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八四章 送纸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八四章 送纸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摇了摇头,说现在最头疼的是不知道这阴灵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更不知道它接下来还不会杀人?

    这东西一出手就是秒杀,杀完就闪,根本就不给我反应的时间啊。

    我在原地站了半天都没能想到办法,就让江腾带我去他家里看看。

    保镖开着车一路疾驰,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车子就停在了一幢豪华别墅前,马上就有佣人来开车门,恭恭敬敬的请我们下车。

    我下车的时候感觉浑身不自在,适应不了这种感觉。但江腾明显已经习惯了,看都不看佣人一眼就进了别墅。

    别墅里面的装修十分奢华,就连地板都是意大利的,从外表来看还真没发现江腾这么有钱。

    我四处扫了几眼就发现别墅玄关摆放的位置正应了藏风纳气的风水原理,肯定是找人看过的。

    因此这幢别墅的风水不仅能够聚财还能够辟邪,江冠冠住在这里没理由会惹到不干净的东西。我觉得这其中应该另有隐情,就看着江腾问道:“少爷临死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江腾想了一会儿,肯定地摇了摇头。

    我不甘心的追问:“那他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江腾听后脸色有点古怪,过了半天才有些尴尬的说自己这个儿子有点青春期小叛逆,不喜欢跟家里人说自己的事。

    我刚想继续往下问,保镖却推门进来,有些紧张地说道:“董事长,那个人又来闹了……”

    江腾脸色一变,阴沉沉地吼道:“保安都他妈是废物吗?”

    保镖刚要解释就被江腾打断了,他烦躁的说道:“行了,我亲自去看看。”

    随后保镖有些为难的看了我一眼,明显是不想让我跟着下去。我挑了挑眉说自己还要检查一下卧室的风水,就不陪他们下去了。

    听我这么说,他俩明显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匆忙地下了楼。

    江冠冠卧室的窗户正对着别墅门口,我躲在窗帘后面就能把楼下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几个保安正围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那老男人跪在草坪上,身前放着一个铜火盆,边哭边往里面塞着什么,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竟然在烧纸钱!

    在家门口烧纸钱是很不吉利的事,难怪刚才江腾的脸色那么差。

    而那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虽然都站在一边将电棍开的噼里啪啦作响,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看上去十分奇怪。

    这时有个保安挪开身体,我这才发现那老男人竟然拿着一把菜刀顶在自己的脖子上,大有一言不合就自杀的架势。

    很快,江腾就脸色阴沉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没想到他竟然第一时间转身朝着我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我吓得把窗帘一遮,下意识的觉得他是在看我。

    既然他这么怕我知道这件事,恐怕来闹事的老男人与江冠冠有关。

    很快楼下就传来乱哄哄的声音,隐约听到江腾的辱骂声以及那老男人的哀嚎声。

    几分钟过后别墅恢复了平静,又过了一会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想来是江腾上楼了,我连忙盯着地面装作认真检查的样子。

    “张老板……”

    保镖叫了我一声,隐约有试探的味道。

    我猛的抬头问他怎么了,见我反应这么强烈,保镖脸上的试探马上消失了,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天色不早了,张老板要不要先休息?”

    我起身锤了锤有些麻木的腿,点了点头,接着我让保镖把我安排在了江冠冠对面的卧室。

    结果我苦苦等了一会上都没发现任何线索,以至于我都怀疑阴灵到底还会不会回来了。

    保镖来喊我吃饭的时候还奇怪地问我怎么顶着两个熊猫眼,我都没好意思说自己守了一晚上没睡,结果毛都没发现……

    吃完早饭以后,我让保镖去买一些红纸回来,江腾有些不解的问道:“冒昧的问一句,要红纸做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等晚上你就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昨天晚上看到那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后,我对江腾就有些敌意。

    这些年我见过不少有钱人私底下做的龌龊事,即便江腾有意隐瞒,我也大概能猜到个七七八八。

    江腾见我不愿意解释,就没再搭话,而我则趁着保镖买红纸的时间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

    没想到保镖回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个人,这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和人说话时眼睛还不住的往天上瞟,引得我一阵反感。

    等他和江腾进了书房,我扭身问保镖,才知道这人是江腾生意场上的一个朋友。既然他和江冠冠的事没关系,我就没再管他。

    我想了想就让保镖拿着红纸跟我进了卧室,接着用剪刀按照江冠冠的照片剪出来一个纸人。

    剪好之后我用朱砂笔在纸人身上写了江冠冠的八字,随后弄来几滴江腾的血抹在上面,做完这一切以后我就把纸人放在了江冠冠的床上。

    等我忙完后,保镖有些好奇地问我这是做什么?

    “做替身。”

    我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双手,一边跟他解释起来:“把江少爷的生辰八字封在纸人上面,再加上他父亲的精血,那阴灵肯定误以为他还活着。”

    毕竟江冠冠与江腾是父子,阴灵肯定分辨不出来,到时候它肯定还会来的。

    保镖听完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想把它引过来?”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心说这不是废话吗?不把阴灵引出来我还怎么解决。

    保镖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有些尴尬的说自己昨天被吓得不轻,所以猛地听到阴灵会出现有些受不了。

    我点头表示理解,接着递给他一张防身的符咒,保镖慌忙地接过去直接塞进衬衣口袋,然后不停的道谢。

    我摆了摆手让他不用客气,接着说自己要去补觉,让他看着江冠冠的卧室,不要让任何人接近纸人。

    保镖苦着一张脸问我能不能换个人?看着他害怕的样子,我不由一乐,指了指外面快升到头顶的太阳说,阴灵白天基本上不会出来,让他放心的守着,等太阳落山的时候再叫我。

    他这才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保证一定看好纸人,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

    临近傍晚时分,保镖掐着点叫醒了我,我起床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进了江冠冠的卧室,然后躲进了窗户斜对面的柜子里。

    为了方便观察,我将柜子推开了一条缝。随着夜色降临,卧室里的光线一点一点消失,很快就彻底暗了下来。

    我在身上抹了点大蒜汁遮住身上的阳气,随后就闭上眼睛等了起来。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也越来越紧张,等十二点刚到窗边突然传来一阵风声。

    它果然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