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六三章 虎毒不食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三章 虎毒不食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笔录做完,我和两个警员就回了警局。

    回去之前恰巧碰到了刚赶回来的女主人,她听到丈夫被碎尸了,竟然只是无所谓的点点头,让警察尽快破案。随后就踢掉高跟鞋回房休息了,连看都不看站在客厅一脸无助的女儿。

    要不是她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我都怀疑人是她杀的……

    回了警局我再次拿出所有被害人的资料研究,想要找出他们的共同点。

    研究了一两个小时,终于让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死的那八个人无论身份地位如何,他们都已经结婚并且至少有一个孩子。

    我立刻将我的发现告诉刘队,刘队却认为这个共同点范围太广,难不成凶手还想杀了所有生过孩子的人?那岂不是超级变态狂魔。

    我听完深深看了他一眼,和他说了一句话:“我看到那个阴灵了!”

    刘队听完直接瞪大眼睛,满脸的震惊。

    我深吸一口气,告诉他阴灵是一个小鬼,所以才会选择有孩子的家庭。

    我觉得它之所以杀人,肯定是因为生前遭遇了什么事,而现在这八个死者的孩子和它有相似的经历。

    刘队冷静下来后,神色凝重的问我准备怎么做?

    我摇了摇头,说现在只知道那阴灵专门害有孩子的家庭,至于杀人的动机是什么,还不清楚。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要先查查这些被害人的家庭关系,特别是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才好做下一步的打算。

    刘队听我一说,立刻着手派人去查。我没再跟去,而是去了王萍家保护她。现在还不确定阴灵下一个要害的是不是王萍?但它在这里出现过,说明王萍被害的可能性很大。

    王萍见我过来,脸上涌现出喜悦。我故意和她聊起了她的儿子,随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她不像其他母亲提到自己的孩子就特别容易打开话匣子,反而干巴巴说了两句就转移了话题。

    总体上王萍给我一种她对自己的儿子完全不熟悉的样子,想到这里我的心猛的跳了一下,觉得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但又表达不出来。

    我被这种感觉弄得有些烦躁,就不再跟王萍搭话,起身走向二楼的卧室。

    王萍儿子卧室的门虚掩着,我下意识的往里面看了一眼,却发现小男孩正在和他怀里的布老虎说话,看样子就像是在表扬布老虎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看起来分外怪异。

    我想要凑近听清楚一些,男孩却突然抬头看向门的方向,就像已经发现了我!

    我触电似的退了几步,偷听被发现这种事实在有些尴尬,我装作无辜的样子迅速打开自己的房门,然后走了进去。

    算起来我已经两天两夜没好好休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就沉沉睡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

    刚下楼王萍就喊我吃饭,同时告诉我有警察来过,说我要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我听完哪里还顾得上吃饭,当即就跑到警局,一进办公室就发现刘队的脸色黑的跟他娘的包青天似得。

    “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

    他没有说话,带我走进档案室,然后将厚厚的一沓资料推到了我面前。我翻看着资料,脸色也缓缓的沉了下来……

    在我的世界观里父母是最伟大最无私的,即便有时父母做错了,出发点也是为了孩子好,可眼前这些资料却颠覆了我的三观!

    从调查来看,八个死者无论经济条件怎么样,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忽视孩子,严重的甚至还会虐待孩子!

    其中两三个死者是外地人,在福州发达以后,成天只顾自己花天酒地,却将孩子丢在老家不管不问。还有一个死者,经常在家里幽会"qing ren",任由"qing ren"用鞭打滴蜡等等手段折磨自己女儿!

    “他妈了个巴子的,这还是人吗?简直是畜生!”

    我砰的一声将资料合上,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想撒手不再管这件事,因为这些人本来就该死!

    刘队看出我情绪激动,压了压我有些颤抖的手掌,缓缓的说道:“张老板,我听说你们这行的人都相信转世轮回,对吗?”

    我点了点头,不明白他话题怎么突然转的这么快。

    他抽了根烟才再次说道:“上午你不是说作祟的是个小鬼吗?你真的忍心就这么撒手不管了,让一个生前可怜的孩子死后还不得安生?它杀人那是因为它心里有苦,有恨,恨全天下虐待子女的父母。”

    我被刘队说的一怔,随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连他这种行外人都能看透,我竟然险些因为愤怒失了原则。

    看来还是得时不时念上一段《道德经》,否则情绪老是失控。

    刘队见我不再愤怒,就问我打算怎么办?现在阴灵每天都害死一个人,再这么下去福州就要乱套了。

    我想了想,用右手轻轻敲了敲桌子说道:“王萍被害的可能性最大!昨天要不是我出手,死的人肯定就是她。后来那小鬼知道杀不了王萍,所以才临时换了人选。”

    随后刘队问我是不是要继续保护王萍,我摇了摇头。

    “我没把握除掉阴灵,如果它看到我在又跑去祸害别人,那我的罪过就大了……”

    我无奈的说道,接着让刘队挑选两个生了小孩并且家庭非常和睦的警员去王萍家,而我自己则躲在外面。

    那阴灵是不是只杀对儿女不好的人,一试就全都清楚了。

    “对了,我在外面观察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免得露出马脚。”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刘队点点头接着就去安排了。

    直到刘队安排的两个中年警员离开一段时间后,我才跟了上去。

    为了确保不被发现,还没等靠近王萍家我就在身上贴了遮阳符,随后才大胆的爬到王萍家窗外的树上观察起来。

    遮阳符遮住了我身上的阳气,阴灵除非直接看到我,不然是不会发现我的。

    天空又开始下雨,很快我就浑身湿透,衣服紧贴在身上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我尽力无视这种感觉,目不转睛地盯着屋里,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两个警员正在陪王萍说话。

    可能是见我这么晚还没有回来保护她,王萍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慌乱。

    王萍的儿子竟然破天荒地下了楼,抱着布老虎对着警员乐呵呵的笑着,似乎很开心。

    但他和王萍几乎没有交流,甚至是靠着警员坐下的,看上去对自己的母亲没有丝毫的依赖感,这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

    晚上十点左右,其中一位警员起身牵着王萍儿子的手去了二楼,应该是哄他睡觉去了。

    另一位警员依旧陪着王萍聊天,看他们的样子是不打算睡觉了。

    我不由有些着急,那阴灵昨天被我打的够呛,如果不关灯的话它有可能不敢出现。

    随后我费力的掏出手机给刘队发了条短信,紧接着我就看到里面的警员接了个电话,挂断电话后和王萍简单的聊了几句,随后王萍就回了卧室。

    警员靠在沙发上抽了根烟,随后闭上眼睛休息起来。昨天晚上阴灵是凌晨才出现的,从时间上看还得等一段,我就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下。

    这时,屋里忽然传来‘啪’的一声脆响,我猛的睁开眼看过去,发现是电视旁的相框掉了下来!

    随后我惊奇的发现一张可爱的孩子脸出现在电视荧屏上,正对着警员。与昨晚看到的哭脸不同,今天它是笑着的,而且很模糊。

    即使警员突然睁开眼也不一定能注意到它,我看它没有伤害警员的意思,就耐着性子继续观察起来……

    只见它盯着警员笑了很久,然后离开电视,慢慢的往卧室爬去。看来我推测确实没错,之前它出现在王萍家的时候整个客厅里都是哭脸,现在它却直接去了卧室,看样子是不想吓得一位好父亲。

    我挪了一下位置,希望能看见卧室里的情况,没想到王萍将窗帘拉了起来。

    “妈的,失策了!”

    我暗骂一声,随后赶紧从树上滑下来,悄悄的爬到阳台上面。

    没想到阳台窗户还开着,我心里大喜,脱下鞋轻轻的走到窗帘后面,随后挑开一条缝准备观察。谁知我刚挑开窗帘,一个放大版的哭脸正对着我,流着血泪的眼睛足足有拳头那么大。

    我瞬间被吓得坐在地上,随后心里的火一下子涌了上来。

    “去你妈的!”

    我大喝一声,猛的将阴阳伞捅了过去。随后哭脸化成一道黑影打算溜出房间,我迅速地跟了出去,这次绝对不能再让它跑了!

    客厅的警员已经醒了,他见我提着阴阳伞满脸凶光的冲过来,一时有些发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