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七六章 失去味觉的美食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七六章 失去味觉的美食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男人化妆不像女人那么繁琐,十几分钟也就折腾完了,这期间小赵和其他几个助理已经将食材搬到了舞台上。

    林秋生走过去和美女搭档站在舞台前,对着镜头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我怕直播中途出事,所以找了处离林秋生最近,同时镜头又拍不到的地方坐着。

    林秋生按部就班的介绍每种食材的食用价值和烹饪方法,时不时的还和搭档打趣两句,将节目做得很精彩。

    食材介绍完,让我最紧张的环节来了——现场点评菜肴!一共有三道菜,都是节目组准备好的,为了节目效果,找了三个出镜率微乎其微的工作人员上去折腾了一番,才将三道菜摆到林秋生面前。

    林秋生每道菜尝上一口,再随便评论一下,这个环节也就过去了。

    之后林秋生还要现场做一道菜,在他准备接下来要用的食材时,工作人员将三道菜撤下,将空间给他腾了出来。

    眼看工作人员捧着三道菜就要退出镜头,我微微松了一口气。

    哪里想到就在工作人员还差一步就离开镜头的时候,刚才还很正常的林秋生突然冲了上来,揭开一个盘子,抓起菜就要往嘴里塞!

    我立刻上去按住他,左手在镜头注意不到的地方摸出红筷子往他中指上一夹。

    不料这一夹完全没用,林秋生挣扎的力度反而越来越大,手里的菜已经快要被他吞到嘴里。我见状立刻丢下筷子,从兜里掏出饕餮画像就往他身上一贴!

    饕餮是上古凶兽,性格贪婪,尤其喜欢吃,是吃货的祖宗。据说,饕餮之所以只有一个脑袋就是因为身体被它自己吃掉了,由此可以看出饕餮爱吃的程度。

    这张饕餮像是我之前从t恤男那里借来的,我觉得既然这次作怪的是个能吃的东西,那它肯定会惧怕或者敬畏饕餮!

    果然,这招还真有用,饕餮像刚一贴上去,林秋生身体像筛子一样的抖了起来,短短几秒就恢复了正常。

    看现场的情况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脸色有些难看。

    我刚想安慰他就见小赵在冲我打手势,我按照她的意思将林秋生带离了镜头。

    我们一下台马上就有公关上去插科打诨,将林秋生的不对劲说成节目组故意准备的桥段。刚才的一道菜里,节目组故意掺杂了一味不该使用的调料,就是想看看林秋生能不能分辨的出来?

    之前说菜是观众做的,现在又说是节目组安排的,虽然漏洞很明显但总算将林秋生的事情给硬生生圆了过去,不至于让他太难堪。

    接下来林秋生一边做一边介绍冬季食补的好处,这期节目也算是圆满结束了。因为身上带着饕餮像,这一环节没有再出任何问题。

    节目结束后我提出要去林秋生家看看,林秋生说自己有些累了,问我能不能改天再去?

    我想到他和林夏在医院的对话,知道他是怕我去他家看出什么。虽然我很想去看看,但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旁敲侧击的告诉他有事要立刻通知我。

    等林秋生坐车离开以后,我才想到自己的车还停在医院,正准备和李麻子打车走的时候,小赵按了按喇叭示意顺路带我们一程。

    李麻子一上车就打趣她怎么没和老板一起走?小心被扣工资。

    小赵微微一笑说哪能呢,就是老板让她来送我们的。我嘿了一声,心想这林秋生还真有意思,表面功夫做的让人挑不出毛病,但就是不和你说实话。

    我让小赵把我送到医院,看着小赵离开,我立刻上车跟着后面。李麻子坐在副驾驶问我为什么要跟着小赵?

    我白了他一眼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搞清楚林秋生到底招惹了什么东西。

    我将下午在病房偷听到的一幕告诉了李麻子,李麻子两眼一瞪说难怪林夏这小子表情不对,原来他一开始就知道他爸有问题!

    跟了半个多小时,小赵开车驶入了一处高档小区。这样的高档小区一般不让外车进,我将车停在小区门口,拿着口袋里的中华香烟和保安套近乎。

    保安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着非常和善但实际很难缠。我贡献了几包中华却毛都没打听到,无奈之下只好开车走了。

    李麻子一路骂骂咧咧:“我真是闲的蛋疼才想到接这笔生意,啥好处没有不说,还惹得一身骚!”

    我却觉得事情根本没这么糟糕,林秋生虽然没说实话但明显是想要寻求帮助的。只是我默默想了一路,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林秋生开口。

    由于脑子里一直想着事情,下车闷着头往店里走的时候差点撞到了人。我抬头一看才发现是林夏,他整张脸都冻白了,看来节目一结束他就来了古董店。

    看到我,他有些激动的握住了我的手说道:“张大师……”

    我摆了摆手,示意先进店再说,这么冷的天我可不想被冻成冰棍儿。

    李麻子生林夏的气,一下车就溜进了店,然后捧起一杯热茶猛喝起来。等我领着林夏进来后,他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就蹬蹬上楼了,搞得林夏一脸的尴尬。

    我给林夏倒了杯茶,顺便安慰他说李麻子就是直性子的人,让他不要介意。林夏摇了摇头说不会的,然后就端着茶有些拘束的站在那里,迟疑了好半天才问道:“张大师,下午的争吵你应该都听到了吧?”

    我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敢情我下午的那一场戏算是白费了,林夏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伙子都看出来了,林秋生没道理看不出来。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跟他说我确实听到了,如果他知道什么线索最好告诉我,这样我才好帮助他爸爸。

    林夏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我爸一个星期前神神秘秘的说他买了一个好东西,从那以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多多少少有了底,林秋生说的这个好东西多半是件阴物。看来林秋生也知道这东西不干净,估计是想借着它达到什么目的!

    林夏看我半天不说话,紧张的问我他爸会不会出事。我点了点头说这么下去肯定会出事,别的不说,就说你爸每天这么海吃海喝身体也受不了。

    林夏一听眼睛就红了,问我有没有办法能帮到他爸爸。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别急,忙一定会帮的,不过我要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底细,才好应对。

    林夏激动的求我一定要帮他爸,然后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就跑了出去,留下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的背影。

    李麻子从楼上下来一屁股坐在我对面,贱兮兮的说这小子铁定赶着去见"qing ren",跑的比兔子还快。我白了他一眼:“别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我看林夏这人挺不错的。”

    李麻子嘿嘿一笑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装作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说你不是想撂挑子吗?

    李麻子干咳了几声说道:“哪能呢,我可是路见不平一声吼……”

    林夏晚上的表现让我有些不安,我总觉得会出事。所以和李麻子乱扯了一通后,上楼准备了几样可能用得到的法器,这才去睡觉。

    本来想好好睡上一觉,结果一大早就被李麻子咋咋呼呼的声音吵醒了。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套上衣服就急匆匆的下了楼,却发现如雪正追着李麻子满屋子跑。

    我靠在楼梯杆上看了一会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如雪昨晚从娘家回来没见着李麻子就知道他一定是在我这,今天一早跑来找他,却发现李麻子正对着杂志上的比基尼美女流口水。

    李麻子向我抛了一个求救的眼神,我摊了摊手让他自求多福,接着就出去吃早饭了。我很少在外面吃早饭,但看如雪那样一时半会是消不了气的,索性出来躲个清净。

    慢悠悠的晃出古董一条街,找了个早点摊坐下,刚吃到一半看到外面有个人匆匆走过,看起来像是林夏。我奇怪这么早他怎么会在这里,担心他会出事,将早餐钱放到桌上就跟了出去。

    可当我顺着他走的方向看去时,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这条路是笔直往前的,顺着他走的方向要两百米才有一个岔路口,这么短的时间他没道理消失。

    难道是进了哪家店?

    我心里想着,同时沿路找了过去,可一直到岔路口也没看到他。我觉得不太对劲就立刻给林夏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林夏急切的问我是不是想到办法了。

    我随便扯了个理由就挂断电话,心想刚刚应该是我看花眼了。经过这一插曲我也没心思在外面吃了,买了点煎饺就回到古董铺。

    李麻子和如雪已经坐在沙发上卿卿我我。我将打包好的煎饺递给李麻子,拿着手机查起林秋生的资料,希望能找出林秋生依赖阴物的原因。

    盯着手机翻了两个小时,我终于在一堆真真假假的报道中看到一丝端倪!

    三个月前微博上有一条关于林秋生的博文被炒的很热,博文做的图文并茂,大致内容是说一档美食节目请林秋生做嘉宾,为了活跃气氛,节目组准备了一道放了满满三大勺糖的红烧排骨捉弄林秋生。

    没想到他却面不改色的吃了两块并且给了很高的评价,外界认为林秋生的味觉出了问题。

    不过这个新闻报导对林秋生的事业影响并不大,因为林秋生的公司及时发出声明称这只是节目效果而已,还说可能是有人恶意攻击林秋生。

    可接下来林秋生在接连几个节目中的表现都不太对劲,关于他失去味觉的新闻一瞬间铺垫盖地,那些往常合作的美食节目宁愿赔违约费也要毁约,林秋生的事业一下子跌到谷底……

    直到一周前他才签了一个小公司的新节目,播了一期后勉强挽回一点人气。

    林夏说过林秋生也是一周前得到阴物的,时间上是很吻合的,看来这篇报导十有八九是真的了!我现在知道林秋生为什么不愿意将实情告诉我了,一个美食家没有味觉就和一个音乐家没有听觉一样,没几个人能承受的住这样的打击。

    随后我准备给林秋生打个电话,觉得是时候和他谈谈了。

    谁知我还没拨出去电话就响起来了,而且正是林秋生打来的。

    说曹操曹操到,我接通电话刚想开口,林秋生惊慌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大师,我儿子失踪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