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五九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九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吓得赶紧闪开,原来女鬼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胡乱的从怀里掏出一把艾叶灰抹在脖子上受伤的部位,接着站起来,谨慎地盯起女鬼!

    女鬼的武器是长长的水袖,梦里舞起来令人销魂,现在舞起来却要人命。

    我没打算和她硬碰硬,而是把打火机靠近画轴,大声喝道:“慢着,你是想让你丈夫灰飞烟灭吗?”

    她听后动作一滞,随后更加凌厉的朝着我攻过来!

    水袖被她挥舞成风,我眼前根本就没了她的鬼影,只剩下不断旋转的水袖。

    “卧槽,李煜你可把我坑惨了……”

    我的心无比抓狂,感觉李煜有点高估自己在周娥皇心目中的地位了,周娥皇都成了厉鬼,又怎么会在乎自己的负心汉丈夫呢?

    “别犹豫,烧!”

    这时我耳边突然传来李煜急切的声音,看来他真的下定决心了。

    我有些不忍,这一烧他可真就灰飞烟灭了!

    我没理他,不断闪身躲过周娥皇的攻击,将已经丧失法力的天狼鞭丢在一边,随手抓起病房里的输血架子。

    这架子不知道给多少人输过血,多多少少沾染了一些阳气,我用架子缠住女鬼的水袖,果然引得她尖叫一声。

    看到输血架子起了作用,我更加卖力的挥舞起来,只是这架子有点重,挥舞了几下我就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女鬼见我不动了,马上阴惨惨的向我飘过来,我很快就被她逼入死角,无路可退了!

    “娥皇!”

    就在这时李煜的声音响起,我猛然睁开眼,发现女鬼的指甲停在了我额头前十厘米的距离,差一点就会刺破我的脑袋。

    我诧异的转过头来,发现李煜的阴灵微笑着拿起画卷,停在了蜡烛之上。

    虽然小小的蜡烛根本伤不了李煜,可如果李煜自己飞蛾扑火硬往蜡烛上撞,想要全身而退就没那么简单了!

    “对不起娥皇!当年我不该和你妹妹花前月下,留你一人病死宫中。你妹妹确实更年轻更漂亮,但真正能陪伴我的贤妻却只有你一个。唉!我也曾经后悔过,但后悔的时候却也晚了,人啊人,为什么得到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才追悔莫及?这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说完就将画卷丢向了蜡烛,我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李煜对自己这么狠!

    女鬼显然也没想到他如此决绝,哀嚎一声就扑了过去。然而画卷已经剧烈的燃烧起来,冒出缕缕黑烟,李煜的阴灵随着点燃的画卷渐渐消失。遭受大火的烘烤,他竟然一声不吭,依旧保持着帝王的气场,我不由有些佩服他。

    然而随着李煜阴灵的消失,女鬼变得更加暴戾,身旁的黑雾越来越浓,并迅速将我围了起来。

    “你们都得死,你们都要给他陪葬!”

    似乎见我没了防身的东西,她反而不急着对付我了,而是癫狂的吼了起来。

    我有些无语,李煜的阴灵不是被她逼死的吗?怎么算到我头上了。

    但我也明白随着李煜的魂魄消散,和平超度周娥皇的鬼魂已经不可能了,之前我没启动阵法是不想伤害李煜,谁知他性格竟然这么刚烈。

    趁着女鬼还没出手对付我,我立刻跳到了阵眼的位置。

    女鬼当即咬牙切齿的扑了过来,我哪里肯放过最后的机会,迅速闭上眼睛念动咒语,同时手里也没闲着,从怀里掏出准备好的桃魂花横在身前。

    桃魂花威力不容小觑,只是体型太小不适合攻击,却能起到很好的防御效果。随着桃魂花祭出,散发出一阵刺眼的粉色光芒将女鬼的水袖弹开,她发出一声惨叫,与此同时桃魂花的光芒散了。

    我睁开眼睛看向她,发现她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显然是知道桃魂花失效了。我摇了摇头,彻底断了超度她的念头,直接启动了相生相克阵。

    随后以我为中心出现了两道光环,那光环不断的旋转着,散发出的光芒让女鬼猝不及防,她愣愣的看了我半天,才反射性的朝着生门撞去。

    可惜她刚突破生门,就被另一个小阵的死门给挡了回来,由于两个光环旋转的速度飞快,无论她从那个门出去都会遇到死门。

    在银光的照射下,女鬼身上的黑气越来越稀薄,直到最后消失殆尽。

    我松了口气,想问问她最后还想说什么,她却突然冲向了燃烧的画卷,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大火吞噬,我心里涌现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李煜和周娥皇,如果放在现在绝对是一对恩爱到老的模范夫妻。

    可是模范夫妻又如何?还不是抵不住人间美色的诱惑。

    这就是男人,最真实的男人。

    周娥皇可以忍得了后宫的莺莺燕燕,却受不了丈夫和自己的亲妹妹偷情。

    相传周娥皇知道了李煜和小周后的事情后,每天面壁而卧,至死也没有再看那个负心汉一眼。

    第二天早上橙子醒了过来,经过这么一闹橙子妈妈反而同意了女儿的婚事,沈浩然认定我对他有再造之恩,决定从今往后不再当混混,而是肩负起一个丈夫的责任。并且让我一定留下来喝杯喜酒。

    他们的婚礼办得很小,却很温馨,我和李麻子拒绝了沈浩然请我们上座的好意,躲在角落里悄悄喝着闷酒。一顿酒吃完,我和李麻子睡了一夜,在新婚小夫妻的相送下开着车回到了武汉。

    我将烧剩下的画轴带在身上,打算回去继续研究,因为我还是搞不懂,一个赝品怎么就成了南唐后主李煜的藏身阴物?

    后来我找了书画界的专家,才知道这是一幅拼装画,画是假的,但题词却是真的。

    想到一身白衣的李煜慷慨赴火,我不由的一阵唏嘘。他竟然选择用这种方式毁灭自己,显然内心深处已经愧疚了几千年,他想做一个好丈夫,但最终却成了一个负心汉。

    就像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大明星文章出轨一样,为什么非要贪恋一时的美色,而伤透终老的贤妻呢?

    你本可以做一个好丈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