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五五章 小秘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五章 小秘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由于刚才在路上被吓得魂飞魄散,沈浩然死活都不肯立刻带我们去鬼屋。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只好和李麻子找了家宾馆先行住下!

    因为发生了车上的一幕,我不敢再脱离天狼鞭,一躺在床上就打开背包,翻出天狼鞭缠在腰间。

    李麻子躺在一边看着电视,他对自己被上身的事一点都记不得了,我为了不吓到他也就没和他提。

    但为了安全着想,还是掏出阴阳伞让他随身带着。随后又拿出几张符咒贴在了厕所和窗户边,这才安心了许多,刚准备合上背包,我的手却碰到了卷轴一样的东西,拿出一看才发现是今天买来的那幅古画。

    我无聊之下把画卷展开,歪着头打量了许久,总觉得这幅画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我又说不出来……

    李麻子见我将这幅画带了过来,胡作震惊的叫道:“张家小哥,你不会看上这画中的绿美女了吧?”

    说着他还朝我挤眉弄眼,我被他这么一逗比,也没心思再想别的了,白了他一眼便顺手收了画,准备睡觉。

    开了一路的车,我的精神非常疲惫,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只是睡得并不安稳,梦里一直有一张白脸晃来晃去,我却怎么也看不清楚白脸的模样。

    就这么折腾了一夜,起来的时候精神恍恍惚惚,脑袋还隐隐作痛。李麻子已经醒了,看样子睡得很好。

    我有些小嫉妒,心说这个李麻子确实有些操蛋,你说他胆子大吧遇到阴灵总能吓尿。可要是说他胆小吧,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睡得踏踏实实的。

    看上去昨晚的事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他还凑上来问我为什么挂了两个熊猫眼?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下,收拾一下东西就准备出门,结果刚出门就看到了沈浩然。

    他也是一夜没睡好,挂着比我还大的黑眼圈,整个人非常萎靡,手里提着一塑料袋早餐,看样子是给我们买的。

    我和李麻子三下五除二的解决几个包子,慢悠悠的玩起了扑克。沈浩然被我们拉着打了一会儿,就急得不行,几次想要站起来,我只好解释道:“从昨天遇到的那张白脸来看,我们要对付的东西不简单!等中午太阳最热的时候再去鬼屋,把握更大一些。”

    听我这么一说,沈浩然虽然玩起来还是心不在焉,但总归不再催促。中午我们随便吃了点,就向沈浩然口中的鬼屋走去。

    小镇不大,时不时还有认识的人上来和沈浩然打招呼,看来他是这一片的地头蛇。

    沈浩然带着我们走了二十来分钟,拐到一个相对荒凉的街上,然后在一栋烂尾楼前停了下来。我抬头打量了一下这间鬼屋,结果也没什么发现。

    没错,这栋楼房除了旧了点,再加上可能长时间没人住,显得荒凉了一些,此外真的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看上去没有一丝阴气。

    “进去看看再说!”

    我扬了扬下巴说道,心想还是不要过于武断,毕竟很多时候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内部却另有玄机。

    沈浩然一听要进去,腿肚子就有些打转,半晌不肯往前挪一步。

    李麻子跟在后面,一拍他的肩膀,牛逼哄哄的说道:“怕什么,现在是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候,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不敢出来!”

    我瞥了李麻子一眼,没拆穿他,反正他说的话从来都是一半吹牛逼一半抄我的,没啥可说的。

    沈浩然听完低头沉默了半天,这才早死早超生一样带着我们推开了鬼屋的大门!

    走进一看发现鬼屋里面的装修很普通,摆放着农村里很土气的木头桌椅,地上铺着白色瓷砖,有一条楼梯直通二楼。这是典型的农村小别墅风格,并没有什么奇怪或者破坏风水的地方。

    随后我又将二楼和三楼逛了一遍,也都差不多,这一整圈看下来除了沾了一身灰,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不过隐约之中,我却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

    我只觉得脑袋里闪过一丝念头,潜意识里明白这念头非常重要可怎么都抓不住!最后索性一屁股坐在楼梯上,一点点回忆起整栋楼的布局。

    沈浩然和李麻子看我一副严肃的样子,都没敢吭声。

    我想着想着突然脑袋灵光一闪,抓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沈浩然说他们在鬼屋里捡到的是一幅古代字画,但看这间屋子的布局,住在这里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会收藏古代书画的人……

    艺术的魅力在于意境,你让一个没意境的人收藏字画那是折磨!

    “你确定橙子手里的画,是在鬼屋里捡到的?”我盯着沈浩然,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丝表情。

    “是……”

    沈浩然的声音有点发虚,说话时眼珠下意识的转了转,明显不敢和我对视,我当下就确定他一定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我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继续问道:“我看过了,这栋楼很正常,为什么会被传成鬼屋?”

    沈浩然咳嗽了一下,然后向我解释了一下鬼屋的由来。

    原来,之前住在这里的是一对夫妻和丈夫的老母亲。本来一家三口住的好好的,但自从四年前老母亲去世之后,这楼房里就开始发生怪事。

    女主人每天晚上都会听到莫名其妙的声音,开始是家里的碗好端端的自己从碗柜里掉下来摔得粉碎,后来家里的东西开始自己挪动位置,到最后女主人每天醒来,都会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多出许多破洞。

    时间一长这件事就传了出去,镇上开始出现流言蜚语,说是当儿子和儿媳的不孝顺虐待母亲,所以老人家死后回来找他们了……

    夫妻两个害怕之余又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索性就搬到了别的地方,这栋楼于是便空了下来,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最后成为人尽皆知的鬼屋。

    我听完脸色好转一些,知道沈浩然没再骗我。人死后灵魂确实会在阳间飘浮一段时间,因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它们还会重复做着生前的一些事情。但这种鬼魂害不了人,和阴灵有本质的区别。

    “你们那天在鬼屋里醒来后,躺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我刚问出这个问题,沈浩然就脸色一僵,说自己记不清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火气直接冒了上来,最讨厌求我帮忙还不说实话的人,当即就拉着李麻子说道:“麻子,我们走,这事我管不了!”

    李麻子听完我的话,又看了看沈浩然涨红的脸,当下明白了这小子没说实话,跟着我就往外走。

    沈浩然看我们真的要走,顿时急红了眼:“张大师,我……”

    我回头看去,发现他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说吧,最后一次机会!”

    我不是心狠的人,刚刚摆出那副模样也不过是逼沈浩然说实话而已。

    沈浩然坐在楼梯上,双手插进头发,低声抽泣起来。过了半天他才说道:“张大师,昨晚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有喜欢的姑娘吗?”

    我点点头:“是橙子!”

    “大师果然不一般。”沈浩然苦笑了一下,终于老老实实的把一切说了出来。

    原来沈浩然特别喜欢单纯活泼的橙子,而且他家境也不错,所以橙子的妈妈并没有反对两个人交往,只是考虑到橙子年纪还小,所以打算晚几年再考虑婚事。

    但年少冲动的他们,根本就按捺不住体内的荷尔蒙,沈浩然经常约橙子出来。一个月前沈浩然的朋友不知从哪淘来一副李煜的字画,神神秘秘的要给他们看看。

    本来橙子和沈浩然那几天就打算找个机会单独相处,朋友相约给了橙子灵感,就骗父母说要去好朋友家玩两天。他们本打算看完朋友的那副画,就随便找个地方过二人世界,没想到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

    那天所有人都到齐后,沈浩然的朋友一直夸那副画却又久久不拿出来,只是不停地劝大家喝酒。

    几瓶酒下肚,沈浩然就有些不省人事,橙子也被灌了不少酒。这时那个朋友倒是把画拿了出来,可当时大家喝得迷迷糊糊的,只看到一个卷轴,根本没打开细看。

    后面有人喝多了提出要玩大冒险的游戏,去鬼屋!于是几个人跌跌撞撞去了鬼屋,结果发现所谓的鬼屋根本就是一栋普通的房子,里面压根没有鬼,当下就三三两两回了家。

    沈浩然喝了酒再加上早就和橙子商量好了,就走在最后,然后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悄悄返回了鬼屋,在鬼屋里悄悄做起了少儿不宜的事情。

    说到这里沈浩然顿了顿:“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和橙子本来就要结婚的。”

    “后来呢?”我知道事情肯定是从这里开始不对劲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