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五六章 双瞳奇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六章 双瞳奇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沈浩然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但最终还是咬着牙继续说了起来。

    后来他和橙子半夜醒来,由于酒劲过了,两个人发现身处鬼屋就有些害怕,当时就准备离开。可起身的时候发现两个人都赤条条的,沈浩然马上就来了感觉,当即继续对桃子的侵略,然后两个人彻底忘记了恐惧。

    “可那幅画为什么会在这里!”

    沈浩然突然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双手下意识的做了几个撕扯的动作。

    沈浩然告诉我,当时他们正在甜蜜,橙子的手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东西,拿到手上才发现是那个朋友的画。因为没有开灯,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画上到底是什么?橙子还开玩笑的说如果是李煜真迹的话,他们就发财了。

    沈浩然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拿过画卷慢慢的打开,却震惊的看到画里竟然钻出一道白影。白影就站在他们面前,一双眼睛直愣愣的和他们对上,橙子当即就被吓晕了过去,沈浩然也没好到哪去,吓得整个人都不敢动弹。

    那白影盯着他看了很久,沈浩然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差点没背过气去。好在白影没对他做什么,只是一直围着他和橙子两个人转,过了好半天才消失……

    早就被吓得半死的沈浩然见白影消失后,背起橙子就逃出了鬼屋,随便找了个宾馆凑合了一晚。第二天橙子醒来后就有些神志不清,沈浩然只以为她还没从惊吓中缓过劲来,心里并没在意。

    鉴于橙子出门前和父母撒了谎,沈浩然也不好直接送她回家,就将她送到离家不远的地方,看着她进门,这才放心离去。

    没想到后来他再去见橙子,发现丢弃在鬼屋里的那副画又回到了橙子手里。

    说完这一切沈浩然长呼一口气,信誓旦旦的说他再也没有秘密了。

    李麻子听完很奇怪的问道:“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白了李麻子一眼,心说这不废话吗?沈浩然和橙子毕竟还没有结婚,他为了橙子的名声肯定要隐瞒偷食禁果的事情了。

    按照沈浩然的描述,那幅画一直都很正常,只是沈浩然打开之后里面的阴灵才跑出来的。这说明阴灵之前可能一直被封印在画中,沈浩然一不小心打开画卷,这才释放了阴灵。

    之后橙子就像是被这幅画吸干了血肉一样,短时间内就瘦成了皮包骨头,甚至变得有些疯疯癫癫。

    我想了想,感觉是橙子妈妈烧画的行为激怒了阴灵,所以它一怒之下就去报复橙子,所以橙子才会到现在都没醒来。想到这里我眼前一亮,猛然回忆起昨晚出现在挡风玻璃上的白脸,下意识的看着沈浩然问道:“昨晚那张白脸你见过对不对?”

    沈浩然点了点头,惊恐的说道:“它跟了上来,他不会放过我们的,所有碰过画的都要死,都要死!”

    “你镇定一点,橙子不是还没死吗?”我吼了一声,实在受不了他时不时的发疯。

    沈浩然被我吼的一愣,最后无力的坐在地上,没有再说话。

    “那个白影,有没有什么特征?”我问道。

    既然是画里走出来的,很有可能是一位历史人物,如果能知道他是谁的话,我就有头绪了。

    沈浩然先是摇了摇头,随后似乎想起什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它的眼睛很奇怪,一个眼睛里好像有两个眼珠!”

    我听后脑袋嗡的一声,匆忙说道:“赶紧回宾馆。”

    李麻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见我往外跑便知道不好,赶紧拉着沈浩然跟在窝屁股后头。

    两个眼珠是双瞳,南唐后主李煜就是双瞳!

    看来真的是李煜的阴灵,我上车后匆忙的把车开回宾馆,随后马不停蹄的上楼,打开房间后直接把背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却唯独少了那副李煜的字画。

    这时,李麻子和沈浩然也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看到满床的家伙事儿,不解的问我怎么了。

    “是李煜!”

    我有些无力的说道,难怪昨天他在路上就可以拦截我们,原来他就在我们身边。

    “我勒个去。”

    李麻子惊呼一声,随后又诧异地问道:“张家小哥,那幅画不是假的吗?难道你打眼了。”

    打眼是行话,意思就是看错了古董,把真的看成了假的,或者把假的看成了真的。

    我当下就看向沈浩然:“你最好把那天所有的朋友,包括橙子的妈妈都叫到一起!”

    沈浩然见我脸色凝重,立刻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一一通知他们去橙子所在的医院。镇上的医院条件不是很好,住院的人也不多,橙子的病房是个四人间但目前只住着她自己。我们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来了两位沈浩然的朋友。经过介绍,我得知其中的瘦高个叫阿钱,而另外一个胖胖的人就是沈浩然跟我提起过已经出现不对劲的阿龙。

    橙子的妈妈见到我们后满脸的疑惑,沈浩然上前介绍了一下我的身份。

    橙子的妈妈听完立刻上来握住我的手,求我一定要救救橙子,看样子都想给我跪下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让他们放心,然后认真地问道:“阿姨,你真的把那幅画烧了吗?”

    橙子的妈妈听后脸色一阵恍惚,但犹豫之后还是告诉我那副画不是烧了,而是卖了。

    本来她已经准备烧了,结果正好遇到个收古董的小贩满镇子吆喝回收古董,她巴不得赶紧摆脱这幅画呢,就以五百块的价格把画卖给了那人。

    我听完有些肉疼,显然他们遇到的人就是小地摊的摊主了,可怜我的三千多大洋啊。没想到这画阴差阳错的落到我的手里,怪不得当时我就觉得这幅画有点不对劲,原来是附了阴灵!

    等了一阵子,沈浩然的另外两个朋友也到了。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大家就没再说话,三三两两的坐在病床上气氛有些沉闷,饶是李麻子这样的猥琐大师,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过我倒觉得这样的氛围正好,可以让我安心的想事情。我对着窗户坐下,整个大脑开始急速的运转,从我买下那幅画到沈浩然来求救,实在是太巧合了,就像有什么东西在背后默默推动一样……

    我想了半天都没有头绪,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沈浩然买回来一堆吃的招呼我们。吃完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大家的神经纷纷紧绷!

    我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灵符,让他们贴身藏好。然后让李麻子带着所有人去了隔壁的空病房,李麻子有阴阳伞护身,这些人和他待在一起暂时应该没有危险。何况阴阳伞一旦受到攻击,我肯定能感应到,这么近的距离足够我冲过去救场。

    等他们都走了之后,我在橙子身上也贴了一道灵符,接着在她病床周围撒上艾叶粉。做完这一切,我关了灯躺在橙子旁边的病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盖得一丝不露,双手紧紧的握紧天狼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也越来越煎熬。等待的过程我听到外面传来不少动静,有医生来询问为什么要灭灯?也有护士要进来查看的,都被李麻子和沈浩然两人挡了回去。

    随着时间接近十二点,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整个病房死一般的沉寂下来。我的神经也随之高度紧绷起来,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慢了许多!

    忽然,走廊里隐约传来踏踏的脚步声。

    声音很轻也很缓慢,逐渐的靠近病房最终在门口停了下来。我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门开的声音,随后房门被打开,我竟然听到一阵女人的呜咽声。

    声音婉转悠扬,但在深夜却异常的渗人。

    因为我身上贴着遮阳符动作又很轻盈,所以不怕惊扰到阴灵,就缓缓的掀开了被子去看。却发现刚才还在床上躺着的橙子竟然醒了过来,她靠着床头正在低头抹眼泪。

    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的委屈,让人忍不住垂怜,我怕被她扰了心智赶紧念了几句《道德经》,随后继续观察起来。

    而橙子边上竟然坐着那道白影,它好像一点都不受艾叶粉的影响,一双眼睛充满柔情的看着橙子。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爱上了橙子,准备先把橙子搞死然后做对鬼鸳鸯?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想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可是我僵着脑袋看了半天,他们竟然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傻坐着。

    我不又有些焦急,心想你们不嫌累老子还嫌脖子酸呢,赶紧动起来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