋怨,我不好意思地说那是李麻子被迷了心智,希望他不要介意。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冯远征告诉我们,张燕当时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怎么反抗都没用,因为张燕力气大的惊人。

    好在冯远征只是被掐的晕了过去,被丢在了卫生间里。他醒过来以后发现客厅里的电视开着,就小心翼翼地爬到门边看过去,发现张燕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边看边抹泪,满脸的幽怨与不甘心,张燕整个人看上去气质都变了,像是另外一个人。

    “她看的什么电视?”我急切的问道。

    冯远征想都没想就说道:“《汉宫飞燕》,这个电视剧很老了,以前也没见她看过,最近一遍又一遍地看!我一直没注意这个问题,直到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才灵光一现觉得问题可能出在这里。”

    我听完快速用手机搜索了《汉宫飞燕》这部电视剧,得知这是一部讲述汉成帝和他的爱妃赵飞燕,赵合德姐妹的故事。

    据说赵飞燕是古代著名的美女之一,原来是阳阿公主府中的侍女,一次汉成帝微服私访,无意中发现了赵飞燕的存在。刹那间就被赵飞燕那勾人的眼神,动人的歌喉给打动的直流口水。

    而且赵飞燕身材娇小,会跳各种各样的舞蹈,甚至能在人的手中跳‘掌上舞’,这一下子就激起了汉成帝的征服欲望,夜夜临幸,再也离不开她了。

    后来汉成帝听说赵飞燕还有一个妹妹叫做赵合德,长的非常妩媚,甚至连赵飞燕都比不过。于是把赵合德召入后宫一起伺候自己,结果这赵合德却是一个心机婊,不断的哄骗汉成帝,处处打压自己的姐姐,最终成功上位,而赵飞燕却逐渐的被冷落……

    我看完这些资料,又联系到那只铁燕子,以及张燕最近尖酸刻薄的性格,感觉十有八九是赵飞燕的阴灵在作祟,就问鼠前辈该怎么办。

    “这还用问我吗?上去揍她!”

    鼠前辈说完率先走进小区,我们两个赶紧跟上,走到他们家楼下以后我和鼠前辈各自贴上一张遮阳符,在冯远征的带领下顺着排水管道爬进了他们家卫生间。

    随后我就听到客厅传来女人的抽泣声,凑到门缝往外一看,果然就像冯远征说的那样,张燕正泪眼婆娑地看着电视里的《汉宫飞燕》。

    而她身上清晰地散发着一股绿色的气体,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降低了不少。

    接手这桩生意以来一直没能看到阴灵的本尊,到现在她总算露出了马脚,我匆忙在眼皮上滴了几滴牛眼泪,随后再看过去!赫然发现张燕的身体里有一个身穿翠绿色汉服的较小女人,她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电视,眼睛里满是绝望。

    确定她是赵飞燕以后我往后退了退,问鼠前辈要不要冲上去?鼠前辈让我在卫生间呆着,等他溜到另一个方向杀赵飞燕一个措手不及,说完就爬出了窗户。

    “等会交起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继续装死。如果她来到你身边,你就用这个出其不意的插她的后脑勺!”我用手机打了一段话,等冯远征看完以后就把桃魂花塞进他的手中。

    赵飞燕以为冯远征死了,肯定不会防备他,而后脑勺是人体要害,如果冯远征真的能够出其不意地用桃魂花击中张燕,那赵飞燕的魂魄一定会被驱逐出来!

    冯远征明白我的意思以后直接躺在了地上,我没再跟他说话,拿起阴阳伞做好准备。

    经过几次的交手,我发现用天狼鞭对付速度极快的赵飞燕,明显的鞭长莫及!

    赵飞燕还在继续哭泣,鼠前辈却还没有动手。眼瞅着遮阳符的时效快要过去,我不由紧张起来。

    过了大概十分钟,赵飞燕猛然朝卫生间看过来,我心里咯噔一下,低头一看遮阳符已经失效了,自己身上的阳气也跟着全部现形!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赵飞燕身后卧室的门‘砰’的打开,鼠前辈从里面跳出来大吼一声:“孽障,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