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九五章 堂前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九五章 堂前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超度完屈原的阴灵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感觉到比较迷茫,有些看不到方向,后来鼠前辈见我这么消沉,就特意让我跟着他一块走走!

    我确实很久没和他一起处理阴物了,就答应了下来,心里盘算着到时候趁机再顺他两件宝贝啥的……

    本来鼠前辈没打算带李麻子,可这小子多机灵,他知道跟着鼠前辈有的捞,死乞白赖的非要同行,就连一向猥琐的鼠前辈都拿他没有办法。

    按照我和李麻子的效率,凡是主动出去找生意八成都会无功而返,没想到跟着鼠前辈不出三天就有生意上门了!

    对方是苏州人,听鼠前辈说是个女的,李麻子一听这话就来了精神,贱兮兮地问道:“长得怎么样?有没有老公。”

    “有没有老公关你屁事,再嘚瑟我让如雪大侄女揍你。”

    鼠前辈‘啪’的一巴掌呼李麻子脑袋上,李麻子弱弱的缩了缩脑袋,没敢再说话。

    第二天我们约好在苏州一家咖啡馆见面,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对方已经在等着了,看到我们之后热情的跟我们握手。

    “好好好……”

    李麻子跟她握手的时候很没出息的流出了口水,要是换个场合我非踹他两脚不可,不过他的反应也说明这女的长相不俗。

    这女的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和电影明星赵丽颖差不多,属于甜美型的美女,尤其是胸前的事业线相当突出,只不过她的眉头一直蹙在一起,看起来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

    坐下之后,女人告诉我们她叫李秋水,是苏州当地人,毕业后与闺蜜一起在微信推销化妆品,现在已经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

    我听完偷偷一乐,心说李秋水把自己介绍的也太全面了吧?这又不是相亲大会。

    “我的闺蜜叫张燕,我们从大学开始关系就一直很好,是那种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不分你我的死党,毕业后更是一起努力,最穷的时候两个人蜗居在地下室里都没觉得苦。后来日子过得好了,我们的感情也没变化。可是,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张燕她……”

    说到这李秋水的眼睛一下就红了,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紧拿纸巾擦了擦眼,接着又讲了起来。

    原来她的好闺蜜张燕最近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温柔体贴了,反而处处想跟李秋水攀比,甚至处处想要超过她!

    开始李秋水还没在意,毕竟这么多年来姐妹两个都是在竞争中互相进步的。然而有次在与一位大客户谈合同的时候,到了最后关头签名,李秋水习惯性地率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张燕却突然发疯似得撕毁了那份合同,理由是不想签在李秋水的名字后面。

    当时李秋水就觉得很委屈,但是这么多年的关系,她也没说什么,结果打那以后,张燕处处与她作对,甚至无中生有,恶意中伤她……

    即便如此,李秋水还是舍不得这份姐妹情,就打电话给张燕的丈夫。一问才知道张燕不单单是对自己这样,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甚至在家里也摆出一副全世界都要与她为敌的样子。

    李秋水和张燕的丈夫聊了一下,两个人都觉得张燕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缘无故变化这么大,就猜测她可能是中邪了!

    李秋水刚好有次跟一个客户吃饭的时候,听到了鼠前辈的威名,就想花重金委托鼠前辈来瞧瞧。

    听完这一切我觉得张燕肯定是招惹到了脏东西,就扭头看了看鼠前辈,鼠前辈淡淡的点了点头。

    看他这意思是让我处理这件事,他在边上做指导,我就没再废话,问李秋水能不能带我们去张燕家里看看?

    “这个恐怕有点难……”

    李秋水面露难色的告诉我们,说张燕现在戒备心很强,像是得了被害妄想症。不过她可以约张燕的丈夫出来,没准能问出点线索。

    “那你看他现在有时间吗?”

    我点头说道,毕竟同床共枕生活在一起,张燕的丈夫应该了解的更多一些。

    李秋水随后就给张燕的丈夫冯远征打电话,冯远征听说我们在等他显得非常激动,表示自己马上就到。可是挂了电话很久他都没出现,鼠前辈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我也觉得有些过分了,让我们四个干坐在这里等他,要不是看在李秋水态度诚恳的面子上,早就一走了之了!

    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看到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冲进咖啡馆。他身上脏兮兮的,还有些零星的血迹,看上去像是乞丐。李麻子从桌上拿起一盘点心递过去,有些反感的说道:“拿到边上吃吧。”

    “秋水大妹子,我是冯远征啊。”

    对方没接点心,而是直接坐到了李秋水边上,李秋水这才认出他来,不可思议的问他这是怎么一副打扮?

    “额,这个……”

    冯远征吞吞吐吐半天,最后一咬牙说道:“挂了电话我就要出门,结果小燕检查我手机,非说咱俩有一腿,就把我锁在房间里了,到后来我觉得她应该不会放我出去,只好从二楼跳了下来……”

    “噗!”李麻子刚喝了一口咖啡,听到这话直接喷了出来。我使劲瞪了李麻子一眼,然后开门见山的让冯远征讲讲自己老婆的异常情况!

    冯远征可能在路上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讲起话来条理十分清晰,只不过他说的跟李秋水说的差不多,都是些表面情况。鼠前辈忍不住打断了一下,沉声问道:“你家最近有没有发生其它的怪事,或者有没有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又或者是房子做了改动?

    “怪事?所有的事都是围绕小燕发生的,不过……”

    说到这冯远征眼睛一亮,拍了拍脑袋道:“我想到了,小燕是从娘家回来以后才变成这样的!”

    我一听这话瞬间来了精神,让他给我们详细的讲一讲。冯远征点点头,回忆说秋天的时候,张燕回老家帮父母收割水稻,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以后性格就变了。

    因为张燕这变化不是什么好事,冯远征就没通知张燕的父母,但到了这一步显然是瞒不下去了,我就让他带我去张燕老家看看。

    鼠前辈嫌坐车麻烦,找了家宾馆睡觉去了,我们四个年轻人开着车一路奔驰,中午就到了张燕老家。

    她父母是淳朴的农民,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吃完饭冯远征组织了半天语言,才把张燕的事跟岳父岳母说了出来,说完小心翼翼地问道:“爸,妈,小燕前段时间在家有没有碰过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哎哟……我家小燕怎么会招到那东西!”

    张燕的母亲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听完眼睛一红直接哭了起来,倒是张燕的父亲阴着脸抽了两根烟,才若有所思的挥挥手:“你们跟我来。”

    我们跟着他走了五六分钟路,来到一间破烂的农房前,院子外面是栅栏门,屋顶上长满了蒿草,墙体上有很多裂缝,明显没人居住。

    张父边带着我们往里走边解释起来,原来这里是张燕的爷爷奶奶生前居住的地方,张燕小时候经常在这里陪两位老人玩耍。

    后来二老去世,张燕也在城里安家,但是她不忘本,每次回老家都会清扫一下老宅。

    前段时间秋收,张燕回来帮忙,又一次来到这间老宅,结果发现老宅的屋檐下多了一个燕子窝。

    堂前燕一直都被视为吉祥的象征,张燕就高兴地把这件事告诉父母,她的父亲听完也很高兴,就像个小孩子似得搬着竹梯跟女儿一起回老宅看燕子窝,却发现那燕子窝里居然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铁燕子,也不知道从哪来的?

    那只铁燕子栩栩如生,从眼睛到羽毛都雕的十分精致,张燕当时就喜欢上了它,再加上自己名字里有个燕字,就将铁燕子收了起来。

    “这铁燕子来历不明,显然有蹊跷,您老怎么就随随便便让她拿走了呢?”我叹了口气说道。

    见我这么说,张父有些自责的低下了头。

    我想了想感觉铁燕子不会自己出现在燕子窝里,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就问二老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犯了什么忌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